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电影《战国》里的硬伤

现而今,流行拿古人说事,那电影是一个接一个的去拍,如果是谐剧也罢,爱怎么戏说都可以,可是偏偏还是有人把自己编的故事当正剧拍,还要用现代人的眼光去诠释和表达古人的行为,有时看得人真的不知道该鄙视他们好还是恭维他们好。

《战国》讲述的其实就是俩师兄弟之间的故事,一开始就弄的唧唧歪歪的,整个虚构的女子还肉麻的叫“膑”!

孙膑的正名叫孙伯灵,这名字一看就知道是家里的老大,在没有被庞涓弄残废前,人家就叫这个名字,孙膑在古籍中记载并不多,但是都很明确,孙膑这个名字是其受到膑邢后被世人叫的,他自己绝对是不会这样叫的。在古代,特别是那些上大夫,尽管礼乐崩溃,但是,还是不会直面叫人家“膑”,或者“孙膑先生”,这几乎是在打人家的脸了!

孙膑是孙武的后代,即便是不跟着鬼谷子去学习,在军事上的造诣怕也是有家传的,因此,其军事著作未必就是得宜于鬼谷子。

战国时期,作战的主要手段还是战车,现代成语中有许多都是源自于那个时代,比如“驷马难追”,古代管战车的单位词叫“乘”,当时,战国七雄中,都是拥有大量的战车,而骑马打仗的事情还是在几百年以后才开始流行,虽然战国时期的赵武灵王开始立法推行胡服骑射,但是,主要是在衣着上提倡简约和方便,而骑马在当时一般是作为通信、侦察等手段使用,大规模的用于战场在那个时代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那个时代还没有成熟的马鞍和马上交战的兵器。

作为一部大戏的编剧,理当多看看这些基本的历史知识,可惜,无论是从编导还是演员,大家都不去想这些基本的常识,要的是抓眼球,抓故事,至于能不能教育人,会不会误导人,那他们是不管的。

孙红雷在首影式上倒是说了一句实话,他的表演真的只能打20分,也许是他在看过成片以后自己感觉自己找错了感觉,我喜欢这样的爷们,说真话,敢承担。尽管他在里面对孙膑的诠释不对,胆很可能哪不是他的原因,毕竟导演叫怎么演,他才能怎么演。对于人物的分析基本上还是导演负责的。

花了那么多钱,弄出一个这么样的东西,我都替他们脸红,里面描写的田忌几乎就是个小人。戏里说魏王昏庸,可是这个昏庸的魏王居然能够耍的庞涓和田忌团团转,逻辑上就不通,瞎编历史几乎已经成了文艺圈内的惯例,真的叫人倒胃口!

但愿今后这样的戏少弄点,让我们的眼球干净点,让银幕干净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那个“膑”,听得我鸡皮疙瘩掉一地!听过恶心的,没听过那么恶心的。还有想不通,中国导演怎么就那么历害,一点基本历史都可以不讲,真是想破天也想不到孙膑能是个傻子,至少是个雨人。里边人际关系弄得也很复杂,呵。。。看来,中国导演在走出人物脸谱化的历史后,又掉入人物性格复杂化的泥沼。在很久很久以前,既然可以传下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的古话来,应最能反映出过去长时间里,妇女的社会地位是极低极低的,和男同志是不可能平起平坐的,举案齐眉是极偶然的特例,也就是中国解放以来,广大妇女同志才开始骑到男同胞的头上,恐怕这是现代社会和过去历史上很大的一个区别,还有古人忠仁义勇的观念,和现代人也是绝对不同的,正所谓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拍古装片,怎么就看不到这些最大的区别?看来看去,总是现代人穿了旧式衣服在过家家,玩游戏。三国、水浒拍了几遍了,正面人物正得简直就是正义的化身,其实,水浒上那一票人良莠不齐,多的是流氓土匪,就象现在的二王差不多,象李逵之流,不分青红皂白滥杀无辜,放到现在毙他一百次都嫌少,只要上了山,全是好人了?三国里,也就是一帮军阀混战而已,非把刘皇叔整得比刘邦还嫡系还正统。呵。。。

4楼zhohua

《孙膑兵法》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倒是那《孙子兵法》几乎家喻户晓这个名头。

孙膑在作品中阐述了战争是政治斗争的工具这一战争观。是非常先进的理论。

每次都很期待,每次也很失望。另类的中国足球。。

这种片子,就是为了圈钱的

LZ此言差矣!

战车是在春秋时期大规模的应用,并成为主要作战手段。

战国时期,正是战车逐渐被淘汰的的时代,由于弓箭在威力和射程上的不断提升,密集的车阵只能是弓弩手箭下的活靶子……


另外,孙红雷说只给自己打20分,那是由于景甜的男友出了大价钱请他过来演了这么个烂角色,孙某人看在刀了的面子上迎着头皮接演,演的是个什么东西,演的效果会怎么样,他自然最清楚了。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