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回首边防轶事]当过兵的人特别能喝酒

踏进军营的时刻,从学习条令条例中明白,战士不允许喝酒,而干部不允许酗酒。可在新兵连时,常看到排长和班长坐在炉子前,一盅盅地喝着老白干,看着他们因酒精的作用,或怒或笑,或喜或悲,在寒冷的冬天,能有老白干来御寒,是一种莫大的享受。在训练得全身疼痛的时刻,很想用酒来减轻身上的痛楚。可还是新兵的我,只能偷偷在心里想想,根本不敢去碰违反纪律的高压线。

新兵集训结束,我们二十多个巫山和云阳的战友,被军用大卡拉到了荒无人烟的边关,开始了孤独寂寞的戍边生涯。在遥远的边防,到处是白茫茫一片,低矮的营房,坐落在一个小山沟里,没有电,到了天黑时,柴油发电机的声音,打破了边关的寂静。在没有任何声响的地方,柴油机的轰鸣声,显得格外的刺耳。可等到熄灯后,夜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静得让人心悸。当无边的黑暗向我涌来,内心深处最柔软的角落,对家和亲人的思念冉冉升起,在无数次的叹息声中,度过了一个又一个苍白的日子。

边防线上的冬天好冷,特别是独自一人在哨位上时,那种寂寞和孤独铺天盖地向我袭来,压得我喘不过气!而寒冷也如寂寞的孪生兄弟,在我心中最空虚最无助的时刻,眷恋和光顾着我,吞噬着我那不堪重负的心。手持钢枪,望着天上那轮月,缺了圆,圆了缺,感觉心里是那样冷,就如天上的冷月。很想能借酒来麻醉自己,让自己一醉方休,以解思乡之苦。

在这样的环境里,在孤苦伶仃的时刻,酒,便成了边防军人最好的朋友。条令条例虽规定战士不允许喝酒,可在这了无人烟的边关,在寒气逼人的时刻,战友们开始小小的违规。上士下站去采买时,我们总会托他帮忙买点酒,不让干部发现,几个战友在一起以酒消除思乡之愁。在我们边防连,可以说没有一个战友不会喝酒。

刚到边防的时候,我连的连长和副连长的酒量在全团是出了名的,记得当时有句顺口溜“左一瓶,右一瓶,就是喝不倒李*屏”。李*屏就是我们当时的连长,而副连长是蒙古族,酒量和连长相差无几,近六十度的白酒,当时记得他们能喝近两斤不醉。连长和副连的军事素质也不相上下,二人是很好的朋友,常在寂寞的边关,切磋着酒量和军事技能。不知是受了他们的影响,还是寒冷的天气和寂寞的心情,战友们也开始和酒“亲热”起来。由于在家我读初中时,便住在酒厂里,常和酒打交道,受酒厂工人的影响,多少也能喝点。随着军龄的增长,便开始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其他方面还好,就是在喝酒方面,控制不了自己。连干部也知道战士喝酒,但在荒无人烟的边关,即使喝醉了,也不会出什么大事,索性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偶尔也会在军人大会上强调不放喝酒,可也只是打打雷,不下雨。

一砣盐水煮肉一瓶酒

边防的条件艰苦,由于连队没有多少菜地,连队伙食很差,时常盼望能逢年过节会餐吃肉。可还是很难过足瘾,对肉的渴望不亚于对异性的思念。我的老乡凤翔,从新兵连到边防后,和我分在一个班,睡在我旁边,中间隔了一个过道,常常在一起吹牛聊天,这种快乐的日子只持续了个多月的时间,后来他调到了炊事班,虽然不在一个房子里住,可我们的感情比平时更好,更铁。他常常给我开开小灶,其实就是放点盐煮熟了的瘦肉,偷偷地给我一砣,大约有三四两重,他会在我站哨时,拎着那肉和酒,陪我在哨位上,吃肉喝酒,陪我度过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光。那时真觉得就是人间美味,在酒足肉饱的时刻,也就快到了下哨的时间。每次当给养车从博乐来时,我就会在当晚吃到水煮砣砣肉美妙的滋味。那种香味让我回味无穷,现在无论怎样做来吃,都没有当时那美妙的感觉。有时没有酒了,他便来到哨位上,望着我吃着香喷喷的盐水煮肉,一直这样陪伴了我近两年,直到我离开边关。

在我离开边关没有多久的日子,战友凤翔在寒冷的冬天进行五公里越野时,由于温差太大,他又特别好强,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了人生最后的冲刺,突发脑溢血,将青春永远定格在了十八岁!当烈士的遗体运到博乐团部时,才分别几个月的我无论如何也不相信,我们居然会以这样的方式相聚!阴阳两隔。我和其他几个巫山战友含泪为他擦干脸上的血迹,怀着无比悲痛的心情将他送到了异乡的土地,一杯黄土,掩盖了战友年轻的一生。在战友的坟前,我将酒洒在地上,战友的音容笑貌在泪花中闪烁。。。

