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至诚大兵

在南海争端越演愈烈、越来越危机四伏的时候,一篇题为《对南海争端中国克制是自信》的文章,被一些国内媒体作为“中国的声音”或“中方立场”刊载,可是这篇文章却引起了广大同胞的愤怒和声讨。网友们普遍谴责此文作者,认为如果这种克制是自信的话,那么美国四处出手,难道是源于不自信?如果当前中国在南海这样被越南骑在脖子上拉屎撒尿居然可以叫自信的话,那我们也多么地想帮助美国“自信”一次啊!

那这文章的作者到底哪个呢?能够如此“放肆”地置中国于“自信”,还被称之为代表“中国的声音”或“中方立场”,占领国内主流媒体的显要位置,堂而皇之地对我等草根草民予以灌输式“引导”,想来一定是来头不小。

那这吴建民到底是何方神圣呢?

此君名叫吴建民,这次发表《对南海争端中国克制是自信》文章,专门注明“作者:吴建民 欧洲科学院院士、欧亚科学院院士、上海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主席”。至诚大兵我最先在《环球时报》看到此文时,还纳闷猜想“真巧,天底下竟然另有同名同姓的吴建民。”本来对于吴建民,大兵我并不陌生。去年9月的中日钓鱼岛风波,吴建民也出来指出“应该理性爱国”,他强调,“不要被那种看来很激进很爱国实际上误国的言行所忽悠,那是害国家的事情。”可是这一次吴建民却是以“欧洲科学院院士、欧亚科学院院士、上海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主席”的头衔在教育我们懂得什么叫自信,所以这“穿上马甲”的吴建民就让我以为不是以前的吴建民而纳闷了。因为去年吴建民“教导”我们“应该理性爱国”时,使用的头衔是“中国外交学院院长、驻法国前大使”。不过至诚大兵我在去年没因吴建民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奉承他,而是简评并转载了知名博主司马平邦一篇《吴建民已彻底沦为汉奸 》的评论文章,不客气地向吴建民扔了一块硬硬的鹅卵石。我说过一句刻薄狠毒的话:有的人看似爱国,其实是假爱真奸!

至诚大兵想当然地以为,司马平邦先生此番定要再次对吴建民的汉奸嘴脸再次抨击,我就依旧到司马平邦先生的博客上找来评论转载即可。可是不知道司马平邦先生是太忙碌呢,还是也“自信”起来而克制了心中的愤怒,于是失望的大兵我只好按照朋友们和战友们的吩咐,勉为其难地剖析一番吴建民先生的嘴脸,希望能够证明中国人不喜欢不希望吴建民所谓的克制式“自信”。

首先至诚大兵我为拙博定调吧,正如一位声称“有骨气的中国人”述说的那样:“《对南海争端中国克制是自信》是吴建民汉奸嘴脸的再次暴露,好一个汉奸吴建民!”是啊,吴建民这样的超级“自信”教师,怎么不去给美国做师爷,让美国统统地保持“自信”而克制收敛起来?

吴建民声称这种“中国政府所表现出的克制,是一种自信”,理由有三:“自信首先源于世界的变化;中国的自信还来自于我们关于南海问题早就有明确的政策和方针;我们的自信还来源于我们的大局观”(吴建民原文附后)。

其实,这三条“自信”的理由,实在是不值得驳斥。

其一,如果当真“自信首先源于世界的变化”,那么当今世界上哪个国家能够置身于“世界的变化”之外,既然没有哪一国家置身于外,又哪个国家不可以随着“世界的变化”而“自信”呢?难道利比亚、叙利亚、埃及、也门甚至是索马里,没有“源于世界的变化”才失去了“自信”?

其二,如果果真“中国的自信还来自于我们关于南海问题早就有明确的政策和方针”,那么我国的哪个领域、哪个行当、哪项工作没有过明确的政策和方针?如果真这样的话,如今还倡导科学发展观干什么,还要强调与时俱进干什么?我们共产党领导下的国家,勿需创新,只要照抄照搬《共产党宣言》岂不更省事更“早就有明确”了,何必还探索什么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和建设模式?如果按照吴建民的逻辑推理,中国岂不重新又要落入类似“两个凡是”的窠臼之中?如果中国仍然遵照类似“两个凡是”的“早就有明确的政策和方针”,中国能够有今天的和平崛起让西方吃惊吗?难道因为您希望中国按照您的愿望“韬光养晦”要坚持百年,就可以拥有了克制式的“自信”了吗?作为职业的资深的外交家,您为什么只记得邓小平定下的“韬光养晦”,却忘记了同样是邓小平关于南海争端说过的“必要时武力收复南海主权”的话?难道邓小平的话,您只记得“韬光养晦”是政策方针,“必要时武力收复南海主权”就不是“早就明确”的政策方针了么?一个受到教条束缚自己的中国,才是不可能在强权横行的世界上“自信”起来的!

