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东亚透视

最近,核泄漏事件还接二连三发生。一是福岛第一核电站依然处于随时会爆炸的危险状况;二是日本其他核电站也“事故”频繁,有蠢蠢欲动的不稳倾向,例如福井县敦贺核电站就出现反应堆放射线物质浓度持续上升的现象,被迫于5月7日停止运转;三是日本首相菅直人突然在5月6日晚召开紧急记者会,宣布要关闭距离东京最近的静冈县滨冈核电厂,加深人们对日本核电“安全神话”破产的担忧。

东部海域大地震震源地

滨冈核电站位于静冈县御前崎市,是中部电力公司拥有的唯一一座核电站,也是距离东京最近的一座核电站。该核电站原本拥有5个机组,1号和2号机组于2009年1月停运,进入废堆程序。3号机组去年10月开始作定期检修,预定今年4月重新运转,但受到3.11地震影响,重开将延期至7月。目前惟有4号和5号机组在运转。

根据资料,滨冈核电站兴建于1971年,当时认为该地域为比较稳定的岩层,不致有安全问题。但1976年东京大学一名地质专家发出警告:“以静冈县为中心的东海地区,即使明天发生强度大的地震也非不可思议。”这一警告,不仅提醒人们,东海地区是日本地质最不稳定的地区,而且是1707年发生“东海大地震”,造成富士山火山爆发的根源地。30多年来也就这样一直困扰着日本人。而后来的调查也证实,滨冈核电站所处地层,正处于欧亚板块和菲律宾板块的交界的骏河海沟北端,是预想中再次发生日本东部海域大地震的震源所在地。

静冈大学地震学专家小村浩夫曾发表论文指出,滨冈核电站周边8公里的地下有8个活断层和3个疑似活断层。日本产业技术综合研究所活断层研究中心2007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也指出,滨冈核电站以东2公里地下,曾在8000多年前,以每100年至200年频率,当地就会发生一次东部海域大地震。

日本地震研究人员几乎一致认为,东部海域大地震单独发生,震级就可达到里氏8级。而3.11东部大地震里氏9级却显示,当多个震源地联动发生地震时,强度将远超单个震源发生的地震。依此类推,如果再次发生东部海域大地震,将不能排除东南海域和南部海域的联动,因此将形成一个破坏力极大的地震。日本人最大的恐惧,也就是关东大地震的再发。

地理位置最危险的核电站

滨冈核电站虽非日本规模最大的核电站,却是当今日本地震学家眼中,全国现有17座核电站中,受到“地质威胁”最大的“最危险核电站”之一。

首先,从地震或地质学的角度来看,它既是建筑在活断层之上,还是家喻户晓的所谓“30年内将面对里氏8级地震袭击概率高达87%的核电站”,危险性已经昭然若揭,加上3.11大地震的教训,其处境确实令人担忧。

其次,滨冈核电站建在临海地带,其防范海啸冲击能力的设计,当初只有6米左右的海啸。但2009年日本文部科学省一项调查显示,日本东部海域、东南部海域、南部海域地震联动发生时,海啸浪高可达11米。而3.11东部日本大地震,即使福岛第一核电站有8米高海啸来袭的设计,面对15米海啸的袭击也就只能坐以待毙。

福岛核事故发生之后,日本政府要求各地核电站重新检查各自防震、防海啸设施的能力。中部电力公司在4月21日宣布,将斥资300亿日元用于新的防震防海啸措施,包括在2013财政年度前新建一座12米高的防波堤,在距海平面20米高的台地新设应急发动机等等,显然有亡羊补牢的心愿,但在东部海域随时可能发生大地震的背景下,中部电力公司这些补救措施已经显得无济于事。换言之,菅直人政府如果此时还不改弦更张,依旧使用日本传统的保守主义的亡羊补牢策略,等待事态无法收拾才来采取行动,菅直人的民主党政府就更没有借口可继续苟延残喘了。

首都怀抱的一颗计时弹

菅直人政府显然已经被福岛核电站的核辐射污染问题弄到焦头烂额,现在又对滨冈核电站采取断然的安全防范措施,在日本即刻引起两个极端的反应:一称菅直人是为了其政权的延命,不得不采取的“政治作秀”;另一看法是,虽然任务艰辛,甚至是在做孤注一掷的政治冒险,却是改变日本政治风向的重大尝试。

滨冈核电站所以被称为当今“日本最危险的核电站”,它除了面对“地质威胁”,实际还面对“地缘威胁”,这也许就是菅直人不得不进行政治孤注一掷的重大原因。

众所周知,日本的政治经济中心是首都东京,生产和商业枢纽则依然在大阪的关西,而联系“关东”和“关西”的东海道,不仅是全国最重要的交通要道,也是全国精华集中的地区,通称“中部地区”实际就是日本的心脏地带。

设立在东京西南,名古屋以东的滨冈核电站,距离东京的直线距离是180公里,距离日本另一经济中心名古屋是130公里,虽然发电量只有全国的11.7%,占全国核能发电总量的7%,它却有双重任务:一除了提供中部地区重要工业的电源供应;二就是担负起关东与关西电源交流的重任。

日本的电源供应,从明治维新开始就实施“一国两制”。由于当时日本从欧洲大陆和英国先后进口发电设备和技术,至今日本的电流还是有楚河汉界,即中部地区以西,包括关西、中国、四国采用60赫兹(Hz)系统;名古屋以东,关东、东北、北海道使用50赫兹系统,同样是日本生产的电器则不能在全国自由使用,这是现状。也因为这样,中部电力公司还有一项额外任务,就是为东方与西方转换电流,成为变电所。这虽然是题外话,也说明日本问题的复杂程度。

菅直人政府日子不好过

滨冈核电站若发生福岛核电站规模的事故,避难半径划到50公里,日本就有1200万人被迫要流离失所,加上其东是首都东京为中心的关东地区,其西是全国经济中心的关西地区,不仅首都圈有“沦陷”的危险,整个日本还有“断裂”的危机。这颗计时炸弹绝对不能让它爆炸。

中部地区是日本汽车工业和机械工业的大本营,包括丰田、铃木等汽车制造公司的总部所在地,滨冈核电站停止运转,对原本就电力供应紧张的中部地区必然加重其负担,因此即刻引起财经界与保守舆论势力强烈的反对。

势力强大的日本经团联会长米仓弘昌,甚至公开批评菅直人首相命令滨冈核电站停转,是干涉中部电力公司的行政,只是为了“政治作秀”而已。但另一方面,东海大地震是妇孺皆知的威胁,3.11东部大地震之后,东京需要尽快设立“副首都”以防备万一,这意见也已经成为全国的共识,因此公开反对菅直人政府要中部电力即刻停止最危险的核电站的运转,等同于螳臂当车,当然是无济于事的反抗。现在,滨冈核电站停止运转了,但两股势力还在暗中较劲,菅直人政府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作者是新加坡退休资深报人


本文内容于 2011/5/13 19:02:27 被还珠格格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