今生再也不能和他对酒当歌了,这么多年过去了,可想到他时,心中的那种疼痛遍及全身。

一个冷馒头一瓶酒

边防连队的训练,虽远在边关,还是严格按照训练大纲施训,很苦很累,特别是在器械训练时,我感到了太多的压力和无奈,每当自己完不成任务,看着排长铁青又不便发作的脸,心中很是难受!在训练之余,常常和云阳的战友志远一起去加班训练,比别人付出的都多,可最后收效甚微,压抑的心情,无以言表。而作为和我有着相似经历的志远,同样承受着一样的压力,在许多战友和当官不屑的眼光中,同病相怜的两个人,走到了一起。

哨位上成了我们聊天的地方,和志远在一起诉说着心中的苦,记得最清楚的一次,由于没有任何下酒菜了,志远便偷偷地钻到炊事班里,拿了一个冷馒头,提着一瓶白酒,我和他坐在地上,望着天上的明月,咬一口馒头,喝一口酒,在酒精的作用下,发泄着心里压抑已久的心事。很想用酒精用冲淡心中所有的忧愁。

退伍时,本以为巫山和云阳相隔不远,随时都会相见,可为了生活面奔波,竟然十八年过去,也没有志远的消息,不知他现在可好?

几个老乡在坑道里喝酒

酒贯穿了我整个的军旅生涯,陪我度过了无数个孤独和寂寞的日子。在边关,经常和战友在一起喝酒,有一次又到我站哨时,巫山的战友当文书的龙,在连部当通信员的宇,当卫生员的红,还有战友林。将我从哨位上喊下来到卫生室红的住处,打开坑道盖子,将酒和下酒的花生等,拿到下面,在下面用电台报废的电池照明,五个人坐在坑道里,慢慢地在一起诉说思乡之苦。

在一起生活了一年多的战友,有了很深的感情,喝酒时就是用漱口杯子,倒满后,不用劝,全凭自己的能力,能喝的一口多喝点,不能喝的少喝点。我喝一口后,递给下面的战友,然后一圈一圈的转,边听战友诉说,边吃东西,边喝酒。个多小时的时间,四五瓶的白酒全都流入了我们的愁肠。借着酒精的作用,我们也和新兵连的班长一样,或哭或笑,或乐或悲,战友情谊在一次次的酒精中得到升华。可相聚的时间总是稍纵即逝,没多久我们就又分开,宇调到团部给团长当公务员,而林则调到了后勤生产基地。看着战友们一个个离开边关,我的心也开始波动起来,没多久,机会来了,我给林去了信,让他帮忙将我从边防调到生产基地,而生产基地的负责人就是我们的老连长李*屏,没费什么力,我就顺利离开了边关,又和林及宇经常聚会在一起。只是少了龙和红的参与。

命运往往就是那样捉弄人,龙在人生最美好的年华,患直肠症于2006年9月去世,永远离开了我们,离开了他曾经那样热爱的军营,抛下了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孩子,无情地离开。现在每当我端起酒杯时,时常怀念我们在边关度过的艰难岁月,时时想起牺牲的战友,不知他们在天堂里,是否还有酒为伴?

告别军营伤心的酒

当接到退伍的命令,本是自己期待的结果,那一刻,心中还是有许多的不舍,生活了一千多个日日夜夜的第二故乡,马上就要离开它的怀抱。回到生我养我的故乡,我和生产基地的巫山战友四人穿着便装来到餐馆,最后一次在博乐喝酒,那天,熟悉的四川老板娘,知道我们就要离开博乐,专门来陪我们喝酒,我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也不清楚战友们喝了多少,只知道自己还想喝!还想喝。想将对军营的思念,全都装在自己的肚子里。。。喝醉了的时刻,我们四人扶在一起,跌跌撞撞地往驻地走去,不顾路人好奇的眼光,边走边唱着据说是从前团里的一个副政委转业前填的一首歌“博乐恋”:

当我离开博乐的时候,心中充满无限依恋,我要永远把你牵记,三年青春在此度过,博乐啊博乐啊,你是我的第二故乡,远方家乡把我养育,博乐使我成熟长大。

阿拉套山是雄伟的山,我再不能把你陪伴,长长的巡逻线,行行脚印都是我思念,博乐白( 博乐白是博乐生产的白酒)是我的好朋友,为我解去无数忧愁,思乡的情,思母的泪,有你我会忘记一切。

博乐姑娘啊博乐姑娘,不要怨我无情无义,你的多情我永远牢记,只是军纪不允许,车儿啊你慢些开,让我再看博乐一眼,不知何年不知何日,才能重返博乐的身边,不知何年不知何时才能重返博乐的身边!