其三,如果“我们的自信还来源于我们的大局观”,那请问吴建民主席,按您的逻辑推理,中国是因拥有大局观才克制而自信,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列强难道没有大局观才不克制不自信吗?对利比亚动武的西方为什么不克制,美国为什么不对中国克制而要处处跟中国作对扼制中国的“事业”呢?西方的诸多政治家们莫非都是近视眼,都是没有大局观而不克制不自信的废物?再说大局吧,在至诚大兵我看来,大局就是诸如南海这样事关国家核心利益的重大问题,大局并非您这样的“大腕”用来吓唬老百姓、忽悠我等草根草民的虚无词汇。如果连捍卫南海上百万平方公里主权和资源这样的国家核心利益都不能算大局的话,那么您眼里还有什么可以称得上是大局呢?

对于吴建民的所谓克制式“自信”,岑立广网友评论道“在汉奸们的逻辑里,中国被‘反’都是理所当然,而中国‘反’任何其它国家,都是愚蠢和误国,正常人不理解也得理解,因为这就是汉奸逻辑。”网友大国荣耀评论吴建民的“自信”时则说“确实很汉奸!大家都是愤青,只有他理性爱国,实则卖国和绥靖!”

…………

我眼前顿时浮现出了鲁迅先生笔下的那个阿Q,难道阿Q他经历了快一个世纪之后突然又活了回到现实之中?写到这里,至诚大兵我突然想起,抗日战争中最大的汉奸汪精卫周佛海陈公博之流,从来没有说过他们的言行不是不爱国,似乎这汉奸集团直至被审判仍然非常“自信”地宣称其是“理性爱国”。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爱我的祖国,可是我宁愿我的祖国像越南那样不自信,却不愿意如吴建民推崇备致的“自信”起来而克制!

如今,南海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我深知中国并非只有一个“吴建民”。如果按照“吴建民们”的“自信”逻辑走下去,中国是不是又要让以前割地了结“争议”的情况再次在南海重演呢?

至诚大兵我赞成战友朱老枪的观点:当前是收复南海被越南侵占的海权的最佳时机。如果此时不对越南动武,错过了如今的“人和”、“天时”、“时机”等良好因素,将来中国可能将要被迫按照“吴建民们”的“自信”付出割地了结“争议”的代价,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还是引用司马平邦先生上次剖析汉奸嘴脸猛烈抨击的一段话做结尾吧:“那种抛弃人民、敌视人民、诬蔑人民的精英主义政治和外交观,终有一天完全沦为卖国主义是有其必然性的,他们无视人民对这个国家的辛苦建设和满腔热忱,而更想按着他们自己的意愿和利益需求施舍和剥夺人民对这个国家“爱”的权力……即人民被排除在表达那种爱国愤怒的范围之外,只有国家对此表达喜悦和愤怒才是合理的,这吴建民即是一例。”(言犹未尽,实在太长,就此打住)

附:

对南海争端中国克制是自信

吴建民

近一段时间以来,围绕南海问题,邻国与我国的摩擦有所发展。关于南海争端,外交部发言人一再强调,中国坚持和平解决的立场。有外电的评论说,在处理南海问题上,“中国表现出惊人的克制”。

中国政府所表现的克制,国内有些人不大满意。认为太软,不过瘾,应当采取强硬态度,有的人甚至认为应当打。实际上,中国政府所表现出的克制,是一种自信。

这种自信首先源于世界的变化。随着时代的变化,国际关系中出现了一些新的情况。战争在解决国际争端中的作用下降。本世纪所爆发的3场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和利比亚战争,前两场战争都是美国带头打,美国和西方国家拥有绝对上的军事优势,打的是穷国、小国。打的结果是使美国等国家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正在进行的利比亚战争,也必将证明这一点。南海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轻易言战是不可取的。中国领导人强调,我们中国人在国际关系中要高举和平、发展、合作的旗帜。这是很有道理的。

中国的自信还来自于我们关于南海问题早就有明确的政策和方针。上世纪80年代,邓小平同志关于南海问题,给我们确立的方针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这个方针的制定,考虑到时代的变化,符合时代的潮流。同时,也考虑到了我们同周边国家双方的根本利益。虽然执行起来有难度,但历史终将证明,这个方针是最明智的方针。

我们的自信还来源于我们的大局观。世界上的事情有大道理和小道理,小道理服从大道理。所谓大道理是从人类的总体利益、本地区人民长远和根本利益出发的。东亚地区是全球经济中增长速度最快,最有活力的地区。今天在发达国家经济复苏乏力的时候,东亚地区经济仍然保持旺盛的增长势头。这不仅对本地区,而且对世界有重要意义。(作者:吴建民 欧洲科学院院士、欧亚科学院院士、上海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主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