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士兵突击》众多人物中,改变最大的当属成才了。从最初的油滑浮躁到后来的沉稳收敛,成才经历了一次蜕变。

成才小时候就是孩子王,长大参军时轻而易举地被部队选中,因为在新兵连表现突出,又被安排进团里最好的连队,用一帆风顺来形容之前的成才再合适不过了,成才依靠自己的聪明伶俐,走了一段平坦的发展之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旧有的东西被他打造得炉火纯青,新的东西未能及时补充进来,成才在为人方面的缺欠已日渐显现。从影片中可以看到,成才聪明,但更多的是小聪明,不安分,又习惯于偷奸耍滑,做起事来自私无情。于是,就有了后来成才为了当士官离开钢七连进入红三连;在进老A的考核中,临近终点前放弃战友;在二十七号被开除时丝毫没有劝阻;在最后一次逼真的老A测试中,为了生存下去,不顾集体的巨大损失而放弃战斗。伍六一这样评价成才:“成才是最好的兵,可总觉得这个人很假。表现好,感觉就是作给咱们看的。”袁朗对他也有一段描述:“这么一个优秀的兵,为什么始终不能把我们这些身边的人当成战友,而只是他的竞争对手。钢七连只是他的台阶,如果有更合适的地方,老A部队也是。”

这里特别说说成才的小聪明,影片中一个地方表现得非常明显:老A选拔时,在寻找目标途中,无意间经过草原五班驻地,厨房里,三个饥饿难耐的士兵,在是否吃馒头的问题上,产生了一次意识上的碰撞。成才的那句话让人记忆犹新:“馒头是什么,是机会,你们懂不懂?”可以说,如果当时有两个成才一样的人在场,这馒头他吃定了,可偏偏是一比二。他说的没错,吃了馒头更有机会,不过要搭上自己的良心,而那种战胜困难后取得胜利所带来的成功感和信心,又怎是偷奸耍滑的人所能体验到的。而有些事情又不是人一时聪明所能左右的,想想有谁能把事情想得那么周全,更多的时候要靠自然而然产生的意识和习惯,只有最接近正确的意识和习惯才能无往而不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不敢说小聪明不好,机智灵活的人可能都有这样的特征,看过电影《血色浪漫》,男主角就是机智灵活的人。他有很多小聪明,如在与人比武时,没等人家准备好,就突然袭击,当然对敌实战中也许还可行。

小聪明有时又确实不好,举个现实中简单的例子,公共场合排队时我们会发现总有人插队,一个人插队接着就有更多的人插队,如此恶性循环下去;再举个严重些的,厂家搞生产,劣质原料比正常的原材料要便宜得多,且不易被人发现,有人因此动了小聪明,大大提升了企业利润,后来事件被曝光,厂家信誉扫地,由于是国际贸易,还严重影响了中国产品在世界的声誉。这不就是为了利益,忘记了做人最基本的道德观念,结果害人害已吗。小聪明有可爱的地方,更有可怕的地方,完全靠个人的素质来约束,就看人怎样抉择。社会中那么多阴暗的东西,是否就与这小聪明息息相关呢?

成才在馒头的问题上用了小聪明,肯定是错了。因为他没有看清进老A的真正意义,只看到了副作用。任何行业只要有能力都可以有所作为,进了老A部队又能怎样,迎来的是更艰苦的训练。其实,进入老A部队更多的是一种荣誉,是对自己以往成绩的肯定,是有机会实现人生价值:执行普通部队难以实现的任务;在和平时期的军事演习中,提升友军的整体作战能力;当然,还有成才看到的那些副作用,这些是多么直接的价值体现啊。如果一个士兵进过老A部队,那么他就可以说自己没有白活。就像我们现在年年的高考,考上清华北大意味着什么,将有机会参与最尖端的科学研究,在顶尖的导师指导下,实现最大的人生价值,而考上清华北大本身,足以作为莘莘学子们的至高荣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命运好像跟成才开了个玩笑,当初许三多在五班时,成才还在炫耀自己在钢七连有多好,如今他顶了老马的缺儿,去了草原当班长。在老乡和战友们面前丢了这么大脸,这对成才打击不小,他多少有些后悔离开钢七连了。不过应了那句诗,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在成才无比懊恼的时候,老A开始在部队招兵了,脱离苦海,咸鱼翻身的机会来了,成才仿佛扎了鸡血,无比兴奋地加入了老A选拔的队伍当中。他相信,自己那么优秀,进入老A胜券在握。

