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父亲在土地改革中的故事(一)

父亲在土地改革中的故事(一)

那是在1947年山东解放区的时候,根据中央的精神,老解放区开始了土地改革,很多军队的干部下到地方,参加“土改”。我父亲带着一个土改工作队,来到了一个村子,帮助农民搞土地改革,首先成立了贫农团和农会,开始清算地主恶霸的罪行,通过诉苦控诉了恶霸地主的恶劣行径,经过贫农团和农会的评判,村子里的恶霸地主,根据他的罪恶,宣判了死刑,由土改工作队执行了枪决。

枪决了恶霸地主以后,贫农团开始分地主的浮财,地主的家属,七大姑八大姨,都扫地出门,房子也分改了佃户和长工,农会就在土改工作队的配合下,丈量土地,分配给穷苦的农民,对中小地主,则适当地收掉一部分土地,并以给出路的政策,给中小地主留下一部分土地,让他们自食其力。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恶霸地主的儿子,从日本留学回来了,村民们一看到这个假洋鬼子,就把它扭送土改工作队,我父亲根据党的政策,把这个假洋鬼子送回家去,并通知贫农团,给他留一份土地和房产,让他自食其力。这一下村子里轰动了,老人们纷纷要求土改工作队,以斩草要除根为由,杀掉这个假洋鬼子,但是这个假洋鬼子,早年留学日本,没有恶劣的行径,按政策不能杀。经过一个阶段的劝说,村子里没有任何效果,农会不但没有给他土地,还天天遭到年轻人打殴打。土改工作队采取了保护措施,让这个假洋鬼子,住进了土改工作队的驻地。这一下激起了公愤,一天一大早我父亲起床,看到门前黑压压地跪了一地人,为首的是村里几个年长的大爷,他们声称土改工作队,如果不镇压掉这个假洋鬼子,他们就一直跪下去。

怎么办,一边是政策,一边是民意,老爸左右为难,就这样一直跪到下午,连午饭都不吃。老爸想来想去,最后给土改工作队员下了命令,把假洋鬼子拉出去——枪毙!土改工作队原执行命令,拉着假洋鬼子走到河滩上,一枪结果了这个假洋鬼子。

全村的农民欢呼跳跃,“斩草终于除根了”,老爸默默地回到房间里,提笔给区政府和军分区写了一份报告,说明了杀掉这个假洋鬼子的原因,并说明这是自己违反政策的结果,请求党组织给我处分,区政府和军分区研究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认为我老爸确实违反了政策,但是,民意不可违,为了给广大土改工作人员警示,掌握还党的土改政策,全区通报批评,并给了老爸一个党内警告处分。

这是老爸在当年土改中的小过失,这个处分背了一辈子,一直背到去见马克思!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向老兵致敬!每贴必顶!


站在农民的角度,怕报复,要求斩草除根,也可理解;站在政策(我不知道具体的土改政策,意思是大的方针指导下的具体尺度)的角度,如果该假洋鬼子没有参与剥削,就应该让他自食其力(其实,留过学的人在解放后参与经济建设不是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吗?可能是我的一厢情愿!)。后来,不是有“要看成分,但不惟成分”的观念吗?尽管没有很好的贯彻到底,但应该说观念还是正确的。


至于民意,民意就完全正确吗?卢梭很早就看到了“众意”与“公意”的差别。

20楼赤旗

 以下是引用谭清海 在第16楼的发言:
站在农民的角度,怕报复,要求斩草除根,也可理解;站在政策(我不知道具体的土改政策,意思是大的方针指导下的具体尺度)的角度,如果该假洋鬼子没有参与剥削,就应该让他自食其力(其实,留过学的人在解放后参与经济建设不是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吗?可能是我的一厢情愿!)。后来,不是有“要看成分,但不惟成分”的观念吗?尽管没有很好的贯彻到底,但应该说观念还是正确的。


至于民意,民意就完全正确吗?卢梭很早就看到了“众意”与“公意”的差别。

历史背景不同。

笔者父亲是47年,身份是土改工作队长。

我伯父是49年,身份是民兵队长,新解放区。一天晚上站岗时一个被枪毙的恶霸地主的二儿子出村逃跑,被他发现,那人哀求他放了他,我伯父想这个地主和他大儿子虽然很坏,这个老二倒还确实为不错,就把他放了。第二天不知道怎么的被别的民兵知道了,虽然伯父是队长,还是把他吊在房梁上抽,问他为什么放了地主儿子。

后来,后来伯父当了公社书记,那个老二当天走后去了武汉,50年代回来过,当时已经是武汉的一个干部。

扰不过民意啊!

楼盖歪了嘛,锁就锁了吧,无所谓了!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