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结盟转向国际合作

随着新世纪第二个十年的到来,世界各国都在积极调整军事战略,大力融入世界军事发展的大潮之中,以争取战略主动。正确判断军事发展形势是制定军事战略的重要依据。纵观世界军事发展大势,各国大力推行国际合作是世界军事发展脉搏的一个重要特征,也是世界各国追求战略主动的一个重要举措。

动力强劲——

国家利益、追求扩大和强化军事影响、全球化

军事合作得到重视并加速发展,是多种动力综合作用的结果。这种动力还不断加入新的“激素”。

国家利益是推动军事合作的根本动力。军事合作之所以在冷战后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来受到各国推崇,是因为国家利益这一因素的推动。冷战时期,分别以美国和苏联为首的两大军事集团进行着激烈的军事对峙。各国间主要以结盟的方式参与这种对抗。冷战后,美国成为唯一超级大国。各国开始在国际上展开不再以集团利益而是以本国国家利益为目标的军事活动。这种利益的“个体化”促使各国纷纷运用以“形式灵活”为主要特点的军事合作手段来实现本国各自的战略目的。军事合作遂成为各国追求国家利益钟爱的一种时尚战略手段。国家利益推动着军事合作不断深化。

追求扩大和强化军事影响是军事合作不断深化的重要动力。冷战后,随着全球化的不断深化,各国都在力图通过扩展本国的影响来提高全球竞争力。军事合作则成为各国扩展影响的一个重要方面,如俄罗斯为了恢复世界大国地位,积极扩展其军事影响力;印度大力推行其“优势与扩展”战略而积极建立与美国、日本、俄罗斯和以色列等国的军事关系。其中,印度与俄罗斯的军事关系最具代表性。俄罗斯与印度之间建立军事技术合作关系始于1964年11月。当时苏联第一次与印度签订了一份为印度提供一批米格—21飞机的协议。因为冷战期间美国与巴基斯坦关系密切,印度与苏联形成了密切的军事合作关系。冷战后,印度对外军事合作关系多元化。为了强化与印度的军事关系,俄罗斯不断加强与印度的军事合作。俄印两国不但在常规技术方面进行合作,而且在高技术武器方面展开合作。“布拉莫斯”巡航导弹就是一个成功合作的例子。1998年2月,俄印两国签署共同研制超音速巡航导弹备忘录,开始在高技术武器领域展开新的合作。该种导弹的研制工作进展十分顺利,2001年6月进行了首次试射。据俄印双方专家称,该型导弹在未来十年内将没有与之比肩的“对手”。可见,俄印双方对两国的军事合作是多么重视与期待。

军事合作比军事联盟更具吸引力。军事联盟是一种结盟,参加国受到盟约的约束。英阿马岛战争期间,美国与战争当事双方的英国和阿根廷都是盟国。美国的两个盟国之间发生了战争,使美国陷入了十分尴尬的境地。相比之下,军事合作比军事联盟灵活性更大,因而更具吸引力。

军事合作是全球化进程中“强强联合”在军事上的表现。冷战后,随着全球化的深化,世界各国相互之间融合的力度加大,其中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加强国际合作。在国际合作这股强劲动力推动下,各国在军事领域也加强了合作。可以说,军事合作是全球化造就的。全球化是一种历史必然趋势,也是一股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军事合作在全球化这种历史潮流推动之下将会越来越强劲。军事合作将会不断向军事领域的各个方面展开,这也是一种不可阻挡的历史发展趋势。重视军事合作,加强军事合作将是掌握战略主动权的一个重要方面。

形式多样——

由纵向横发展、“和平伙伴关系”、重视与发展中国家军事合作、国家与非国家行为体间合作

美国新军事战略也将进一步推动并深化军事合作。当今世界,美国在军事上的一举一动都推动和牵引着世界军事发展趋势。美国在其新出台的《国家军事战略》报告中指出,未来要加强军事安全合作。美国军事战略是美国未来军事行动的战略指导方针。美在其军事战略报告中明确提出加强未来的军事安全合作,引起世界各国的高度重视。如何与美国展开军事合作,如何与其他国家进行军事合作,是有关国家思考与运筹的一个战略问题。在美国重视军事合作这一做法的推动之下,世界军事领域的军事合作将会更加深化,内涵将更加丰富。

