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记得下乡时我是农场的武装基干民兵连长,掌管着枪库的钥匙,里面有15枝半自动步枪。每天晚上我都会到枪库检查一次,并将枪枝偷偷的拿出一枝随身带着。军分区教导队的靶场就在我住的附近,我经常的利用业余时间携带着枪枝自己进入靶场练习射击要领。这个靶场平时没有人训练,晚上只有一个看门的老人,我们经常的见面,很熟的,所以我去他也不管。这年秋天,郊区武装部组织民兵连长集训,我们就在这个靶场训练。半个月后就开始了演习,用车将我们拉到了南山的靶场,周围全是坟地,射击场地就在坟地里。当时打的只是第一练习,一百米有倚拖射击,我们训练时用的是半自动步枪,可是演习时确用的苏式步骑枪,这个枪的后座力比半自动大的多,子弹也比半自动大的多,当时没有在意。以前我没有用过这种枪,以为和半自动的一样,射击时和平常一样,肩窝也怎么没抵实。因为半自动的后座力是1公分的,子弹出火身口(枪口)后产生座力,没想到傍边的人枪响了,吓了我一跳。这枪太响了,等我稳下来我一枪才打了个8环,后座力给我的肩头碰的非常的疼,而且马上就肿了。吃亏大了我,后二枪我打了二个9环,弹着点几乎是在一起。这次最大的损失是我将母亲给我的金笔丢在了坟头边,怎么找也没能找回来。笔是母亲参加渡江战役立功时上级奖励给母亲的,这是我后悔终生的一件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