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知,史今班长是一个令女性迷恋的角色。但我并没有那么迷恋。

这个问题一直在我脑子里打转,每每看到班长的拥护者打下一串串刺眼的句子:最爱史班长。我爱的男人。要嫁他。诸如此类,我读出了欲占为己有的霸道和死心塌地的依赖。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更加郁闷,我郁闷我怎么就找不到这种爱慕的感情对温柔、体贴、善良、伟大的史班长呢?其实,这样的男人真的很好很好啊,这样的男人真的可以托付一辈子,并且这样的男人在我看来就是稀有动物,绝对应当一级保护。

可是,这样的男人他过的好累。因为他并不是在过一个人的日子,他是在过生命里值得珍惜的每个人的日子,他设身处地的走进别人的生活,哪怕不顾自己的生活是否会一片狼藉,也要让别人的生活春光灿烂。

他那么轻易就对某人以及某人的爹下了承诺,那么轻易就明白了某人,然后那么轻易的就跟他有了情份,给他昂贵的温暖,替他拔下心头的最后一根草,让他心里开着花,一朵一朵的。那么好看。

那某人就是三多。

可是,我好想问,班长啊,你心头是不是早已蔓草丛生了。你的那些花,还在吗。

尽管班长心里注定长满了杂草,但那些草一定绿油油的娇嫩嫩的。那些草里应该有连长的,六一的,更应该有三多的。为了这些心头的草,班长或许都忘记自己心里也是可以开着花的。他放弃了自己开花,他要照顾好那些草。一样可以很好看很好看。

在我眼里,班长就是这样的。体贴、善解人意,以至让自己的心里活满了别人,让别人不停的往自己心头插草,却依旧面带微笑。

班长的笑很好看,淳淳的,透着塌实。甜甜的,载着真诚。温存柔和有如四月阳光。你看他笑一下,能在心里记好几年。

可是班长的笑又会叫人心疼,因为你知道他这一笑是发自内心的高兴,不为自己,而是为别人。他什么时候可以为自己笑一笑呢。三多渐渐成长,拿下了集团侦察兵技能第二,谁都知道这功劳是班长一手铸就的,可自己的个人射击成绩却排在三班第八。面对连长的担心和疑虑,班长只不好意思的说,那是因为全班都上去了。

只是个借口,其实心知肚明,是自己退步了。可是连借口都透着一种博爱和温存,班长啊班长,你可不可以想想自己的危机。

品质如此伟大的人,真的太少太少了,这就是传说中的舍己为人吗?他是使劲让别人踩着自己往上爬,然后笑着告诉别人自己爬不动了。六一称班长为被我们挤走的那个人,听着就心酸。

可是,我依旧要说,如此近乎完美的班长,我不爱他,只是疼他。只是稍稍懂他。

不敢说真的懂他,但某个眼神,某个姿势,某个笑容,某场歇斯底里的哭泣,某个瞬间,我真的懂了。你问我懂什么,其实我也说不清,只是突然就触及到了他心底的某些暖和某些凉。

第一次见到班长,我就知道他应该跟三多有故事。当班长喝下那杯酒,从地上跳起来,拍着三多许诺要他这个兵的时候,我好象流泪了。班长是可以读懂三多的,就是那几分钟的谈话,班长帮三多找了个合适的词,不忍心。对,三多怕看杀猪只是不忍心。心一下就近了,当一个只和你交谈过几分中的人,能道出你心底的那个玄机,找个恰如其分的词替你说出感受的时候,就觉得心里那扇窗子一下被打开了,豁亮豁亮的。因为被人读懂,是多么幸福的事啊。

班长懂三多不是无缘无故的,那是因为他在三多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影子。就像我在三多身上找了曾经自卑的那个自己一样,所以就很想搭救他,搭救曾经的那个自己。当然,这必须是个感情丰富,品质崇高的人才能做到的。于是,班长就做到了。

六一说,三多比起自己更像一块扶不起的烂泥巴。可想,班长曾经是怎么对六一的,那一定也像对三多这样,只不过没有那么殚精竭虑。或许,某种程度而言做一滩烂泥是幸福的,他们都想让班长那张温暖的大手撮一撮,揉一揉。

三多是班长用心扶起的最后一滩泥,最后一个兵。他的班长终于做到头了,这其中的失望和欣喜只有班长清楚,尽管班长哭了,但泪水应该是甜的吧。或许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是他自作自受。但那是心甘情愿,心甘情愿的自作自受。

那场班长离开的戏看一次哭一次的是别人,但是我没哭。只是鼻子酸了,眼睛红了,但眼泪终是没落下。用村长的话,哭是要坐牢的。其实早就隐隐看到了结果,班长离开是注定的。生活就是这样,圆满不了所有人。你让人圆满了,那亏缺的就是自己。所以与其哭泣,到不如祝福。祝福善良的班长一路平安。

我知道一个在乎别人感受的人是多么辛苦,因为曾经我也是那样的人,就连现在也仍旧改不了。说话要很委婉,眼神要很真诚,面对厌恶你要一忍再忍,直到忍无可忍才会爆发。可爆发过后不是畅快,而是自责,自责自己怎么可以那么残忍的对一个人,于是自责化为关爱,更加的关爱他,弥补自己其实根本无须自责的失礼。就像班长吼三多,你想拖死我吗许三多。吼完他会对三多更好,帮助他的心更坚定。

尽管三多让班长濒临失望和崩溃的边缘,但他那句,六一,我有得选择吗。就已说明,他没的选择。

班长是个好人,但又非老马的那种烂好人。老马的好是那种尽量谁都不得罪,团结集体大于个人喜好,面对分歧得过且过。他活的不干脆,很动摇,一不小心就可能被所谓的搞好团结弄的丢掉自己的小原则。他这样的人,往往就容易走的偏离原有轨道,不过还好最终还是清醒了。

可史班长他很明确自己要怎么做,他可以为了三多和连长拜了,和六一拜了,甚至跟整个七连疏远。为一个孬兵许三多,他豁出去了。就好象现在这个社会,每个单位和班级里或许都会出现个许三多那样不合群、不被看好的人物,大家多半只是远离他,有甚者是随声附和的嘲笑他,也许你还存有善良的内心会感觉到他很可怜、需要帮助,但在这个大环境排斥这个弱者的时候,多数人都会选择走开。不嘲笑他,已经算很仁慈了。

我们不要奢望自己生命里会出现个史班长,就像班长对三多说的不要把希望都放在别人身上。如果能出现,那便是命里的贵人,如果不能出现,那我们就要自赎。

我一直在想,做一个史班长会不会比遇到一个史班长更幸福。然而能做一个史班长的人少之甚少,当人生价值上升到一个舍己为人的高度,世界在你眼里一定会完全不一样。我会努力去看一看那样的世界。

可是,我还是要说,我并不爱史班长,因为不奢望。不奢望命里会出现如此贵人。但是我敬他,并且把他作为一个榜样。

也许一辈子都无法触及,但方向朝的是他那个方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班长,祝福你,安好。

点击过万奖励50分-----ak47u571

本文内容于 2011/5/22 12:43:07 被ak47u571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