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在西北当兵的日子 详细记载了部队生活 兰州军区的战友来支持一下吧

那是2003年的时候大家已经走出非典的阴影 还沉侵在杨力伟升天的喜悦之中 大街小巷都在放着陈弈迅的《十年》华哥和我也觉定去当兵经过了一系列的体检 政审 家访(有一个长得很像吸毒的干部问老子了一道小学的数学题把我给难住了)吃饭 喝酒 庆祝以后我们就踏上了那条葬送青春的不归路 在火车站开档裤伙伴尹庆娃已是涕泗滂沱 因为我们从来都没有分开过 和我们一起当兵的还有巩干猪 他也是和我们从穿开档裤就在一起玩的伙伴 我们几个要当兵都笑嘻了(可能是我没从来都没有坐过火车的原因吧) 浑然不知地狱的魔鬼正在一步步向我们靠拢 站台上李文(此美女也是我们儿时的伙伴 有没有穿开档裤我已经不记得了)正在卖力的向我们挥手告别 然而火车在我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就开动了(我还以为火车就跟1路车一样把人甩得东倒西歪的) 在火车上剑南籍的幺哥子们还在谈笑风生 好像自己跟杨利伟正在乘坐神舟5号一样 我和华哥坐在一起欣赏着沿途的风光 都没有说话 可能华哥正在想他的superman吧 不一会他就抱着在超市里买的零食啃开了 那天晚上他啃到很晚才睡 第二天窗外的景色让我们心情失落到了极点 山上一个树都没有 到处都是光突突的 没有一点绿色 我们四川就算是冬天也到处都是绿色嘛 接兵干部给我们讲解后才知道原来那就是腾格里沙漠旁边那条很脏的河叫黄河 后来我去当班长再次路过那里时 火车撞飞了一只骆驼 下午六点多终于到了 一下车我们就领教了零下十几度的威力 来接站的战士们都是全副武装 把我们押上了一辆破旧的大客车 后面连挡风玻璃都没有 难道他们都不怕坐在后面的同志被颠下去 当破车驶进部队大门时 我太惊讶了 部队不是在深山老林里就是在荒郊野外嘛 我们部队怎么在城市里 更令人吃还在后面 一位眼睛带有夜视功能(因为天都黑了)的同志惊奇的发现了一名穿军装的女人 顿时车里面炸开了锅一片沸腾 一名剑南籍的幺哥子惊呼我是帅哥 我真的是帅哥 不是传说部队连蚊子都是公的吗 怎么还有女兵 同志们精神上一下子得到了大大的满足和欣慰 破车终于停在了操场上 这时那个夜视眼同志再次扫描到操场上那个整齐的欢迎队列竟然全都是女兵 车里再次沸腾 一度盖过了欢迎我们的锣鼓和鞭炮声 下次后同志们稀稀拉拉的站了一个队列 班长和女兵们那爆豆般的掌声 把我们正在对女兵意淫的同志从幻想中拉回了现实 华哥 巩干猪我们没有分到一个班里 他们分别在六班和七班 而我却分到了二班 一进班里班长异常的热情 那无微不至的关心和充满杀气的微笑并没有把我麻痹 因为我了解部队(当兵前我哥给我做了一系列而又充分的功课)班长让我们不能在说四川话了 于是陌生的八个四川人开始用拗口的川普交流了 趁班长出去时我给他们说我们完了 看看我们班长那体格和长相 我们班长是东北人嘛 他们居然对我说的话还置若罔闻 不到一周后他们就发现自己是多么的愚蠢 原来我说的话那么比陈瞎子还算得准(陈瞎子是我们当地一个远近驰名的半仙)我跟班长说的第一句话是问他墙边那个铁疙瘩是什么东西 经过他耐心细致的讲解我才知道那个叫暖气片 我和华哥他们虽然在一起但是碰到了都不敢说话 只能用眼神交流一下 那是星期六的晚上 暴风雨如期而至 那是让所有动作大片都要暗淡失色的场面 它来得太快来得太猛烈将我的心理防线瞬间击垮 可能是上天的安排 知道华哥的承受能力比我要强 没过两天居然让我们两个班的班长给对调了 他们班长是最温顺的班长 那天我们都流下了虚伪的眼泪 那时候的眼泪就跟贬值了一样 没有人会把眼泪 坚强和男子汉联系到一起 华哥第一次给我说话 说的是他给家里写信时边写边哭 到底是给他家里写还是给superman写 我就不知道了 有时候我还偷偷的指导他叠被子 因为我被子叠得好队列走得好 在以后的好多场灾难面前都幸免于难 这时我才知道我哥是多么的伟大 深刻理会了少说话多干话这句话的真谛

