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辛德勒名单》中80个难忘的经典影像片段

《辛德勒名单》中80个难忘的经典影像片段

NO.00-[即将来临的黑夜]

一个普通的犹太人家庭在低声吟唱着圣咏曲,微弱的烛光渐渐熄灭,一缕白烟缓缓升起,慢慢变成火车轰鸣的烟雾…影片字幕:1939年9月,德国武装在两个星期内击败了波兰军队。下令犹太人登记全家人口,重新安顿集居到各大城市,每天有一万多犹太人从乡村抵达克拉科夫。

NO.01-[优雅俊朗的企业家]

酒会中,伴随着悠扬的小提琴乐曲,高大俊朗的辛德勒(利亚姆.尼森 饰)优雅的抽着烟,望着不远处邻座的女子,眼光深邃。其实,他是在打探着女郎身旁的德国纳粹军官,做为一名德国企业家,辛德勒无时不刻不在寻找着挣钱的机会。

NO.02-[充满魅力的辛德勒]

德国军官看着派去打探的手下居然和辛德勒坐到一块儿,于是亲自上前:“他在搞什么?”。辛德勒亲切的拉着他的手很绅士的说:“这种地方怎么能让女士没有护花人?”,并挽着女人的手说:“各位,男士伏特加,而女士呢?”。风度翩翩、出手阔绰,言谈举止极富感染力,这使得辛德勒短时间内和在场的德国军官们建立起了“亲密”的友谊。

NO.03-[左右逢源的商人]

贵宾留席的主人,一名德国高级长官到来,看到这个场面,不解的问待应生:“那个人是谁?”。一会后,辛德勒和长官把酒言欢,并愉快合影留念。辛德勒的个人魅力非常吸引人,不光吸引女士,也包括男士。在交际场合的熟练老道,使的他在商场上也是左右逢源。

NO.04-[临时的犹太人参议会]

德国士兵涌进波兰城市酋登拉特,大量的波兰犹太人在市政厅门前排队等候。影片字幕:“犹太人参议会,由二十四位被选举出来的犹太人组成,负责在克拉科夫执行伪政权的命令,包括分配劳役、安顿食宿、排解纷争等”。

NO.05-[“我并不工作”]

辛德勒到临时参议会找犹太人史丹(本.金斯基 饰)商量合作开厂事宜,史丹问:“他们出钱,我出力,请问…你呢?”,辛德勒轻松的回答:“负责公司的公关、宣传,我的专长是形象设计,并不工作(Not work,Not work,说了两遍),搞门面工夫…”,做为唯利是图的商人,他只关心如何快速、有效、安全的挣钱。

NO.06-[犹太人的最后期限]

街道上全是流动的人群,影片字幕:“1941年3月20日,进入犹太人区的最后期限,44/91号布告建立了维斯拉河南岸犹太人封闭区,犹太人被强迫居住在这个关起来的区域,所有从克拉科夫及其附近地区的犹太人被迫离开他们的家,并被集中到一个只有16个居住方块的区域”。

NO.07-[“再见,犹太佬!”]

一个个犹太家庭在德国军人的监视下,默默的收拾细软。街道上非犹太种族的孩子们用石块向犹太人扔去,一个小姑娘眼里充满了仇恨与轻蔑,嘴里大声的喊叫着:“再见,犹太佬!”,与此相对应的是,大多数犹太人选择了沉默。

NO.08-[伪造的蓝卡]

德方对犹太人进行职业鉴别,某个大学教授面对德国军方抱怨说:“我教历史、文学怎么算不重要?”,好心的史丹连夜为他伪造了一份五金磨工的职业证明,在他即将被装上卡车运走前拉过他,交到他手里,教授违心的承认自己是五金磨工而获得象征着暂时生存的蓝卡。

NO.09-[面试打字员]

辛德勒为他的德国珐琅工厂面试打字文员,前几个年轻漂亮的女子虽然打字技术差,他一再向前挪着身子,并幽雅的托着下巴“深情凝望”,其间还帮着一位行动笨拙的女子换行,可后面在某位年纪较大但技术娴熟的妇人面前,他却端坐着望向别处,丝毫没有任何兴趣,从这一侧面也说明了辛德勒的本色风流。

NO.10-[“我更需要会计”]

辛德勒对史丹说:“家父曾说过,人生所需者有三:高明的医生、宽大的牧师、聪明的会计。前两者,我很少与其打交道,不过,第三者…”,言下之意是他身体健康、不迷恋宗教,但热衷于经商之道,辛德勒是个标准的商人。

NO.11-[“那个人是独臂的,有什么用?”]