在冰天雪地里,我们四人就那样摇摇晃晃地扯着喉咙唱着,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歌声在寒风中飘荡,每个人的脸上一行冰冷的泪水轻轻地滑落。。。

喝酒的由头还有许多,在此我不一一细说,希望当过兵的战友,将你们的亲身经历说出来,与大家一起分享!

十八年过去了,回到故乡的我们,开始了新的生活,历经了无数次的变迁和波折,虽然同在一个地方,各自都有自己的事情,很少能聚在一起,重温当年守边时的喝酒场面。很想回当年守卫的边防看看,只是去了,也已经物是人非,曾经在一条战壕里的战友,再也没有机会全部相聚。也许几十年后,在另一个世界,我们还会重逢,那时,我们一定要好好的喝酒,喝酒。。。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看到楼主的新作赶来支持一下,楼主说的没有错,在边远地区驻扎的部队基本上都比较能喝酒,只是分场合地点,工作时绝对滴酒不沾、尽职尽责,这是军人本色。到了酒场上绝不含糊,尽显男儿豪气,这同样是军人本色。我在雷达站服役,常年驻守深山,和边防差不多,很寂寞也很艰苦,所以逢年过节只要不战备值班,通常是允许喝酒的。

来说说我的几次有代表性的喝酒吧。

第一次,当兵以后第一个春节,当时还在新兵连,进食堂后每个餐桌上摆了四瓶啤酒。不过大家没动几筷子就都掉眼泪了,毕竟都是十八九岁的孩子,每逢佳节倍思亲。

第二次,八一建军节,当时是每个桌子上摆了六瓶酒,但是我们当天没有值班任务,喝光了可以再去拿。那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喝多,有腾云驾雾的感觉,而且第一次和班长大声说话,质问他平时为啥训我训的那么狠,哈哈,之后提起来我还不好意思。

最后一次,复员前夜。那次真是敞开了肚皮喝,本人是因为受伤加部队整编所以提前退役,当时伤还没好利索。不过几个战友在一起没啥顾忌了,喝多了就睡,第二天上火车回家,回家继续养伤就是了,喝几口酒也死不了。两瓶白酒一箱子啤酒加上一大瓶葡萄酒,三中全会。我们都喝多了,尤其是我,醉得一塌糊涂。回家以后战友通信说我那天喝多以后先是笑,说终于可以回家了,然后是哭,哭着说不想走。这些如果放到刚当兵那会儿我信,但是现在我不信,我总觉得当兵的爷们儿哭是一件很丢脸的事,退伍了也一样。

当兵的不是全都能喝酒,但是有喝酒的机会也绝不丢松,有句话说的好,通过酒品看人品。

军人喝酒,说得直白些,酒壮英雄胆,二两酒下肚扛枪上战场绝不含糊,这是战争时期;借酒消乡愁,在普天同庆、万家灯火的节日,我们守在岗位上,喝上一杯酒,祝福家人、朋友和战友,然后继续为祖国站岗放哨,这是和平时期。

52楼br218

新疆的冬天天气没5元的铁骑王真他吗的日子不好过,装一水壶,弟兄们偷偷摸摸分着喝,很怀念部队的日子

看了你的故事,让我想起了军队日子,想喝蓬莱阁,饯桥75度了,20年过去了

55楼c先生

老战友又想起了往事,当过兵的是否真能喝酒且不去论了,能喝不能喝都不是孬种,一口缸的酒转一圈就会见底,不能喝的自会少些,这样的日子也曾经历过的,有时也会炊事班的战友弄些下酒菜喝个痛快,一瓶白酒我喝不完,一瓶葡萄酒(新疆产的,具体厂家记不清了)是没有问题的,红葡萄酒或白葡萄酒都很好喝,战友们时常在夜里偷偷的到外边菜地里去喝,因为看菜地的战友是老乡,很多次喝的半醒半醉,听到熄灯号也不想走,也走不了,呵呵,年青时的记忆了,最美的青春留在那里了。那个荒凉的戈壁滩,如今想起仍是那样的美好,让人留念。

军人对酒确实有着很深的情节,当兵时喝酒就不多说了,前些日子我一个战友的儿子结婚,我们一些战友聚到了一起,有些是退伍二十年后第一次见面,见面后都很激动,最后就一句话,“今天想喝醉”我的眼泪流下来了。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