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大陆在南海现状占有的地位非常不利,南海诸岛屿中,太平岛由台湾控制,其他所有岛屿都被越南占领,大陆仅控制8个「礁」。其次,当前在南海全部1000多口石油钻井,全数由越南及其他南海国家兴建,大陆一口油井都没有。其三,中国渔民在此海域作业经常被其他国家渔政船驱赶。

据台湾《旺报》4日发表题为《南海风云两岸均应正视》的社评,文中提到,最近南海情势很不平静,菲律宾、越南等周边国家动作频频,美国和日本也从旁浇油。南中国海对大陆国家发展、国家安全和国家战略至关重要,既是未来经济利益关键区域,蕴藏丰富的石油、天然气、稀有土等珍贵资源,是未来经济发展所必须,也将是新粮食的重要来源地,其战略位置更是中国蜕变大国后,地缘政治必须掌握的区域,所以大陆已将南海利益列为「核心利益」。

全文摘编如下:

南海对中国重要,对周边国家同样重要,所以大陆和东南亚国家及美国在南海的摩擦与冲突原本就很难避免。2002年11月,大陆与东盟各国为了避免冲突,签署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各方承诺在南海问题上保持自我克制,不单方采取使争议复杂化、扩大化和影响地区和平稳定的行动。《宣言》签署以来,南海周边地区安全角势总体趋于缓和,但越、菲、马3国针对西沙、南沙的经济开发与军事活动反而大为增强,尤其越南行动最为积极。相对而言,大陆则受制于海军落后,和其他更优先的国家利益选择,基本上在南海地区并无作为。近年来,一方面中国己经崛起,另一方面为了强化崛起的趋势,大陆开始关注南海议题,但此时南海形势已经非常复杂。

大陆学者总结南海的形势是:「打不得、谈不拢、拖不起」,「打不得」即不能启战,否则不论结果如何,「和平崛起」形象破损后将难以弥补,和平发展机遇亦将尽失,所以除非被迫,决不轻言战争。「谈不拢」指相关国家在领土、领海的争执上往往采取「不谈」的立场,而且领海谈判和陆地边界谈判本质上不同,海洋谈判涉及庞大的经济利益,困难更多。谈判的方式也存在争议,加上美国积极介入,形势更为复杂。谈判虽然是必要手段,但仅靠谈判很难维护自身利益,所以,除积极争取谈判外,还必须有其他手段搭配使用。「拖不起」即以现行状态,大陆再不着手处理,未来处境将更为不利、更复杂。

大陆在南海现状占有的地位非常不利,南海诸岛屿中,太平岛由台湾控制,其他所有岛屿都被越南占领,大陆仅控制8个「礁」。其次,当前在南海全部1000多口石油钻井,全数由越南及其他南海国家兴建,大陆一口油井都没有。其三,中国渔民在此海域作业经常被其他国家渔政船驱赶。

由于上述因素,大陆最近在南海地区的态度和作为转趋积极,大陆主要作为包括5项:

第一,补强「U形线」的法理基础:强调该线于1947年由当时的「中华民国政府」公布,当时国际社会并无异议,周边东南亚国家也从未提出外交抗议,等同默认「U形线」的存在。前此,清政府曾在1909年派遣海军到群岛考察,并在永兴岛升起中国国旗,向世界各国宣告其有效占领。1946年秋抗战胜利次年,当时的「中华民国政府」海军司令部派出兵舰前往西沙群岛、南沙群岛,11月收复永兴岛,在岛上竖起「海军收复西沙群岛纪念碑」,12月收复「太平岛」,并在岛东端立下「南沙群岛太平岛」碑石。随后接收人员又到中业岛、西月岛、南威岛,分别在岛上立碑为证,站稳国际法立场。

第二,以摩擦体现谈判的急迫性:针对南海周边国家武装占有、加速开发、造成事实的作法,大陆以不断摩擦体现争议,使谈判成为必须,有谈判才能找到妥协,对中国而言,至少可以控管损失。

第三,以实力控制摩擦,确保和平解决:中国大陆不断在南海地区强化硬实力,除了即将部署瓦良格航母外,还大大强化海政船的吨位和武装能力,使南海地区渔政船的武装力量足以抗衡周边国家的海军,以中驷对上驷,才是和平解决的有力保证。

第四,启动经济作为,确保核心利益:包括对南海周边国家推动渔业、旅游,以及未来的能源探勘、开发等合作,以经济手段应对经济手段。

第五,区别矛盾,逐次解决,树立典范,扩大效果:南海相关5国6方与大陆各自有重迭利益,解决争议可以采先易后难、先经后政模式,矛盾小的、冲突少的国家可以先谈,找出解答,形成示范,积累经验,再扩及其他矛盾尖锐较大的地区,藉此抵消美国介入的复杂和不利。

