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读到国内所谓知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不要拿我交的税款去建航空母舰天》一文,对文中的观点我深不以为然。

所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茅先生在文中所体现的智力觉悟,实在是匹夫不如,其不如有二:

一、常识不如。与世无争,莫过于乞丐,但乞丐讨饭也要准备一根打狗棒,仁慈宽厚莫过于佛祖,可佛祖也要有金刚护法。仁义道德,莫过于孔子,但孔子相鲁会齐,乃携兵戈前往。 孙子曰: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兵者,国之大事——既有国,必有兵,这是常识,也是一部中国近代史用血泪凝成的教训:满清政府、民国政府国贫兵弱,屈辱接踵,不足道也,中国人无辜受戮,血流成河,前车之鉴,令人感伤。茅先生在文中说,中国建航空母舰是因为:中国人的确比过去富了,大家都很想耀武扬威一下,这是一种弱智的污蔑——如果你茅先生如果去南京倾听每年都要在大屠杀纪念日敲响的警钟,在那个时刻,你茅先生真敢对南京市民和大屠杀纪念碑说这样的话吗?不,相信你没有这个胆量,加强国防力量,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合乎常识的正当要求,是南京大屠杀死者的合乎常识的正当要求,是全体中国人民的合乎常识的正当要求——绝对不是要向谁耀武扬威。

二、智力不如。茅先生在文中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观点:“凭中国现在在世界上的地位和实力,提出裁军是能够让全世界认真对待的。美国总统奥巴马也是一位有新思想的领导人。中美合作带头均衡裁军,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千万不要轻轻放过了。”作为一个国际政治观察家,看到这样的话,开始无语,接下来忍不住捶胸顿足——茅先生,你是一个经济学家呀,经济学中最基本的研究对象是什么?是交换。交换的基本的常识是什么?是等值,这也是适用于国际政治生活的一条定理。承蒙茅先生谬奖,中国现在在世界上的地位和实力确实有那么一点点成就,但如果说要让中美合作带头均衡裁军,那是不可能的,因为这违背了茅先生所从事的经济学领域中最基本的经济学常识:等值交换。要与美国谈判裁军,就需要中国裁一点,美国裁一点,双方进行等值交换,可是,中国拿什么去与美国进行等值交换?先说飞机,要如茅先生所说的均衡裁军,中国裁减歼-10,美国就需要裁减F-22,或者是F-35,再说核武器,中国目前有几百枚核武器,美国有上万枚,那么,要如先生所说的均衡裁军,中国裁减一枚核武器,美国就必须裁减几十枚才能均衡。这种买卖就如同用一公斤银子去交换一公斤金子。我要问茅先生,在经济学领域,会有这样的买卖吗?也许会有,比如常常见诸于报端的经济诈骗。可是,美国总统奥巴马虽然是一位有新思想的领导人,但看上去并不傻,至少比茅先生要聪明得多,现实得多,我们中国人实在没有把握能够完成这样一桩伟大的裁军诈骗案。实际上,虽然美国近年来不断炒作中国的军事实力的提升,可是,从来没有提出过要跟中国进行裁军谈判,他们就连做梦也没想过,为什么?就因为那一条等值交换的经济学常识,我们确实没有可以同美国进行裁军交换的本钱,中国的军备水平差美国实在是差得太远,没有资格同美国谈论裁军。俄罗斯可以同美国谈判核裁军,谈判导弹削减,那也是遵循了最基本的经济学常识:等值交换,俄罗斯人有这个本钱,有这个资格。我不知道茅先生经济学家的头衔是怎样炼成的,也许经济学界并不太需要了解经济学常识,只需要一些文字造诣或假慈悲吧。但在国际政治领域,你的这一套是行不通的,为什么?这是由经济学常识所决定的。

总之,茅先生文中的观点都是扯淡。至于是文章的标题,“不要拿我交的税款去建航空母舰天”,是可以理解的,但却是不能接受的。你茅先生作为中国公民,当然有权力过问你所交的税款干什么用了,也可以表达不同意见,但究竟该作什么用,只能由公众利益来决定。这就如同这几天吵得沸沸扬扬的药家鑫杀人案,药家鑫作为公民当然有权力对法庭的一审判决要杀他的头表达不同意见,他甚至还可以提出上诉,并为保住自己的头提出种种理由进行辩护,但是,二审判决还是要杀他的头——绝对不可能说他不想被杀头就不杀他的头,为了公众利益,必须杀他的头。同样的道理,你茅先生不想国家拿你交交的税款去建航空母舰,也提出了种种理由,但为了中国的国防利益,你交的税款如果用在了修建航空母舰上,你也无权干涉。

考虑到茅先生对中国国防事业不能容忍的漠视态度,我认为,应该把他交的税款单独列出来,全部投入到航空母舰的建设之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