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眼中,全剧最亲切,最神秘的人物是他。

幸邪,不幸邪?这样的学历与素质我不乏接触,他们表面安祥沉稳,出口必言之有物。哎,小心水果上的农药残留,不能分解的,会滞留在皮下组织里。所以你看看人家昆虫,都产生了抗药性。面对这样的调调能咋办?与之辩,即便有相当的知识存量,也没有他们的左右逢源,冷静机变,必是落败下场。袁朗这种,也只能用身份酸酸地排挤一下:我看你是选错专业了,别娘娘腔腔的!至于我,学到不少士说新语,但得不断以每分钟六十公里的速度撞上南墙。在他们面前,常语塞脸疼抬不起头。

恨自己不是袁朗。

而他们不是吴哲,用知识和剥削阶级抗衡,掉过头来对兄弟谦谦君子,春风化雨。他们善于将人人视为袁朗,娘娘细语中夹刀带棒。

智力超群是其次的,精力过人才最可怕,用专业两个字套这样的人,只会坑了自己,不停地吃进他们提供的“惊”。天文地理世界各地,他们涉猎多广没人知道,对信息的消化速度超过秒杀,没怎么见他们走出屋檐,整个天下却洞悉眼底,以为是群酸人,却又总能发现他们比谁都知道吃什么菜时喝什么样的酒,用什么样的招式杀什么样的人。他们和世界相辅相成。吴哲不是他们。相辅相成的同时他不遗余力地和世界“勾心斗角”,不知道什么时候无言,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声。他讲科学,讲人文,以为别人也与他一样,唯科学与理性的马首是瞻,就算只剩五分,他也会拿来拼博出一个道理。他认定了,沉默不是金,撒出的剑花一点点拼出的,是一个知识分子的范式。他试图用知识修养将世界格式成理想化。他先行一步在理想化的世界里活,并观照此岸,不知道人纷纷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儒释道的天盖盖不住淼淼人间,科技之光也扫描不到灵魂的暗处。

他没有足迹,背景是一片虚化了的清澈,只给出一张安静脸孔,明明卓然不群却锋芒不露。他不说目标,他的目标幻化为他的行动,与他的每一个动作融为一体,这一事实往往被他的安静、素朴和天真遮掩藏匿,别人惊觉时,他的肩膀已有星光闪耀。这一事实绝对与老诚奸滑无关,看那身傲然风范,翩翩谦和,毫无城府的倔强,就知其尊贵天成,名利?于他不过水到渠成。他入俗而不媚不趋,显得与世无争,又因坚守知识本分斤斤计较显得冒失,便容易被降格为背景,待到他日攻关克坚,关键在他;兄弟有难解囊相助,最解决事体的是他,从他的存折上抖落下来的不是零钱散币,竟是和田的美玉,龙眼般大的明珠,这时候人才又会张大眼睛:他是谁?

无人知他何时长成,于何方修练,只知一出现,便是高峰之巅;剑出鞘,光华四溅。谁也不能无视这份光芒。他首先收伏的不是观众,而是评委。评委们深知他的深浅。他体力最差,却能在身边的涛走云飞中,落地生根。他被带来磨砺,更像是走个过场。他的立足处,不是那风雨飘摇、任人欺凌的一百个积分,而是他的智商技能,早已修得的文韬武略。

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此一款,不是少时落魄,卧薪尝胆,长大了仗剑江湖,出人头地;脸上受不得委屈,白衣上见不得脏,眉清目朗,面善心慈,必系出名门。

每一步他都走得明白,没有拖泥带水,剑光一圈,人就踏入了一层天。他不必像成才那样花费时间应付茫然,不必将自己置诸死境而后生;也不是许三多,一入江湖岁月催,要纠缠于一个个纷至沓来的人生景象,最后成为一尊沉默的巨柏长柯。没有一波三折,毋须为自己朗诵诗歌,总结陈词。可唯一能和袁朗琴瑟相和,举案齐眉的兵,是他。他们气质相左,语言始终不在一个调调上,人格上却平起平坐,或许袁朗时不时地还要仰其锋芒,而他回赠的从来没有温言暖语,而是时不时的小反诘,小讥讽,这样的反诘讥讽却能让他的首长尝到世俗人性的乐趣。他是高手,可爱的高手。

他是新式部队的氧气和脊骨。人是素人,剑是从不失手的长生剑,一露便是门开天阔,空气清朗;剑尖轻挑,直追本质。他轻浮吗?为何从不见他惊扰别人的内心与灵魂?只有调侃,搞笑,文绉绉,用他别具一格的娘娘腔让人耳朵一聪,眼睛一明,脸上有了笑容。他的独家小幽默,小则怡情怡性,大则舒缓紧张,松驰将要绷断的神经。这样的高手,当然得不停地强调平常心,用以,安心定神;用以,将自己拉向他人;用以,消弥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距离;用以,不愁不泣。

人类有四种基本思维。以逻辑推理揭示事物之真的科学思维,以价值尺度追求人性之善的伦理思维,以情感性想像展示生命之美的艺术思维,以偶像崇拜来求得心安的宗教思维。他将前三种思维演绎得合乎其时,合乎其理,悲悯儒雅,却唯独没有最后一种思维。面对许三多的精神困境,他令人诧异地说道,我知道你想找回你以前扔掉的一些东西,但就算你认为你找到了归宿,你也看不见尽头,因为人生是没有穷尽的,也就没有什么归宿。不要以为他是轻松而温暖的,不,骨子里这也是一个孤独者。他不给自己任何形式的宗教安慰,照耀他的,始终是冷冰冰的科学与理性之光。他在此处小小地抒发了自己,展露了人生的苍凉。人在生命的本原上是孤独的,人在生命的终结时也是孤独的,我目睹过那种孤独,即使你坐在她身旁,手臂环绕着她肩膀,也不能消解。而孤独给吴哲带来的,不曾有过五班集体式的悲哀和萧索,仍是一路的高歌挺进,昂奋向上。

小生尚未婚娶,倒是找到一处终老之地。这把剑,剑气仍盛,日渐锐利,日后还要杀人无数;但这使剑的人,心已摆脱了这剑,心怀已在山水自然间,神仙去也。

神仙,通常会活得很久。我军幸甚。我活不了那么久,看不到他终老之时的洒脱自然,鹤发童颜,呵呵一笑笑尽千古愁绪。我只有望他背影,欣然祝福。

<士兵突击》七种武器之长生剑——吴哲

<士兵突击》七种武器之长生剑——吴哲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