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教导队一年的专业学习后我被分配到了南国空军某师C团、机务C中队、F分队,空军就是就是牛啊,官多兵少,一个分队长、四个无线电师加一个一级士官管二个无线电员,二个官管一个兵,这就是空军官兵结构特点,下到C中队近一个多月了,某星期日的上午,对门的士官叫我(刚宣布的士官老乡),当我推开他房门时,只见他一脸坏笑,指着桌子上的二瓶珍珠红说道,小老乡陪我喝酒,本人今天高兴,是昨天中队长宣布你改士官的事吧,我有点难为情的进了门,因为我深知这种本地最具有特色的红酒—珍珠红的厉害(类似女儿红)。

在刚到教导队的时候,有次见天津兵喝这酒醉的一塌糊涂,晚上跑到大山上学狼叫、喊妈妈、想家.....,180大个子,三个人才喝一瓶就醉的闹了一晚,也就是那晚、晚上搞了三次紧急集合,第二天早上早操3公里跑,个个累的直骂那些个天津兵,从些再没人敢喝酒,就是偷偷喝也是喝点甜啤酒。

一人一瓶,我有点胆怯,在家从未喝过酒,只是初中二那年,一次到部队大院的家属酒厂玩,见才出锅的手工酿酒好奇,喝了一玻璃试管(后听老妈说有一两,而且才出锅的热酒纯酒,玻璃试管是师傅专用测酒工具),当时也是那些个师傅硬逼我喝的,喝完酒后那种感觉,天地都在转悠,后来我还一人回了家,下午老妈下班我才醒酒,老爸回来后没打我,他笑着说了一句话,小仔行啊!第二天酒厂那些个师傅被老妈痛骂了一顿,入伍后要离开家的那天,老爸在军人服务社买了当时最好的啤酒,可我一小杯都没喝完,也许是不习惯那个味吧。没办法今天硬着头皮喝了,我是部队子弟,在老兵眼里总有些让他们看着不顺的地方,加上又是城市兵,不过本人可没有部队子弟城市兵那种怪毛病,只不过才下中队就连续三次让中队、大队黑板报拿了个全师、全团第一,师政委、政治部主任等关注,当然老兵也喜欢“关爱”我这个新兵蛋子兵,当然,这种关爱对于我,只能默默的放在心里,喝吧!我回房拿来军绿色的在大杯子,一瓶酒全部倒进了杯子里,第一口敬老乡改士官,这种酒进口太好了,纯手工酿造的佳酿,老乡见我第一口喝了一大半,说了句“新兵蛋子牛啊”他也喝了一大口,第二杯,我表示对老兵尊敬也说一些客套话,第二口杯子见底,那老兵原想逼我喝,没想到我先干为敬,没办法他也一口喝了,喝完后他见我没倒,还想接着喝,可我感觉酒的后劲上来了,心里不想可嘴巴放出了硬话“喝、喝、喝”,老兵也连说好好好,你等.等我..我,我..我去服务社再.再买二瓶,他摇晃着出了门,我也紧随其后的回到了自己房间,进门前我还对着老乡喊快快点,我等你,最好买点红泥巴花生下..下酒,回房一倒睡到了下午吃晚的时间,洗巴脸回房后,又听见老兵在叫喊,你喝醉了,酒量不行!太不行了!我回答的很自信,喝睡了但没喝醉。

晚饭后分队长回来了,批评了我二句出门了,这时我隔着门听见分队长在骂对门的老乡,话很重说的也很有份量,过一会老乡过来做了检讨,分队长给我泡了一杯热咖啡,我对分队长说,没什么啦分队长。

后来据机械分队的新兵说,那个老兵根本就没去买酒,他喝醉了想到二楼机械分队一个老乡那睡觉(面子上过不意不去,主要是怕我知道他先倒了),还没进门就倒地下了,听说动静还不小,惊动了中队长,难怪那天分队长那么快就知道了,是的动静的确不小,当晚晚点名,中队长没点名的把那个老兵批评了,当时我心里有点对不起那个老兵的感觉,再后来我们成了好战友,他们也成了我的兵,从那以后酒量不得了,不过除过节以外从不沾酒,军营有规定,酒也不是好东西,少喝不喝为好,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怀念在同一战壕工作的战友。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革命批我们召唤在一起..............同劳动同学习,同吃一锅饭,同举一杆旗。战友、战友你还记得这首歌吗?这是新兵入伍学唱的第一首歌,也是记忆犹新的一支歌!

本文内容于 2011/6/16 0:11:18 被歼教_五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