辛德勒工厂的效益蒸蒸日上,一天,史丹告诉他有个叫鲁荣斯坦的技师,想感谢他的录用。辛德勒出于礼貌会见,却没想到居然是个独臂的老人,于是他怒气冲冲的质问史丹:“那个人是独臂的,是吗?有什么用?怎么用?”…这时的辛德勒的确是个标准的商人。

NO.12-[“我是个重要技工”]

工人们走在下班的路上,不料沿途被德国军人强迫铲雪,刚才向辛德勒致谢完后心情愉快、哼唱着歌儿的独臂老人却被微笑着拉过一旁,是的,两名纳粹士兵脸上带着微笑,独臂老人知道事情不妙,试图解释:“我是个重要技工,我是辛德勒的雇员…”,微笑的军人一枪击毙了他。睁大眼睛的老人脑后流出的血液浸染了雪地,雪是白色的,血却不是红色的。铲雪中的工人们没有人抬头,一切都是在平静中进行。

NO.13-[“你叫什么名字?”]

工厂会计史丹因忘记带工作证而被装上火车,辛德勒前去营救,受到德国军人的阻挠,他先问记录员:“你是文员,叫什么名字?”,又问闻讯赶来的德军官:“你叫什么名字?”,德军官感觉受到了侮辱,轻笑着报了全名后反问他,辛德勒轻描淡写的说:“两位,万分感谢,我可以保证,月底,你们俩将调去南俄罗斯,再见”,然后继续寻找史丹。在辛德勒大叫着“史丹”的声中,记录员与德军官也同样卖力的喊相同的名字。这段戏拍的很讽刺。

NO.14-[桌上的金牙]

车站货仓里,工人们正在挑拣着堆积如山的货物给其分类,这些都是火车上被运走的犹太人的,当然,这些对于它们的主人来说已经没用了,因为他们踏上的是一辆死亡列车,即将开往屠宰场……一名黄金鉴定师望着倒在桌上的一大堆金牙,面色呆滞,因为他知道,一颗金牙代表着一个生命的终结。

NO.15-[明确的化分]

“犹太人城”:1942年冬天,克拉科夫犹太人区,波兰人与波兰犹太人这时已经被明确的化分开来。

NO.16-[A区与B区的分别]

新来的司令官阿曼·歌德上尉(拉尔夫.芬尼斯 饰)在吉普车上听着下属解释:“这条街道将犹太区分成两半,右边,A区,公务员、生产工人之类;左边,B区,多余的劳工,老弱残疾…”,A区,B区,哪个会是天堂,哪个会是地狱?

NO.17-[挑剔的德国司令官]

歌德上尉视察建造中的普瓦索夫集中营,挑中了没做过佣人的海伦做他的佣人,原因是:“别人的女佣我没兴趣,懒的矫正她那些陋习”。

NO.18-[Today is history]

歌德上尉在广场发表了他的“就职演讲”:

“今天,是历史时刻,今天将长留青史,许多年后,年青人将以敬佩的心情谈起今天的事。今天,是历史时刻,六百年前,欧洲大瘟疫,死人无数,犹太人被指为祸端,当时的波兰国王,批准犹太人前来克拉科夫市,他们来了,源源而至,一车车行李,落地生根,发展起来,在企业、科学、教育、艺术等各方面…他们来时赤手空拳,一无所有,然后昌盛繁荣。六个世纪以来,犹太人,盘据着克拉科夫,你们不妨想想,由今晚开始,这半个世纪的事迹,将成为流言,可视为从未发生过…今天,是历史时刻”。

NO.19-[屠杀前的准备]

画面中出现字幕:“1943年3月13日,准备屠杀犹太人”。事实上,入侵波兰后,战争的进程深入使得希特勒不再满足于驱逐、分隔犹太人,而想实行“彻底”的种族灭绝,于是,被称为“最后解决”的大屠杀开始了。除了党卫队特别行动队自身外,还有募招当地警察和反犹的极端民族主义分子,带头的还往往是些教员、医师或教士之流。他们的残暴比德国人有过之而无不及,不得不说是波兰人的悲哀,或者,是人类的悲哀。

NO.20-[塞进面包里的手饰]

当穷凶极恶的德国士兵们咆哮着闯入居民楼时,在平凡的一个家庭里,母亲正把一些金银手饰塞入面包让家人各自吞进肚里。因为,她可能还在想着行动结束后不应该让家庭财产得到流失。

NO.21-[死亡与微笑]

德国士兵一边将年迈的老者推到地上一枪打死,一边微笑着哄那因失去丈夫而痛哭的老妇人怀里的小孩子…他们是什么,是地狱来的魔鬼吗?

