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拉登死后,中国西部的反恐、安全形势

巴基斯坦国防大学国际问题专家胡马勇说:“现在基地组织成员正在逃窜,他们在失去自己的阵营……”,这似乎与中国无关,

但据5月7日报道:阿富汗巴米扬警察厅厅长纳兹里将军警告:“请把我这番话转达给中国政府机构,10年之内,一些从阿富汗回去的‘东突’分子会让你们感到头痛,如果不及时把他们按住,后果会很严重。”,这个声音就让人警醒,

还有人对此形势作了些分析、建议。

现简介、分析于下:

虽然阿富汗这片中国西部之外的贫瘠之地,太偏僻,很少被国人关注。而且拉登之死似乎和国内面临的恐怖威胁也没有直接的联系,中国的恐怖威胁主要来自试图分裂国家的“东突”势力。但一切都难以预料,中国无疑要警惕后拉登时代带来的“副产品”,即:恐怖因素“外溢”进西部的可能。

中国新疆和阿富汗巴达赫尚省之间有一条东西向的狭长地带,它叫瓦罕走廊,又称阿富汗走廊或者瓦罕帕米尔。这个帕米尔高原南端和兴都库什山脉北段之间的山谷,也是恐怖势力悄然渗透的走廊。

而从阿富汗到阿巴边境,许多“基地”组织训练的“东突”分子不是为了去打仗牺牲,而是去学习战斗经验和“游击化”运作方式,寻找自己可能的栖身之所。

事实上,中国和周边国家每年进行反恐演习,就是希望自己的反恐力量,遇到真正的恐怖事件时可以有合格的表现。

与拉登死后恐怖分子在中国西部“渗透”相伴随的,还有另外一种威胁。即:

阿富汗因其位置,在几百年来便是各种势力角逐之地。

从18世纪前开始,阿富汗就一直处于战乱纷争状态,入侵阿富汗的有:波斯人、希腊人、萨特人、匈奴人、土耳其人、阿拉伯人和蒙古人等。

近代以来,一些大国为了自身的利益,更希望把阿富汗置于自己的统治之下,而遭到长期、顽强的抵抗。

19世纪,阿富汗人在几十年间先后成功抵御了英国的三次入侵。

20世纪80年代,苏联入侵阿富汗,也遭到长期的抵抗,付出惨重的代价后,也黯然撤出。

几百年受欺凌、入侵的战争状态,使得阿富汗成为滋生塔利班这种宗教极端势力的土壤,也使阿富汗成为“基地”组织、“东突”等恐怖势力的避难所,同时也给大国势力插手阿富汗政局提供了条件和借口。

美国当初挥师阿富汗,对内,是出于对“9.11事件”进行报复的需要,誓言抓住本.拉登才能一解心头之恨;对外,则是借机向中亚渗透,通过推行“大中亚”计划,而在这一地区立足。

拉登死后,美国前一个目的已经达到。而后一个目的,或许将会清晰浮现。

如今,美军将公路修到邻近中国的瓦罕走廊。

一位阿富汗政府的高官曾警示说:“要警惕美军坦克开到中国边境上。”这已经不再是耸人听闻,因为驻阿富汗的美军长期军事存在的实质,无疑是为要控制俄罗斯、印度、巴基斯坦、中国地缘政治的主导权。

与中国东部海域的热闹与紧张相比,从中国西部有所动作似乎更为有利。这里是中国的肋部位,向新疆和西藏派坦克,会比向黄海派航母更为敏感。

所以,拉登死后,美军现在在阿富汗的行动态势,让一些中国的军事形势就颇为复杂。

一方面,中国自身就有反恐问题,如果美军在阿富汗反恐,也包括东突,客观上,就是帮助中国清除了一个东突势力的避难所和家门口的祸源。

那么中国现在的明智策略,就应鼓励美国在阿富汗的反恐,必要时可提供情报等方面的合作。

但另一方面,如果美军在阿富汗地区的影响日深,是否会借助反恐之便利,而有其他动作,就需谨慎观察、适当应对。

总之,恐怖主义的滋生有其深刻的社会根源,阿富汗战争的现状说明美国仅凭一己之武力很难解决极为复杂的社会难题。未来阿富汗问题的解决,还需有赖于包括中美合作在内的国际社会的长期共同努力。对于中国来说,积极应对,谨慎观察,或许才是维护军事安全的正道。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