一般认为,军事合作是国家、政治集团或军队之间共同进行的某项事情或任务,包括作战、训练或军事技术的诸多方面,也可概括为国家、政治集团或军队之间为了达到某种共同目的而彼此配合采取的一种联合行动、方式。从各个角度出发,目前世界范围内军事合作表现的形式多种多样,归纳起来有这样几种主要形式:

一是由“纵”向“横”发展。军事联盟是军事合作的一种重要形式。二战后,美国在全球组成了许多军事联盟。这些联盟的一个突出特点是在欧洲大西洋地区建立的是一个多边联盟,在亚洲太平洋地区建立的是双边联盟。这些联盟在冷战期间为美国争霸发挥了重要作用。冷战后,美国仍然重视加强联盟关系。一方面,美国推动北约扩大,由冷战结束时的16个扩大为28个成员国,北约得到了加强;另一方面,美国在亚太地区加强双边军事关系,如与日本、韩国、菲律宾和澳大利亚等国的军事关系得到加强。在过去20年左右时间里,美国加强了与其盟友的军事关系。

进入新世纪第二个十年之际,美国发表了新的《国家军事战略》。根据这一新战略,美国将改变以往加强双边军事联盟的做法,将重视加强其亚太地区盟国之间的军事安全合作,充分发挥盟友的作用,以维护其霸权。这将突出表现在加强日本与韩国之间的军事安全关系。这一点从去年美韩日三国在军事安全上的一系列合作得到印证。美国以正式文件形式来规范日韩关系,将使韩国和日本的军事安全合作关系得到进一步巩固。

人们知道,美国的盟国相互之间加强军事合作关系,这在冷战期间是一大忌,美国是不允许的。但现在,美国支持这种关系的发展。美国的盟国日本与澳大利亚之间军事关系的发展是一关注点。2007年,日本与澳大利亚签署了安全保障联合宣言,意在加强两国军事领域的合作。2008年,日澳两国又签署了军事合作协定,将在加强军事情报交流、舰队相互支援、秘密情报保护等领域展开全面合作。近年来,日澳两国在美国全球战略这一大框架下军事战略协作日益密切。

二是“和平伙伴关系”等新军事合作形式的出现。北约是冷战时期出现的一个军事集团。冷战期间,北约是一个由各成员国组成、并由成员国集体发挥军事作用的组织。冷战后,北约改变思路,一方面扩大成员国,另一方面通过“和平伙伴关系计划”来扩大影响。该计划在军事上的要求是“计划参加国”要在军事演习、维和、危机控制等方面与北约进行合作与磋商。北约从1994年开始推行“和平伙伴关系计划”以来,已有22个成员国加入该计划。

同时,北约还采取了“对话国”、“接触国”等形式开展与成员国之外的其他国家的军事合作关系。目前,北约的“地中海对话国”有阿尔及利亚、埃及、以色列、约旦、毛里塔尼亚、摩洛哥和突尼斯等国;“接触国”有澳大利亚、日本、新西兰和韩国等。可以看出,北约正通过与集团外其他国家的军事合作来扩大军事影响和发挥军事作用。此外,北约还通过“个体伙伴国行动计划”,吸引乌克兰、格鲁吉亚、阿塞拜疆、亚美尼亚、哈萨克斯坦、马尔代夫、波黑以及黑山等国。这些国家在军事上也将与北约展开合作。

