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于日光流年中体验坚硬如水的最终死亡

有本小说《坚硬如水》,写过描写文革时期的革命、狂欢及爱情。还有本小说《日光流年》,写过一本描写一个每个人都活不过40岁的山村里男男女女为着跨过40岁这人生的坎而坚决却无望的抗争——顾长卫的新作《最爱》则是关注一个艾滋病村的患者的爱情与生活,对于即将逝去的生命的热爱与抗争,在无奈里的坚硬如水的爱……

第五代摄影师出身、摄而优则导的顾长卫,似乎并无意于民俗化叙事,而更接近于第六代的聚焦小人物甚至边缘人的生活——《孔雀》里的三兄妹,《立春》的王彩玲,以及《最爱》中的得意与商琴琴等,都是生活在小地方的普通人,姐姐或者王彩玲的理想主义,始终都在现实的面前破碎,《最爱》则自始至终笼罩着浓浓的死亡气息(影片甚至是采用了从逝者的角度来讲述这个故事),对于生的渴望或抗争,都逃不过一次次的死亡的宿命。

而以摄影师享誉中外的顾长卫,虽然说演职员表里的“摄影”是杜可风与杨涛(代表作《扁担·姑娘》、《蓝宇》),依然可见导演本人的摄影风格的痕迹,也成为影片的最突出的地方,如穿插在影片当中的俯瞰那小山村,在灰蒙蒙里折射出一种悲天悯人的气氛(灰色也成为影片的主要基调),直至得意与商琴琴要结婚后,白衬衫与黑西裤的搭配,红色的外衣,让这段戏的色彩与前面形成鲜明而强烈的对比,并带出了即使死也要爱下去的生命火花的浓艳,使得光影更好的衬托出影片的主题。

演员们的精彩表演则是影片的最大惊喜。章子怡延续了她在《卧虎藏龙》中的那种很倔强的个性形象,而郭富城则生动的演绎了一个生活在农村底层的面临死亡的边缘者,摒弃了他过往在华语片里常见的那种比较表面化或者过于用力的表演方式,而让得意这个小人物很真实可信也很自然;陶泽如的老戏骨自闭不多说,面对儿子面对村人或者是面对无赖的神情,被他以很内敛的方式传达出内心的波动;而濮存昕扮演的哥哥,把农村人的小聪明与对于家庭的爱结合在一起,特别是他与陶泽如的几场戏,台词不多但内涵很丰富;还有蒋雯丽、王宝强、蔡国庆等,也都交足了功课。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曾说过,“有时我那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为影片挑选演员。如果你挑选得好,影片就成功了一半……是你从茫茫人海中,凭空挑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或一个小孩,将他们安在你的电影画面中”。而对于本片《最爱》的演员选择,无论是男女主角或者配角们,都有很精彩的表现。

整体来说,尽管《最爱》选择了不少明星或者职业演员来演绎(部分原因在于商业与主流化的考虑吧),但应当说演员们奉献出了很精彩的表演,并在顾长卫的掌控、杜可风的摄影等配合下,带出华语片较少的对于艾滋病患者的人文关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