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的军旅生涯不长,也没有啥惊天动地的事迹,但却是我人生中一段至关重要的经历,我很珍惜那段青春岁月,在军营里与战友们相处的点点滴滴都是那么的亲切。这其中就拿“野营拉练”来说吧,当时为了锻炼大家的毅力,每次拉练都安排在数九严寒的目子里,而且行军多数安排在夜间。夜间训练的问题主要是缺觉和太冷,由于多是夜间执行拉练任务,白天休息又睡不踏实,大家明显缺觉,可以说睡觉是天大的事情。为了抓紧时间睡会儿觉,晚上行军时我们特别注意观察路面,如果发现前面有哪怕不算长的一段平坦路面,也会赶紧闭上眼迷糊几秒钟。最累的时候,走着路也能入睡。如果看见一个战友走“斜路”了,直奔路边的深沟;要赶紧拉住他,因为他八成睡着了。我的印象是,当时的冬季,雪下得特别多也特别大,眼前就像挂着一张自天而降、时疏时密、从不歇息的雪幕。天气也特别冷,穿着棉衣、棉鞋也难挡凛冽的寒风,脸像刀割,身像针扎,脚像猫咬,冻得难受。为了御寒,我们开始偷偷地喝酒。部队是严格控制喝酒的,平时通常只有国庆节和春节等大节才会开禁稍喝一会儿,平常日子和训练的时候是绝对不行的。由于野营拉练实在太冷,为了御寒,一些战友们便偷偷地把行军壶灌满酒,藏掖在背包里,冻急了就偷偷喝几口。我当然做不到“世人皆而我独清”,免不了偷偷地喝上几口。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次凌晨长途奔袭演习。当时,上级命令我团在规定的时间内赶到指定地点。这次演习从一开始到最后结束,简直就是拼命,一会儿在崎岖的山路上像竞走运动员一样疾步,一会儿在平坦的公路像马拉松运动员一样快跑。穿过村庄时,惹得老乡的看家狗狂吠不停:跑在公路上时,看着全副武装、一路狂奔的士兵,路人的脸上露出不解甚至恐慌的表情。战友们个个全副武装,一个迫击炮炮筒和炮座都是几十斤重,一挺重机枪枪身和一支轻机枪也不轻松。在我看来,拉练中最累的当属炊事兵。他们的背包行囊一点都不少,拉练途中也不能掉队:别人休息的时候,他们又要忙着挖锅灶、做饭菜;别人吃完饭养精蓄锐,他们却忙着收拾炊具;还没来得及休息,行军命令一下,他们就得马上跟着出发。如果说平日训练还不算什么的话,长途奔袭就是一种严峻的考验了。部队讲究的是坚决执行命令,坚决完成任务,没有这种信念和纪律,就不可能有当年红军的长途奔袭百余里,完成强渡大渡河的壮举,也就不可能有中国革命的成功和解放军的一往无前、战无不胜。在这种信念的鼓舞下,战士们咬着牙坚持下来了。虽说我们最终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上级交给的任务,但全团还是在松散的情况到达终点的,参加过79年对越自卫反击凉山战斗的团参谋长对此结果大为不满,随口吐出了一句“是摊屎也凉了”的脏话。

现今,我时常回忆那段军营生活,每次都有不同的滋味和感受;所以,我认为有志的青年应该当当兵,时间不一定很长,但会让你受益终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