三是重视与发展中国家的军事合作。冷战期间,美国主要与发达国家通过军事联盟关系来展开军事合作。冷战后,美国不断扩大军事合作对象的范围,由重视与发达国家进行军事合作向重视与发展中国家进行军事合作转变。美国发表的新《国家军事战略》报告提出,除加强与盟国的军事合作外,还要加强与菲律宾、泰国、越南、马来西亚、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亚以及新加坡等国的军事关系,这表明美国军事合作对象国的选择标准将放宽,越来越多的国家将有可能成为美国军事合作的对象国。可以预计,发展中国家可能会成为强国扩大军事影响、建立势力范围所争夺的主要对象。

四是国家与非国家行为体之间进行军事合作这种新形式可能出现。从冷战时期军事合作发展演变看,军事合作的主体都美国在新《国家军事战略》中提出了4个军事目标,即“对抗暴力极端主义、阻止并击败侵略、加强国际、地区安全和打造未来军队”。从中不难看出,美国将更加倚重联盟。新战略认为,“在太空和网络空间有效行动的能力日益显得重要”。从过去的经验看,在太空与网络空间方面采取的行动要“有效”,没有一个有效的国际合作是不行的。联盟将在美国未来的军事战略中占据重要地位。所以,美国要深化与盟国的关系。在这方面,美国可能会采取一些新的举措,如美国将与一些新的国际行为体建立某种联盟关系。随着美国战略重心转向亚太地区,美国极可能以倚重联盟为指导,与某些新的国际行为体,如某些国际性的跨国公司、网络公司等结成联盟。这是未来美国军事战略发展的一个新趋势,也是国际军事合作出现的一个新动向。

五是军事技术合作将是军事合作的一种主要形式。印度与越南的军事技术合作具有代表性。目前,印度广泛开展对外军事技术合作,不仅与美国、俄罗斯和以色列等发达国家展开军事技术合作,同时也与发展中国家展开军事技术合作。冷战时期,印度与越南都是苏联的盟国,两国都从苏联进口武器装备。冷战后,印越两国的武器装备进口绝大部分仍从俄罗斯进口。尤其是,印度已“承担”起为俄罗斯武器出口对象国提供武器装备零部件的任务。这就为印度与越南的军事合作提供了“切入口”。2009年,越南是俄罗斯武器装备的第五大进口国,印度是俄罗斯武器装备的第一大进口国。随着印度与越南两国大力发展军力,两国的武器装备“共同点”会越来越多。这为印越两国的军事关系发展提供了“坚实”基础。首届东盟外长扩大会议后,印度国防部长宣布,印度“将为越南提供支持、提升与升级越南的军事能力,特别是越南海军。新德里还将帮助河内制定相关的修缮与维护计划”,这使印越两国武器装备领域的合作将会进一步加强。

特点突出——

平等性、开放性、公开性、竞争性

世界军事合作表现出的特点可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平等性。冷战时期军事合作的特点表现为成员国的不平等性。冷战时期,美国与日本之间进行的军事合作是由美国一方把持,日本只能听从美国的摆布。冷战后,这种“不平等”逐渐改变为“平等”。如日本和美国在导弹防御系统合作开发方面,双方提供技术进行研究,双方共享合作成果。俄罗斯与印度在“布拉莫斯”巡航导弹的合作中也同样如此。两国不仅共同研制与生产该型导弹,同时还联手向全球市场推销该导弹,共同获利。

是国家。未来军事合作可能会出现新的变化。 二是开放性。冷战后的军事合作,尤其是进入21世纪后的军事合作具有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开放性。北约在设计“个体伙伴国行动计划”这种军事合作形式时就明确指出该计划具有开放性。其新成员国加入的原则是,那些愿意深化与北约的军事关系、并有能力深化这种关系的国家。当前,加入该计划的国家已有8个。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满足“个体伙伴国行动计划”的要求,北约将吸收更多的国家参加该计划。同样,北约计划的“接触国”这种军事合作形式也具有开放性。接触国并不一定与北约建立正式关系,但要有意愿与北约展开合作。目前,这种接触国的成员有4个。北约还将继续扩大“接触国”的数量,使其成为北约的外围成员。

