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亚民众:你一有钱卡扎菲就上门国有化

班加西咖啡馆:谈论外籍劳工

“游行、示威、起义纯粹为了自由,跟工作没多大关系。”

“为什么我这几天走下来,每一个咖啡馆里都是无业的利比亚人。”

“我的朋友,你错了。这正是卡扎菲闹的,利比亚人干什么都得宣誓效忠这个‘疯子’,所以有良心的利比亚人基本都会自主创业,做点小买卖,当然还不能做大生意,因为你一旦有钱,卡扎菲家族就会上门,他们会用‘为了利比亚的利益’,强行把公司国有化,最后结果是,这成了卡扎菲的家族财产。”

“没错,是卡扎菲让我们失业的,不是外国人。”

这已是连续第三个上午,Ja排在这长长的队伍里。望着止步不前的人流,他有些埋怨着自己的同伴起床磨蹭,然而,即便是排在队伍最前面的Rajpun,也只是无奈地坐在位子上,颠来倒去地数着那10张5元面值的利比亚第纳尔。

利比亚商业与发展银行班加西分行的西联柜台,是目前整个利比亚“解放区”唯一还能与外界进行正常资金往来的地方,这些在战火中选择留下的外籍劳工,在月初领到薪水后,正焦急地等待着互联网接入服务顺畅,以便能把钱及时汇回家乡亲人手里。

事实上,班加西上演的这一幕在整个中东地区并不鲜见。在整个阿拉伯世界里,包括中国人、东南亚人、南亚人在内的亚洲各国外籍劳工,挤占了传统的中东劳务输出国市场,约旦、埃及这些劳务输出大国因此面临更大的就业压力。据总部位于开罗的阿拉伯劳工组织报告,从摩洛哥到海湾国家,阿拉伯语世界失业人口数量超过2000万。阿拉伯劳工组织警告说,如果缺乏实实在在的就业增长,那么失业人口有可能在2020年以前膨胀到1亿以上。

而此次波及中东的示威活动,一定程度上是该地区缺乏就业机会引起的仇恨导致的。

留守利比亚:“在班加西待了3年从未回过老家,利比亚人待我像亲人”

Ja来自马里,Rajpun来自孟加拉,队伍里还有菲律宾人、印度人、苏丹人、巴基斯坦人,从上午9点银行所在的发展大楼一开门,他们便蜂拥进来,从银行正门口一直蜿蜒曲折排到大堂阶梯前,他们并不怎么关心利比亚时局,对于究竟是卡扎菲会赢,还是叛军会胜,满不在乎,Ja只是对东方早报记者嘟囔着:“打倒卡扎菲。为什么要断网,搞得我已经连续请了三天假,就是为了能把钱汇出去,我老婆就靠我这份工钱养7个孩子。”

西联柜台上午10点开门,汇款操作员Anis对着电脑发呆,“看来今天又没戏了,你们明天再来吧。”然而直到12点,银行午休时分,外籍劳工排成的长龙久久不愿散去,他们抱着一丝希望坚守着,“为什么不像其他人那样撤?首先回国不一定能找到工作,其次我现在也回不了国,孟加拉政府让我们自己掏钱买机票,可我买不起。再说了,利比亚人对我们都很好。”Rajpun说完,他的工友们也都摇着头表示肯定。

建筑工人、环卫工人、护士、英语教师,这些是外籍劳工最常在利比亚谋得的职位。

Rajpun就是一名焊接工,他现在一家利比亚民营建筑公司工作,每月能拿到350利比亚第纳尔(约1900.65元人民币),自己洗衣烧饭,因此到了月底总能省出200利比亚第纳尔(约1086.09元人民币),“如果我在吉大港(孟加拉国第二大城市以及第一大港)找相同的一份工作,我每月最多也就能拿到50利比亚第纳尔(约271.52元人民币),如果算上生活开销,那一个月下来一分钱都省不下来。”