NO.22-[“你差点儿打到我!”]

街道上,德国军人正在检查蓝卡,一个孩子由于看见父亲被德国兵大声训斥而“过份”害怕跑了出去,德兵抬枪欲射击,父亲拼尽全身力气阻挡,被当场打死。两名德兵架着他的儿子回来,砰的一枪击穿身体,就在他母亲的眼前……旁边的德国兵过去怒喝,观众还以为他会训斥杀害小孩子的行为,谁知他竟然高声指责同伙差点打到他---残忍之极,简直令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NO.23-[善意的投毒]

诊所的大夫将毒药掺进水里喂垂死的病人喝下,随后德国兵闯进来向他们的身体扫射,但病人们已经安静的死去,医生们这么做是为了不让他们遭到痛苦。

NO.24-[同样的年轻人]

诊所外的年轻医生哀求让年轻的女病人获得治疗,同样年轻的德国士兵没有丝毫犹豫一枪将女病人的头打烂,头颅迸出的鲜血和脑浆喷了医生一脸一身。

NO.25-[“不,这里已经没有地方了”]

老妇人杜斯纳带着女儿趁乱逃到阁楼上,谁知躲在其中的人只允许她女儿丹卡一人下来,她百般恳求也不济于事,强烈的母亲天性让她忍住害怕,安慰女儿:“别动,留在这里不要乱闯…”,在女儿大声的叫喊声中她看着地板慢慢的合上。

NO.26-[二根手指的军礼]

一个年青人从下水道钻出来,却碰上德军,他急中生智,装做收拾散落在街道上的行李,并用二根手指向歌德上尉敬礼,引得刽子手们一阵狂笑,暂时侥幸躲过一劫。

NO.27-[“片刻的生命,终归是生命”]

被小孩儿亚当藏在楼梯下的杜斯纳,却看见本已“安全藏起”的女儿跑出来奔向她的怀里,刚刚经历了生死离别的母女二人紧紧的搂在一起,母亲说:“片刻的生命,终归是生命”。

NO.28-[黑与白间的一点红色]

在山头上骑马驻足的辛德勒静静的看着下面异常混乱的街道,在黑白颜色的人群中,一个衣着红色的小女孩儿在其中快速的毫无目的穿梭着。值得一提的是,全片只有两种色调,黑与白,所以,这个红衣小女孩儿显得特别的醒目。在由童声合唱组成的低沉背景音乐中,小女孩儿身上的红色代表着生命,尽管它看上去是那么的脆弱。

NO.29-[节省子弹的好办法]

大楼前,德军将几个犹太人排成一串,一枪就全部打死,充分展现了帝国精英们杀人的高效率性。山头上的辛德勒望着这一切,脸上以往的优雅被莫名的表情所占据,眼晴里尽是茫然。

NO.30-[诊听器]

夜里,德军找来大夫,持医用诊听器来勘察楼层夹缝中是否有人藏匿……诊听器本来是给人以生的希望,在这里,却带来了死亡的信息。

NO.31-[“完美的合弦”]

经过搜查,德军发现了白天躲在窗帘后的一群犹太人,冲上去一阵扫射,黑暗楼道里闪着刺眼的白光,那是死亡之光。就在这充满了血腥味道的人间地狱,一名军官竟然“饶有兴致”的弹起了钢琴,琴声急速而短促,和密集的机枪扫射声构成了一道“完美的合弦”,两个德国兵闻声而来,却讨论起弹奏的是巴克还是莫扎特。静静的城市,只有射击声与钢琴声来回作响…静静的城市,死一般的城市。

NO.32-[歌德上尉的晨练]

早晨起来的歌德上尉光着上身,居高临下望着操场上列队的犹太人,拿起狙击枪将空地上一名妇女击毙,没有任何理由;四周观望后,又将台阶上的一名妇女击毙,同样,没有任何理由,射杀犹太人对于歌德上尉来说,就像林中打猎时射杀兔子或獐子,没有什么分别。操场上的工人快速的干起活来,唯恐下一个目标会是自己。