「现在关键是台湾应如何面对?」文章认为,对台湾而言,难处不在「小」,而在「身份」的尴尬。以当前形势来看,升温中的冲突可能反而促使各方开始谈判,尽快讨论出新的行为宣言。届时,我们如果不能以某种身份参与,台湾的利益就会被排除在外,但身为国际社会中负责任的一分子,台湾又必须遵守新的行为宣言,对台湾绝对不公平。为此,台湾精英应放下蓝绿之别,诚意协商,形成朝野一致的对策,以便积极介入,维护台湾利益。

延伸阅读:

学者:若不统一南海发生战事台湾不能独善其身

据香港中评社发表评论文章称,台湾方面想与大陆谈深化两岸关系的议题,前景很广阔,内容也可以很具体,许多摆在眼前的问题很急迫,应该加快深化解决。举一个最大的议题,就是两岸现在都承认的「一个中国原则」,这是「九二共识」中早就有的。可是两岸面临的现实状况却是分裂,而且已经有60年,两岸早就应该和平统一了。当前世界各国,特别是美国都支持中国和平统一,这件大事关系到一个中国的团结发达与民族振兴。如果两岸从现在开始谈判和平统一,解决回归一体的问题,那么台湾要求的「扩大国际参与」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谈到「和平统一」这个能深化两岸关系的最大议题,有人会说不太现实,强调现在台湾岛内有民进党和台独分子活动,绿营人士会反对。那么,我们把两岸政治谈判和平统一暂且搁一搁,先从解决两岸面临的最急迫的具体问题入手。

我们知道,当前两岸关系的大框架是「一个中国原则」,两岸经贸关系可以在这个框架下深化发展,其它许多领域的关系应该也可以在这个框架下深化发展。

首先是解决两岸共同保卫国家领土安全、防守边疆海疆的问题。这是关乎国防安全的头等重要大事。因为中国的国家安全没有保障就从根本上谈不到两岸经贸发展,也谈不到台湾扩大国际参与。中国国土面积包括台湾岛有960多万平方公里,海岸线总长达3.2万公里,领海最南端抵达曾母暗沙。在南沙群岛太平岛据说有台湾一支海军部队把守,那里兵力显然单薄。在台湾岛东北方向,钓鱼岛近来受到日本骚扰。南海与钓鱼岛海域当前因为蕴藏油气资源引起外敌插手,需要两岸联合派兵保卫,这是头等紧急的事情。两岸要深化关系,应该把这项军事合作议题立即摆上台面。

1946年,国民党政府派遣海军收复南沙,以旗舰「太平号」命名了该岛。太平岛现由台湾实际控制,岛上有驻军。太平岛是南沙群岛中唯一有淡水资源的岛屿(即使中国控制的整个南海诸岛中最大的岛屿──西沙群岛中的永兴岛,上面也没有淡水资源),有肥沃的土壤,遍地皆是椰树、木瓜和香蕉。太平岛具有其他任何一个南海岛屿都无法比拟的绝对生存优势。

其次是两岸应建立共同的危急应对机制问题,这也是头等重要的大事。日本前不久遭受地震海啸的袭击后惨状历历在目,台湾与大陆也都是地震高发区,台湾还面临海啸危险;苏花公路去年因台风发生坍塌的悲剧,许多大陆游客因此丧生;其它如海难救助、金融危机应对、干旱、洪水、泥石流等等。这些不论是大自然的天灾还人为造成的破坏,都需要两岸团结一致面对及抢救更好。许多有识之士早就呼吁两岸当局尽快开展此类商谈,形成共同的危机应对机制,开展运作。

第三,在文化交流层次上,两岸人才自由流动也是一项应该急迫解决的问题。我们知道,当前台湾方面急迫希望大陆游客去台湾「自由行」旅游,因为可以增加商机,可是对大陆学生去台湾上学却立法限制并歧视。那是关于两岸双向公平人才交流政策的问题,歧视大陆学生是极其不妥的。反观大陆,对台湾人才全面开放,台湾学生可以自由地来大陆上学就业,医生可以自由地来大陆行医,没有任何限制和歧视。所以深化两岸关系,台湾当局应该立即取消阻碍两岸人才交流的政策法规。只有这样,两岸经贸才可以进一步深化,其他交流才会更加活跃。

还有许多其它涉及两岸关系深化的急迫议题

两岸经贸关系并不是单纯地存在,或单独于两岸其它社会关系之外的关系。两岸经贸关系的改善和深化,也依赖两岸其它关系的改善和深化。例如上述的国家安全问题,如果一个中国的安全得不到保障,台海发生战事、南海发生战事,或钓鱼岛发生战事,台湾就不能独善其身,台湾经济也难逃劫难。再者,两岸人才交流自由频繁,两岸经贸就可以兴旺热络。引进大陆人才比引进世界任何其它地区人才更方便、没有语言障碍又更可信赖。

总之,两岸关系发展到今天这种状况,是时代潮流推动,势不可挡。马英九认识到了两岸如今互相依赖的重要性,况且这种依赖性对于台湾方面来说,显得更加不可缺失。人们很难想像台湾如果离开大陆,或者另一个陈水扁再来折腾,其经济不会堕入万丈深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