扫码订阅

叙利亚的局势眼下让国际社会紧绷神经。美国与盟邦寻求加强向叙利亚总统阿萨德施压,要求他下台或允许和平政权转移,还考虑对这位总统提起战争罪指控。英国《金融时报》日前发表社评称叙利亚政权进入倒计时状态。社评称,阿萨德对民众诉求的压制“凶残”到肆无忌惮的地步。那么,究竟哪些力量触发叙利亚政权“倒计时”呢?

小学生涂鸦触发的叙利亚骚乱

一段时间以来,阿拉伯世界的屡次“起义”,导火索大都耐人寻味:有的是一起悲惨的死亡事件,有的是为某一血腥暴力事件举行的纪念活动。而在叙利亚,引发抗议并进而演变成反阿萨德政权浪潮的,是一群小学生的涂鸦。

3月中旬,该国南部城市德拉15名年幼的学生在公共场所涂写反政府标语遭到逮捕。由此引发的抗议活动随后撼动了叙利亚。

英国《金融时报》此前报道,受卫星电视和互联网不断播放的阿拉伯各地革命启发,这些小学生们在墙上涂写了一些自己听到或看到的反政府标语,不料却遭到警方扣押。

在这个距首都大马士革100公里的农业城镇,学生家长们开始走上街头,抗议孩子被捕,同时还要求自由和反腐败。而安全部队的强力弹压,将原本和平的游行推向了流血冲突的深渊。3月24日,数千人在德拉游行。目击者听到游行的人群高喊“烈士的鲜血不会白流”以及“真主、叙利亚、自由”等口号。德拉骚乱对阿萨德的统治构成空前挑战。阿萨德在2000年继承其父的复兴党政权。首都大马士革的分析人士将骚乱归咎于安全部队反应过度。

叙利亚大多数人口为逊尼派教徒,阿萨德政府却由占人口少数的什叶派阿拉维派控制。在叙利亚各阶层,人们心知肚明的是,40多年来,叙利亚一直都由同一家族统治。

从1963年掌权至今的阿拉伯复兴社会党政权,似乎下定决心要粉碎抗议活动。但这些措施反倒让抗议者变得更加激进。

阿萨德4月21日被迫取消自1963年开始实施的紧急状态。次日即出现了大规模抗议,政府的镇压行动也从当天开始升级。目击者和人权活动人士称,4月25日早晨,坦克、装甲车和军队开进德拉。

4月25日,102位作家和记者发表公开信,督促尚未打破“恐惧之墙”的人们挺身而出,反抗“叙利亚政权暴力镇压的行径”。

遭虐杀的13岁男孩成了“象征”

13岁的哈姆扎·阿里·哈提卜(Hamza Ali al-Khateeb),4月29日跟随父亲上街示威,结果被安全部队逮捕,并被凌虐致死。某种程度上,这个男孩随后成了叙利亚反抗运动的“象征”人物。

记录哈姆扎凄惨死状的视频近来在网络上流传,已激励更多民众挺身而出,投入反抗运动。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哈姆扎住在德拉附近的小村庄吉扎(Jiza)。4月29日这天,来自各村落的民众在德拉示威游行,要求军方解除封锁,结果军队开枪扫射并逮捕51人,哈姆扎正是其中之一。

将近1个月后,望眼欲穿的哈姆扎家人收到了他的尸体——他身中三枪,颈部折断,脸孔肿胀发紫,身体满布擦伤或挫伤,生殖器被割掉。

哈姆扎的家人被勒令不得将此事公布出去。但痛不欲生的他们还是将惨状上传到了网上。这导致哈姆扎的父亲在5月末被捕,至今下落不明。

上传到YouTube网站的视频激起强烈回响。叙利亚民众更加愤怒,全国各地爆发更多的示威游行。脸谱网上纪念哈姆扎的网页,已有6万多名粉丝。在首都大马士革一场示威中,游行者振臂高呼:“虔诚的兄弟们,切记,你们的儿子也可能成为哈姆扎!”