NO.33-[“可能是撞针出了毛病”]

普瓦索夫集中营:金属加工厂。

歌德上尉视察工作进度,走到一个老人身边问他是做什么的,老人回答做门铰。他要求老人立刻做个门铰给他看,并掏出手表计时,老人不敢怠慢,快速熟练的做完并看着上尉期待表扬。歌德上尉先是赞赏,然后指着桌上稀少的门铰说:“非常棒,但是我有点不明白,你从今天早上六点起就一直工作,但只有这小小一堆的门铰”,老人没有争辩,他闭上眼晴像小鸡一样被拖出车间,歌德上尉用手枪对准跪在地上的老人头部射击,却因为手枪失灵而再三重试,无奈好像中邪一样,换了几次都无法正常发射。到这儿,仿佛是在上演一出标准的喜剧,但是我想,没人会笑的出,不管口中还是心里。

一个即将被处死的老人歪着脖子跪在地上,没有任何反抗,身旁要取他性命的人却在讨论着如何解决杀人武器的技术故障:“可能是角杆弯曲所致…”…“检查一下撞针…”…“可能是染了铀…”,影片在这里将黑色幽默玩的令人触目惊心,但是,只见黑色,不见幽默。

NO.34-[Him!]

歌德上尉训在操场上斥问是谁偷的鸡,没人敢回答,于是他随便拽出一人枪毙,正当他要杀第二人时,一个小孩低头出列,歌德问他是谁时,出人意料的是,这个哭泣的孩子一指地上的死人大声喊道:“是他!”…真是聪明。

NO.35-[“他坏的可爱”]

史丹因介绍没有技能的老年人到厂里工作,辛德勒知道真相后大为光火,他怒斥史丹道:“人死在所难免,他想杀光所有人,我有什么办法?将所有人送来?行得通吗?送他们去辛德勒那里去,统统送去!他那处是避难所,不是工厂…你知道吗,这很危险,非常危险!”,这时的辛德勒还完全不把犹太人的生死放在眼里,他只关心自己的安危及工厂的效益,并为歌德的所做所为辩护,称歌德“完全是为这个营着想”、“责任重大”、“战争把人邪恶的一面露了出来”、“他坏的可爱”。

NO.36-[史丹的反驳]

史丹面对辛德勒的冲天怒火,平静的诉说他自己听贝基说的一件事:某天,一个人越狱,歌德上尉将越狱人同营的人排成一队,他先杀贝基左边的人,然后枪杀右边的人,将列队的人通通杀掉,25个人,整整25个人,镜头前的歌德上尉面目狰狞,脸上沾满了飞溅血迹……辛德勒听到这些,若有所思。

NO.37-[This…is…P.O.W.E.R!]

上尉别墅,夜晚酒会后的辛德勒与歌德上尉一起在阳台闲聊,歌德因饮酒过量摔倒在地,辛德勒没有去扶,歌德蹒跚的爬起来坐在椅子上问他:“你从来没喝醉,显示出你有非凡的控制力,能控制,就有权力,控制力就是权力”,辛德勒沉思片刻,说:“杀人不是权力,是正义,与权力不同,权力是…有足够理由去杀一个人,但却不去杀,而是赦免。”,歌德盯着他:“我认为你喝醉了”,辛德勒没有理会,靠近他凝视:“歌德,这就是权力,这…就是…权力”。

NO.38-[“算了吧”]

歌德在马厩发现服侍他的男孩失手将马鞍掉在地上,大怒后居然温和的说:“算了吧”,随同的史丹却面带诧色,他不敢相信“暴君”般的歌德会如此“宽待”一个冒犯他的下人。

NO.39-[“告诉她不要再吸”]

操场上,一名德兵正拽着一位妇女的头发欲拉到空地处死,只因为她工作时吸烟,路过的歌德迟疑了一下,说:“告诉她不要再吸”,放了生路,这名德兵在其走后大摇其头,他也不明白司令官今天是抽什么疯了,往常抬手就是一枪,现在却像个善人。

NO.40-[“我赦免你”]

仆人男孩因擦不干净歌德浴缸的污迹而胆颤心惊,歌德告诉他下回用浓酸液,然后说:“走吧,可以了,我赦免你”。歌德盯着着镜子中的自己重复刚才的命令:“我赦免你”。看来,辛德勒昨晚上的话似乎起了作用。

NO.41-[歌德上尉的“赦免”]