三是公开性。冷战期间,为了东西方军事对抗的需要,许多军事合作都是秘密进行的。冷战后,这种秘密不再存在,各个国家之间都在大张旗鼓地进行军事合作。这主要是因为:其一,不易保密。冷战期间,各国展开间谍战、电子战等多种形式了解国与国之间的军事关系发展动向。由于技术、对抗需要等多方面的原因,各国之间的军事合作经常处于保密状态,外人很难知道其中底细。冷战后,随着技术的发展以及全球化融合的驱使,各国间的军事合作一方面无法保密,另一方面也想通过公开来达到预期目的。所以,各国一旦进行军事合作,一般情况下都予以公开。其二,“公开”也是威慑的一种需要。冷战期间,战争是一种人们喜欢用来解决问题的手段,这主要是因为冷战是一种军事的对抗与对峙。冷战后,随着各国相互融合、相互依存的关系加深,威慑渐成一种常用的军事手段。军事合作公开化,实际上是一种软实力的显示,目的是达到威慑之效。

四是竞争性。国际间的军事合作还表现一种竞争性。这主要是因为军事合作具有排他性。一个国家能否成为某国忠实的合作伙伴,往往受到另外国家的影响。印度在推行“优势与扩展”军事战略过程中,大力实施军事合作。目前,印度与美国、俄罗斯、日本和以色列等一系列国家进行着军事技术合作。在选择某项武器装备共同研发的合伙国家时,与印度有着军事合作关系的国家就将展开竞争。其中,美国与俄罗斯之间的竞争表现得尤为激烈。2004年印度与俄罗斯签署购买俄制“戈尔什尼科夫海军上将”号航母后,俄因各种原因对该航母的交付工作一拖再拖。为了加强与印度的军事合作关系,美国于2008年向印度建议,愿意免费赠送退役的“小鹰”号航母,其附加条件是印度购买美国最新式的舰载战斗机,潜台词还有放弃从俄罗斯购买“戈尔什尼科夫海军上将”号航母,这就是军事合作中竞争的一个缩影。

影响深远——

军事形势更加复杂、军事高技术扩散加速、非国家行为体将发挥重要军事影响力

世界军事合作方兴未艾必将对世界军事的发展产生深远影响。首先,军事形势更加复杂。这主要是因为:一是利益竞争激烈。随着军事合作的广泛开展,各国军事利益将出现越来越多的交叉与重叠。各国间为了本国利益的竞争必将变得日益激烈。二是联动性增大。由于各国军事合作的不断深化,各国间的利益交织在一起,一个国家的各种利益也被交织在一起。这将导致出现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旦某国有了风吹草动,其他国家也必将牵连进来。这有可能使某些问题难于顺利解决。三是大国与其他国家的相互军事影响越来越大。通过军事合作,大国与其他国家会形成一种盘根错节的关系。大国的军事发展对其他国家的发展必将产生这样或那样、直接或间接的影响。反过来,这种影响也必然对大国的军事产生作用。比如,美国的军事战略直接影响日本的军事走向。随着美日军事合作的加深,日本的军事对美国军事产生反作用,如日本的反导技术就直接对美国构建东亚反导体系产生影响。

其次,军事高技术扩散加速。军事合作的竞争实际上也是利益的竞争。在国际军事合作中,大国争夺印度军火市场就表现得十分突出。近年来,印度投入巨资从国外进口先进的武器装备。但是,从哪个国家进口什么武器装备,这既凸显了印度发展军事合作关系的重点所在,也检验印度与该国军事关系的强弱,同时直接影响到出口国的利益。为了争夺印度进口武器装备这块“蛋糕”,武器出口国不惜出口高技术武器装备来赢得印度武器进口“蛋糕”中的大块份额。如俄罗斯试飞成功第五代战机后,马上与印度洽谈该代战机的合作事宜。美国也不甘示弱,允许军火商向印度出口配备高性能发动机和先进装备的军用侦察机。可见,在军事合作的“底层”,军事高技术的扩散正在加速。