传军队出现分裂

叙利亚的军队也并非铁板一块。美国之音6月8日报道说,军队中出现倒戈。因特网上流传从叙利亚官方电视上截取的画面,叙利亚北部一名警察被处决。

叙利亚安全部队中的精良部队据说正集结在吉斯尔舒古尔镇。叙利亚政府之前发布消息称,武装团伙突袭并击毙了120名政府安全部队成员。

但是,英国《金融时报》10日说,首都大马士革的分析人士纳吉布描述,吉斯尔舒古尔镇的战斗是在属于占人口多数的逊尼派部队、与把持政权的阿拉维少数派的部队之间展开。“他们互相杀戮,一些部队想要对抗议者开枪,而另一些部队反对,因而遭到枪击。”他表示,“叙利亚政权正逐渐失去对国内大部分地区的控制。”

法新社12日报道称,一些出走的士兵说,有战友因拒绝开枪而被处死。逃往土耳其的叙利亚逃兵控诉,如果士兵违抗政府下达的镇压命令,士兵本身也遭受处死威胁。曾是政府军一员的鲁什(Tahal al-Lush)一脸茫然地说:“我们被告知那里的百姓持有枪械。但当我们抵达后才发现他们不过是普通平民。我们接到命令射杀他们。”还有脱离政府军的士兵说,他当兵的目的就是保护老百姓,而不是保护某个政权。

“人权观察”组织研究员纳迪姆·胡瑞表示,“我们知道确实有官兵倒戈,而且在一些地方,也有一些官兵由于倒戈而遭到安全部队的枪击。”

美国之音则称,对那些低层的官兵来说,抗议人士跟他们自己的出身和背景往往很相像,都来自中层或者是中低层家庭。

利益集团“绑架”了阿萨德?

美国《时代》周刊10日描述道,时下,大马士革到处都是张贴的海报,上写“我遵守法律”。这显然是告诫首都市民要忠于总统。不过,《时代》记者一天早上漫步繁华街头时,一个60来岁的妇女走上前,拉住记者的衣袖,往四周张望一下,然后将拇指指向地面,嘴里嘀咕着:“阿萨德,下台!下台!下台!”言毕,又继续赶路。在首都,这种公开表明反抗政府的举动实属罕见。

维持叙利亚政权的是盘根错节的权势利益。这从该国媒体上能看出迹象。除了官方媒体之外,叙利亚还有私营媒体“联合集团”(United Group)等,这些媒体都是阿萨德的亲信在运营。官方媒体谴责英国广播公司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报道,并要求叙利亚人只看官方媒体和私营的“联合集团”。这些媒体警告民众,需要保持稳定,以避免陷入国内教派冲突,同时应该反抗外国干涉。

《时代》称,叙利亚10年来的经济改革,只是让中上层获得实惠,而这些人在整个国民中只占很小一部分。而其政权结构使得任何人(哪怕是最强势的人)都无法推进改革。安全机构、政府精英、以及商人之间的盘根错节的利益交织,根本不给改革留下任何机会。

而在这个不透明的“政权复合体”中,居于核心位置的是安全机构,由阿萨德的亲朋好友掌控。他们安插亲信当议员,将政府的行政活动合法化。与政权关系紧密的商人则利用各种项目牟利,并控制主要的垄断项目。如果改革威胁到他们的利益,他们会本能地反抗。

在当下的危机中,如果仅靠阿萨德一人来停止镇压政策,势必困难重重。实际上,阿萨德已经试图(但失败了)挑战政权中的利益集团。他曾试图改变海关腐败横行的状况,但遭到既得利益者的反对。

英国《金融时报》6月14日发表社评说,外界必须准备好迎接叙利亚政权一步步陷入崩溃。支持阿萨德政权的三大支柱,如今都千疮百孔——阿拉维教派、军队以及强劲到足以让叙利亚人愿意放弃一些诉求的经济。阿拉维少数派数十年来至高无上的地位,正面临着最大的威胁。如果他们认为阿萨德家族能取胜,他们就会团结在它周围;可如果看到抛弃统治家族能让自己的地位得到更好的保证,他们就不会继续与阿萨德为伍。阿拉维派——实际上就是阿萨德家族本身——过去就曾分裂过。只要压力足够大,他们还会再度分崩离析。

而由阿拉维派军官领导、但主要由逊尼派组成的军队,从未得到过阿萨德政权的信任。目前,阿萨德最忠诚的部队——由阿萨德弟弟指挥的共和国卫队和第四装甲师——则已有些力不从心。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