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已拜读]中国脊梁之殇----壮哉川军!

中国脊梁之殇----壮哉川军

最近看完了建川博物馆的非常记忆一片心情非常沉重,首先必须由衷的感谢樊建川先生为我们挽留住了那些几乎快要封存或者消失的记忆,正是那些沉重的记忆为我们还原了那些惊心动魄的历史!

还记得两年前为汶川大地震捐款发生的事情,一位同事发表了他的言论,看你们四川又要靠大家施舍了,说实在当时要揍扁他的心思都有,当然这样做显然是不明智的,揍这样的人实在是脏手!说出这样的话只能是因为他的无知无德,所以我不能跟他一般见识!

根据何应钦《八年抗战经过》一书中的记载,据不完全统计在抗日战争中,川军累计阵亡263,991人,失踪26,025人,负伤356,267人,伤亡人数占全国官兵伤亡人数的五分之二 。其中包括李家钰、饶国华等高级将领4人先后在抗日战场为国杀身成仁,校尉级军官牺牲的更是不计其数 。抗战期间四川的征兵额达到302万5千多人;为完成抗战军用机场的修建,川人服工役的民工总数达300万以上;粮食是抗战的主要物质条件之一,而四川供给的粮食总数在8000万石以上,四川供献于抗战的粮食占全国征粮总额的三分之一,而后“征购”与“征借”亦自四川始;此外各种捐税贡献,其最大的一部分也是为四川人民所负担。仅从这些简略的统计,就可以知道四川人民为正面战场贡献了多少血肉、多少血汗、多少血泪!在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候,川军将士以他们的血肉,为中华民族筑起了新的脊梁,对于他们的功绩,无论怎么评价,都不能说是过分!

川军抗战异常艰难,装备低劣,建制不全,在得到命令以后兵分三路。一路为由贵州出发直接奔赴“淞沪战场”的杨森的二十军和郭汝栋的四十三军;一路是由刘湘率领的由长江顺流而下参加“南京保卫战”的二十三集团军(下辖二十一、二十三两个军)。而翻山越岭沿着剑门古道北上的则是邓锡侯所率领的二十二集团军。当年川军出川,除了刘湘部因为要参加“南京保卫战”是顺江而下的外,其余两支部队基本上全是靠走,历时一个月多月行程数千公里,饥寒交迫,用双腿走到抗日战争第一线的,给养跟不上,地方军队又不给补给,都寒冬腊月了还穿着草鞋单衣,因为伤病减员非常厉害,但是川军从不怨天尤人,为了保卫祖国默默承受无数的屈辱。

在像叫花子一样被其他军阀踢来赶去后,总算进入正题台儿庄战役中,122师师长王铭章奉命苦守滕县。日军主力矶谷师团以重炮飞机猛攻。弹尽粮绝之际,王铭章依然在县城中心指挥残部顽强抵抗,腹部中弹踉跄倒地。部下扶他,王铭章叫道:“不要管我,老子死在这里痛快!”日军怪叫冲来要抓“大俘虏”。周身血糊糊的王铭章,挣扎着高呼“杀敌,抗战到底啊!”他用枪口对准自己脑门,“砰”一声枪响……受重伤的300多川军官兵,不愿被俘受辱,他们大叫:“小日本必亡!”这些战衣破裂、伤痕累累的中国军人,以手榴弹爆炸,消失在烟雾中……指挥“徐州会战”的李宗仁后来在回忆录中写道:“若无滕县之固守,焉有台儿庄之大捷!”“滕县一战,川军以寡敌众,不惜重大牺牲,阻敌南下,完成了战斗任务,写出了川军抗战史上最光荣的一页。”“八年抗战,川军之功,殊不可没!”毛泽东挥毫写挽联哀悼王铭章:“奋战守孤城,视死如归,是革命军人本色;决心歼强敌,以身殉国,为中华民族争光!”