Rajpun在班加西已经待了3年,从未回过老家,“利比亚人待我就像亲人一样,我有几个亲戚在卡塔尔、阿联酋打工,虽然他们收入比我这里更高一点,但我跟他们聊天下来,还是觉得这里富有人情味,那里对于南亚人的歧视,十分露骨。”

谋生利比亚:“利比亚当地人基本自主创业,不愿宣誓效忠卡扎菲疯子”

如今,在盛产石油的海合会6个国家(包括科威特、沙特阿拉伯、巴林、阿曼、卡塔尔和阿联酋),总共有超过1500万的外籍劳工,其中1100万人来自南亚次大陆,在产油国家的雇主眼中,雇用南亚人有好几个优势——很多南亚人专业技术过硬,英语也好。在依赖服务业的经济体当中,会说英语是一个卖点,而且南亚人更容易解雇、也很容易打发回家。

班加西Cafebreak咖啡馆老板Gamal是阿尔及利亚人,为了欢迎早报记者前来采访,专门把他店内高高悬挂的液晶电视频道从半岛台换到了CNN。

“都是卡扎菲闹的,卡扎菲军队把监狱里的犯人都放出来了,就是为了制造紧张局势。”Abdel是咖啡馆的常客,他用香烟指了指咖啡馆里每一个人,“我们利比亚人根本就没觉得外籍劳工有什么不好的,他们干的活本来就是我们自己不会干,也不愿意干的,他们为我们国家做出了巨大贡献,我们感谢他们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伤害他们,只有卡扎菲才会挑拨利比亚人和外国人的关系。”“也许其他国家的游行、示威、起义都多多少少跟就业有关系,但在利比亚绝对不是,我们是纯粹为了自由,跟工作没多大关系。”

坐在班加西Cafebreak咖啡馆里,Abdel手机铃声始终不断,“你瞧,这是我的好朋友Hassan打给我的,他是埃及人,在这里当医生,我们在一起就像是兄弟,再说了,我现在还在一家阿尔及利亚人开的咖啡馆里坐着。利比亚国家很大,人口却很少,我们国家无论革命前还是革命后,劳动市场都足够庞大,完全装得下利比亚人和外国人的就业机会。”

“那为什么我这几天走下来,每一个咖啡馆里都是无业的利比亚人?”记者反问。

“我的朋友,你错了。这正是卡扎菲闹的,利比亚人干什么都得宣誓效忠这个‘疯子’,所以有良心的利比亚人基本都会自主创业,做点小买卖,当然还不能做大生意,因为你一旦有钱,卡扎菲家族就会上门,他们会用‘为了利比亚的利益’,强行把公司国有化,最后结果是,这成了卡扎菲的家族财产。”

Abdel说完,赢得咖啡馆内一片掌声。“没错,是卡扎菲让我们失业的,不是外国人。”撤出利比亚

“找不到一家清洁公司承包市容卫生,因为埃及人早就逃走了”

巴基斯坦人Rasman也是这么认为的,他原先在巴基斯坦拉合尔一所大学读的是石油勘探专业,自称是一名“天才”的工程师,然而,当他买了飞机票前来利比亚第二大城市班加西,他却发现卡扎菲并不允许外国人在利比亚进行石油钻井工作,“我只能改行当了英文老师,我希望临时政府获胜后,能够改变用工政策。”

利比亚临时政府工作人员Laila女士告诉东方早报记者:“利比亚人民一如既往地欢迎外国劳工,繁荣的新利比亚离不开世界各地勤劳的人们。”

的确,利比亚临时政府现在面临的一大尴尬就是找不到一家合适的清洁公司承包市容卫生,班加西所有这类公司都关门打烊了,因为员工大部分来自埃及,他们早就逃走了。

联合国难民署发言人爱德华兹3月22日在日内瓦对媒体表示,在利比亚东部的德尔纳、图卜鲁克等地大量利比亚难民被迫逃离家园,寻求安全场所避难。根据埃及方面提供的数据,仅20日一天,就有超过3000名难民抵达利埃边境。其中,1560人为利比亚人,1344人为在利比亚生活的埃及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