再次,非国家行为体将发挥重要的军事影响力。由于美国开始重视非国家行为体在军事上的作用,尤其是美国将加大与非国家行为体的军事合作,非国家行为体在未来的军事领域发挥的作用不可忽视。一方面,恐怖组织和海盗组织在过去几年里已经在世界军事领域里受到极大关注,其军事作用已备受重视。另一方面,美国重视与跨国公司、网络公司等一些非国家行为体的军事合作,这些非国家行为体在未来军事领域发挥的作用将会受到越来越多国家的重视。非国家行为体既是各国军事关注的新对象,也是未来世界军事领域出现的新成员。非国家行为体的军事作用与影响值得认真研究。

顺应大势 掌握主动

随着国际军事合作的蓬勃兴起,其对我国也必将产生巨大的影响:运用好军事合作这一手段,就有利于我国军事发展;运用不好军事合作这一手段,就可能影响我国军事发展。对此,我国可适时采取适当对策。

一是大力开展国际军事合作。进入新世纪后,军事合作已成为世界军事发展大势。在这种战略环境中,我们只有顺应大势,才能促进我国军事地位的提高。正因为各国都非常重视开展军事合作,中国须大力开展与其他国家的军事合作,以掌握军事发展的主动权。开展国际军事合作需要从方方面面给予重视:既需要高层的重视,也需要底层的重视;既需要战略层面的重视,也需要战术层面的重视;既需要实践上的重视,也需要理论上的重视等等。总之,开展国际军事合作需要下大力气重视才能抓住时代发展的趋势,不脱离时代发展的大势。

二是加大“中国军事形象”国际传播的力度。目前,国际上影响中国军事发展的因素很多,“中国军事威胁论”是其中之一。之所以会出现“中国军事威胁论”,这既有某些国家别有用心的鼓噪,也有我们传播力度不够的问题。近代以来出现的强国都是通过战争取得了强势地位。中国坚持走和平发展强国之路,这是人类社会发展史上的一条创新之路,但它能否被国际社会所接受,一方面在于我们自己的军事行为,另一方面也在于我们的军事传播。俗话说,“酒好不怕巷子深”。中国的发展,如企业的发展、文化的发展等,都已打破了这一传统思维。在国际舞台上,中国军事国际形象的树立也需要打破这一传统思维。目前,国际舆论仍然被西方世界把持,它们以传统的思维来认识中国、理解中国、想象中国未来的走势。中国军事形象因此不时被歪曲甚至被污蔑。为了扭转国际社会对中国军事不正确的认识,正确树立中国军事形象,加大中国军事形象传播的力度是一件刻不容缓的事情。

三是重视公共空间军事合作。从军事合作的发展演变史来看,军事合作在传统领域已全面展开,并形成了成熟的合作关系。公共空间里的军事合作正在形成一个新开端。对于许多国家来讲,如何在公共空间里展开军事合作,还是一个新课题。在积极开展军事合作、加大军事合作力度时,有必要重视公共空间的军事合作。公共空间包括太空、海洋以及特殊的公共空间——网络空间等。尤其是,网络这一公共空间正被有关大国高度重视,并准备展开军事合作。对此,这一领域的军事合作准备将被提上议事日程。

四是打破传统军事合作思路,创新军事合作途径。纵观世界军事大势,触摸世界发展脉搏,不难发现,军事合作渐成一股不可阻挡的潮流。如何在这股潮流中搏击,既考验一个民族的智慧,也考验这个国家的战略水平。照搬过去的军事合作模式已经不能适应新的军事合作形势要求。只有打破传统的军事合作思维,以一个全新的思路去思考如何把握军事合作新潮流,才能顺应军事合作大潮。只要紧紧围绕国家利益这一主线,不断探索,新的军事合作途径必将被发现,必将被创造出来。(铁血第一海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