1937年10月后,淞沪战役广德战场,23集团军145师中将师长饶国华的部队,战斗尤为惨烈。饶国华离川时对家里人说:“我此去,为国而战,义无反顾,我万死不辞!” 日军发起总攻,倾泻成千上万吨的炮弹、炸弹。饶部苦战三昼夜、伤亡极惨重。饶国华说:“前人史可法曾说过‘以城为殉’,我誓与广德共存亡!”11月30日晚,饶国华举枪自杀、慷慨成仁,年仅44岁。饶国华忠烈殉国后,国民政府明令褒扬,追赠为陆军上将。1983年9月,四川省政府追认饶国华将军为革命烈士。

1938年1月20日,汉口“万国医院”。中将参赞黄罔走进病房,凑在第七战区司令长官刘湘耳边汇报:“甫公,川军按你命令反攻,不怕牺牲、前赴后继,收复芜湖指日可待了!”刘湘睁眼喃喃说:“打、打得好……”但马上昏过去了。1月20日刘湘与世长辞,年仅48岁。清理遗物时,发现刘湘曾在一张纸条上写有:“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刘湘还留有遗嘱:“余此次奉命出川抗日,志在躬赴前敌,为民族争生存,为四川争光荣,以尽军人之天职。不意宿病复发,未竟所愿……”,几乎半数川军高级将领为国捐躯!

前线战事惨烈,后方也不得安宁,日机疯狂轰炸四川,22500余人被炸死,26000余人被炸伤,财产损失难以统计;仅1940年,成都就被日机轰炸9次;150万四川民工参加了修建成都及周边机场。

1940年9月后,重庆正式定为中国战时的首都(陪都)。日本对四川的轰炸前后持续了6年多,四川人承受了巨大灾难。

共产党的川军

到这里很多人也许要问,那些都是国民党里面的川军,共产党里面的川军不咋的嘛!实际不然,红四方面军其实就是悉数的共产党川军,也是红军陕北会师以后红军中最大的队伍到达会宁后还有2万多人。非常悲惨的是5五个多月以后,这只最具战斗力的军队在给养弹药缺乏,数倍于己的残酷敌人进行惨烈战斗后损失殆尽,究其根本是死于党内斗争。

1936年10月下旬,奉中央军委命令为执行旨在打通国际路线解决战略依托的宁夏战役计划,红四方面军21800多人在甘肃靖远地区渡过黄河。1936年11月上旬奉中央军委命令,这支部队改称西路军,奔赴河西。徐向前任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兼西路军总指挥,陈昌浩为政治委员。对于深入河西走廊的西路军,蒋介石指使马步芳、马步青等部进行围追“围剿”。

西路军历史是红军长征史上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因为这是一场败仗,许多历史事实仍鲜为人知。8月21日起,本报先遣报道组兵分三路,分别赶赴青海西宁、甘肃临泽、高台两县,踏访当年西路军的战斗轨迹,红五军长董振堂战败被砍头悬城三日,护士长被七寸长钉钉死在槐树上,数千红军被马步芳军队活埋,一幕幕战争中残忍的杀戮令人惨不忍睹。

青海省省会西宁:马家军大本营,西路军兵败后,马家军将数千红军战士带至西宁,十八岁以上的男子枪打刀割后,活埋于挖好的“万人坑”中,只有少数得以逃跑。

高台:1937年1月1日,红五军3000余人在军长董振堂的带领下继续西进,攻占高台县城,守敌1400余人全部投降。1月12日,马家军派二万余兵包围高台。至元月二十日晨,收编民团中出现叛变分子开城纳敌,军长董振堂、政治部主任杨克明战死后被砍头,悬城示众三日后,被送往南京蒋介石处邀功请赏。

临泽:是西路军战斗时间最长、战斗规模最大,伤亡人数最多的地方。高台失守后,西路军所剩1.3万余人全部集结在临泽东南70多里的倪家营子地带。马家军集结甘、青两省兵力四五万人,分成三路围攻倪家营子,双方展开了一场历时二十多天的血战。西路军虽毙敌10000余人,自己也遭受重大伤亡,军政委陈海松等相继牺牲。

经临泽、高台两战,西路军已基本战败,随后退到祁连山石窝山上,召开扩大会议,决定就地分散游击,只有左支队经过昼夜艰难行军,终于穿过祁连山走出大戈壁,于4月底陆续到达星星峡,脱离了险境,保存了420余人的骨干力量。

红军西路军出征时总人数约21800余人;战死者约7000余人;被俘后遭残酷杀害者约5600人;被营救返回延安者约4700人;失散流落在沿途的约4500人。

西路军的历史历经挫折才得以在八十年代被澄清,我不能忘记川人在共和国历史上的丰功伟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1/4/26 15:33:21 被zxd2005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