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

国际传媒常将「福岛抢险死士」形容为不惧牺牲的英雄,近日更不时有「上万港元日薪聘请死士人员前来抢险」的报道,但《朝日新闻》昨称,「死士」们并非人人视死如归,部分人坦言纯粹为打一份工,却被迫要奉老板命令身涉险地,更透露若拒绝便会丢掉饭碗。

一名年逾40岁男子,表示自己是被东电伙伴公司派遣到核电站,「我并不想来这里。可是假如我拒绝要求,便会丢掉饭碗」。他还表示日薪不到2万日圆(约1850港元)「我听说有些时薪好几万日圆的受建筑工人,可是我们是按原有日薪工作的,因为我们的公司跟东电有合作关系。」

核事故发生后,犹豫不前者大有人在。3.11地震时,第一核电站原有逾700名员工;到3月15日2号机组爆炸,全厂走剩约70人。事发之初,参与承建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日立公司,内部曾为派员入厂抢修,闹得面红耳热,有负责复修部组的职员,质问负责机电技术的部组「你们能派多少工人(入核电站)? 讲出你们的决定。」

当然,自愿赴汤蹈火的亦不胜枚举,有死士便说「我们是唯一能干此事的工人。」核电站一间承包公司的社长和年长高层,也称希望获选入厂,即使他们只能做铺设电缆等简单工作,仍希望避免年轻员工犯险承受长远健康毛病。

目前「死士」人数达700,分为「复原」、「资讯」、「医疗」、「安全」等部组。他们的待遇也见好转。由原先朝食蔬菜汁和饼乾,晚吃罐头配白饭,到如今吃足三餐。初期留厂逾10日才有人替换,现在每两日一替。隔辐射措施也加强了,惟仍缺乏含铅防核工作服,相信颇多人已暴露于过量辐射之下。一名死士的妻子担忧地对出厂不久又奉召回厂的丈夫说「纵然你现时无身体问题,难道可保证将来健康良好?」

律师铃木笃早年曾为该核电站一名血癌工人,向东电索偿失败。他相信,未来几年会有好些工人出现辐射感染症状,惟坦言极难用科学证明辐射与疾患关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