在那种高压的环境下可谓是人人自危 同志们终日惶惶不安 外面世界发生的事也完全不知道 就跟与世隔绝了一样 梅艳芳挂了也是到后来才知道的 同志们也渐渐习惯了给生活强奸 我和华哥也经常偷偷在一起交流洗衣服和叠被子的心得 回想起以前在可可网吧的趣事和那些形形色色的美女们 而现在那种声色犬马的生活已经彻底离我们远去 有一次老子感冒了很严重 我们班当时太穷了 连感冒药都装备不起 还是华哥在他们班偷了片感康把我给救了 在那个艰苦的岁月里才是算得上是真正的患难见真情 那是一个格外寒冷的夜晚 同志们都被圈在训练教室里学条令 那可能是世界上最严酷的学习环境了 都在貌似认真的学习 其实心里都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认真学习那是多么愚蠢的行为啊 同志们也为自己的愚蠢行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排长提问时不管是谁心中都在祈祷那个自己从来都不曾相信的神仙 千万不要问到自己 但是也不乏一些想要表现自己的敢死队员 这其中居然有我最不想看到的巩干猪 他如愿以尝的被叫起来回答问题 但是不知道是紧张还是还他本就不知道答案的原因 很遗憾他的回答是错误的 然而迎接他的却是那场让我异常痛苦的暴风雨 后面传来拳头脚和身体碰撞的声音冲击着我的耳膜和神经 小时候他妈用竹棍抽他 我还英勇的替他挡几下 现在我却不敢转过头去看他一眼 回到班里以后我那贬值的眼泪就跟98年的洪水一样汹涌 我们班上的同志还以为我被今晚的暴风雨给吓着了 殊不知我的眼泪是今晚那个五班的敢死队员引起的 后来我写信把这件事告诉了尹庆娃并再三嘱咐不要说出去 如过给巩干猪他们妈老黑晓得了肯定不好 令我想不到的是他居然把这件事当成笑料给说出去了 搞得大家都晓得了 这个娃的罪恶行径让我太震惊了 后来的事我也不敢给他说了 现在只敢给他说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那时候没事就写信 也不认识什么美女 都不知道给谁写好 所以经常才给李文写 想靠近她好网罗个美女什么的 我当兵上车时 她还从窗外甩了一双袜子上来 这让我很感动 想不到那双白袜子后来被我一次就给穿烂了劣质程度可见一斑、­

都快过年了我在班里听到了一个噩耗 七班一个叫陈华的哥们被班长用刑了(专门针对手指并可以和满清十大酷刑媲美的一种按摩方式)我的心当时就像给被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捏了一把那样疼痛 我决定去安慰他一下 然而让我瞠目结舌的是华哥居然笑嘻了给我说班长事后买了很多糖给他啃 看到他那满足的表情我也不好意思再安慰他了 走的时候华哥还给我了一包澳利澳(那时候零食长什么样好多人都忘了 多么珍贵啊)我把它在包里揣了很多天都舍不得吃 因为那是华哥用血泪换来的 过年了同志们都很高兴 那些恶魔们也一改往日的行为 其实部队过年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无非是看个节目 搞个活动什么的 队里给班上发了些烂水果 就在三十晚上就哄抢完了 抽烟的同志可以得到班长的施舍(平时都不让抽只能偷偷的捡个烟头抽一下)幸亏我当年还不会抽烟 后来我当兵长的时候还是新兵把我教会的 年很快就过完了 好日子也到头了 我们的夜生活也更加精彩了 本来以前就要站岗 现在又有了紧急集合实在是太恐怖了 那段时间几乎是天天都有 有时候一晚上都有好几次 每次一拉完总有那么几个动作缓慢的同志要被特殊照顾一番 ]幸亏哥们我在家里练过 要不然还不让班长给照顾了 女兵这个貌似神圣的词 她们比我们还要悲惨 由于那几个相貌奇特的女兵班长没有经常得到爱情的滋润 所以她们的怨恨自然是落到了女兵们的身上 女兵们自然也是更加渴望得到爱情的滋润 因为她们是最需要得到安慰和关心的 但是没有男兵敢去这样做 同志们都清楚 这样做等于是自杀 曾经我们班有个同志看了女兵一眼 很不幸他的眼神被一个班长捕捉到了 后果自然是很可怕 我还不幸目睹了整个过程 这给我都留下了很大的阴影 三个月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班长们也要返回原单位 同志们又流下了虚伪的眼泪 心里面却是比过年还高兴 女兵们也走掉了一大半 虽然大家生活 训练在一起 却没一个人认识女兵 甚至连名字都对不上 同志们都有些失落 ]有的同志还幻想能和女兵有一次美丽的邂逅这一下梦也破灭] ­

男兵们个个都跟阳痿了一样 这样的生活没有持续两天 因为他来了 一身笔挺的军装 肩上银光闪闪 一双鞋尖突出十公分并上翘九十度的欧版皮鞋(在当年好象很流行)一头乌黑发亮连蚂蚁爬上去都要打滑的头发 鹰一般的眼神让已经阳痿的同志们不寒而栗 他就是新来的专业教员之一 在我以后军旅中最重要的人 排长(其实他是个老士官我喜欢叫他排长而已)专业学习是枯燥无味的 但比队列训练和一天加起来要跑十公里好多了 华哥分到了××专业 而我和巩干猪被分到了相对比较没有技术含量××专业 生存环境的宽容滋长了华哥的个人自由主义 这一次华哥和初中 高中时一样 再一次走到了时代的前列 一个月黑风高深夜 那哥那鬼魅般的身影躲过层层哨卡出现在了那高墙之上 经过了长达十分钟的思想斗争以后 他跳了下去 转眼消失在这个让我们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中 第二天早上华哥就对他在网吧放纵的过程给我作了详细的汇报 有了第一次侥幸以后 这就更加深了他对网络的渴望 但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在华哥一次中午作案时被当场擒获 排长马上就给他举办了一场 ]陈华公开逮捕大会 ]排长那双欧版皮鞋的脚印无情的印在了华哥身上 在排长如此高密度的精确打击下华哥竟然没有倒下 后来又让华哥给大家表演了 次跳房子游戏 到现在我还没有忘记华哥当时的那双充满惊恐和哀怨的眼神 华哥最喜欢啃零食了 ]一天晚上华哥又撞到了排长的枪口上 那一次华哥在短短的十分钟之内啃了不下十个雪糕(那还是在冬天)和若干袋零食 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排长要带我们专业到下面连队去检验体能 而华哥还要每天坐在教室里看着教员乱沫横飞 我们走了去了一个很美的地方 戈壁滩 贺兰山 沙尘暴 …………………[[/B]未完[/B][/B][/size] [/size][/size][/size][/size]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