被“赦免”的小男孩走在操场上,身边响起了枪声,但没有打中,是歌德,他在用这种方式警告他的仆人吗?这时,拿着帐本的史丹在前行中突然身子一震,走过后的空地上,刚才被“赦免”的小孩已经躺在血泊之中了。相信这一幕会给大家带来极大的震撼,就在歌德逐渐改变处事方式,观众们也在改变对他的看法时,这一枪,把观众们对法西斯那海市蜃楼般的希望彻底打碎了。

NO.42-[歌德上尉的自述]

在地下室,歌德找到女仆人海伦,并向她诉说:“原来你躲在这里来避开我,我是来告诉你,我是巧手的橱具师、熟练的仆人,是真心话。战后,你要写书,我会…乐意替你写。听到楼上大家在寻欢作乐,这里必然显得寂寞。”、“有时,我们俩都是寂寞的”,他似乎像个温温而雅的绅士,向情人述说心曲。但接下来,他又变回了平时的歌德,大骂海伦:“不,我怎么可以同情你?你这个犹太婊子,几乎引诱我上钩…”,随后疯狂的殴打海伦。歌德自知已经爱上了海伦,一个犹太女人,一个像蛇、鼠、虫、蚁般的犹太婊子,他找不到方向,只有籍着殴打她来发泄,狠狠的发泄。

NO.43-[荒谬的传闻]

女工寝室中,一个女工在叙述她所听到的在集中营里发生的骇人听闻的故事:“…火车抵达后,人们被赶了出来,在两个货仓前列队。一个货仓写着“衣帽室”,另一个则写着“贵重品”。他们在那里脱掉衣服,一个犹太小孩用绳把他们的鞋子绑在一起,士兵剃光他们的头发,说头发是用来制作东西给潜艇用,人们沿着一条大走廊,被推进密室,门口画上大卫星,并写着“沐浴及氧气室”,党卫军发给他们肥皂,叫他们深呼吸,说是有助于消毒,然后,放出毒气…”。这时,她上铺的一个女工问为什么要给他们肥皂,她回答到:“用来哄他们进去的…”,但这时,很多女工对此持怀疑态度,并不相信身为“极其重要”的劳动力的她们会遭到如此下场,是“荒谬”的。

NO.44-[“腾出地方来”]

某天上午,广播通知全体人员到操场集合,因为刚从匈牙利运来了一批新的犹太人,营中准备检查身体状况,以便把患病者抽出,“腾出地方来-(歌德语)”。

NO.45-[操场上的奔跑者,为了生存而奔跑]

操场上放送着舒缓的音乐,身着白色医服的大夫开始“工作”,全营人不分男女,均脱光了衣服在操场上跑圈,德军看到身体孱弱者就马上拉出来放到另一旁。面对屏幕中满场奔跑的裸体,我的心中没有一丝一毫的色情感,只有彻骨的寒意。

NO.46-[特殊的化妆品]

寝室中的几个女工,为了不显得太虚弱,用针刺破手指,把血染在惨白的脸颊上使其“看起来红润一些”。

NO.47-[法西斯的催眠曲]

这时,德方换了一张唱片,耳畔传来的是一首祥和、温柔的女声独唱,低吟的声调听起来就像是慈祥的母亲在轻轻哄着自己的宝贝入睡,营中所有的小孩子应声合唱着被带了出来。他们手牵着手,天真无邪的笑着,井然有序的走上运输车,他们这次不是去温暖的房间睡下午觉,而将会被带到奥斯威辛…

NO.48-[大喜大悲的落差]

在身体检查中侥幸未被抽出的女工们脸上洋溢着发自内心的喜悦,她们轻笑着穿上衣服、互相祝贺着,场地中升腾着一派欢乐的气氛……但不一会儿,她们却发现自己的孩子们在货车上高兴的向自己挥着手示意,母亲们顿时面如死灰,大声叫嚷着、哭喊着奔向汽车、奔向自己的孩子,但,无济于事…这一切仅仅发生在短短的几分钟里,大喜大悲的巨大落差,仅仅发生在短短的几分钟里。

NO.49-[粪坑里的孩子们]

小男孩奥利趁乱逃出,四处找寻但找不到可以藏身的地方,只好钻进厕所的粪坑里,就是在这个极其肮脏的地方,还躲着四五个小孩。孩子们稚嫩的脸上沾满了污秽的粪水,奥利望着头上的蓝天,那肮脏的空气中还在回响着慈母般的音乐。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