自然界生物的蜕变,是个轻松的过程,然而,人的蜕变往往要付出代价。成才在整个进老A选拔中,暴露了自身的种种缺点。正如弦拉得太满,反而容易崩断,成才对自己的期望那么高,评价那么好,考核后那次评审,宛如一盆冰冷的水,泼在成才身上,痛进心底,估计成才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万万没有料到,自己被袁朗开除了。心有不甘的成才在和袁朗的对话中,有过数次交锋,最终彻底败下阵来。因为他每为自己辩解一次,对方就会拿出一个更让他无地自容的事实。这些事实他自己怎会不知道,那是伤疤,是一些见不得光的小秘密,只不过被他自己抹平了、淡化了,成才认为,凭他的优秀,完全可以以功抵过,凭他的聪明,别人又怎会发现。可是事实正好相反,他自己的一切细微的举动、想法,都被别人看得一清二楚。离开评审室的成才,表情是呆滞的,脚步是沉重的,这恐怕是他有生以来所遇到的最大的打击了。

打点行李回草原的日子里,成才睡不着了,他想得太多,临行时他为自己做了一个总结,是对许三多说的:“你是一棵树,有自己的枝,自己的叶子,而我只是一根电线杆,从打参军上火车的那天起,我就把自己的枝砍光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回到草原的情节影片并未描绘,可是,透过受挫后成才的反应,我们仿佛能够看到他回草原后的悲伤情景。深夜里,成才孤身一人坐在五班的驻地上,怀里抱着那个没有子弹,班里唯一的步枪,绑在枪上的瞄准镜,是最好的朋友买给他的。成才感到,往日的成绩,过人的技能都变得一文不值了,此刻的他只有呆呆的凝望着夜空。夜空被繁星点缀得异常美丽,无忧无虑的夜风轻抚着哨所里飘扬的旗帜,昆虫们奏响了夜的交响曲,银灰色的石子儿路,则在尽享夜的温馨。他们是否知道,此时此刻一个叫成才的士兵心里正在流泪。没错,他们一定知道,他们在用特有的方式来抚慰这颗受伤的心。在草原,成才做了深刻的自我反省,草原让他那颗浮躁的心平静了下来。成才的过失,也在认错后得到了连长的原谅。

其实,人的一生中可怕的挫折实在太多了,相比之下,成才所遇到的根本不算什么,能够在遇到更可怕的挫折之前,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是成才最大的幸运,这当然要得益于遇到袁朗这种极具观察力、说服力和指导能力的指挥官。成才也想明白了,所以他后来说:自己一点都不恨袁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草原五班——“军官的坟墓,孬兵的天堂”,可是那要看什么样的军官什么样的兵。成才从老A被赶回来后,继续在五班担任班长,期间虽然镜头不多,也看得出来五班已经一改往日作风,连薛林那样的老兵油子都变得规规矩矩,营地建设也蒸蒸日上,使驻地成为训练部队绕远都要去的地方。成才从进入部队开始,始终都是士兵中的佼佼者和指挥者,草原五班只是更加证明了成才有作军官的潜质,而在影片结尾也可看出,成才不但能成为军官,而且会成为老A部队的未来军官。

说到成才,就不得不提到其狙击手的身份,很简单,成为狙击手不是谁都可以的,心稳手稳说着容易,做起来难,需要努力也应该需要天分。枪,使人的力量得到延伸,对成才这种枪手来说,杀气远及千米之外,目标哪怕是一个小小的火柴盒。狙击,战争中不可忽视的元素,足以震慑敌胆,就像武侠小说中的小李飞刀,不用出刀,谁都知道出刀就会有人倒下,成才就是这样的人,这个身份足以使他区别于普通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成才说:“当兵的穷,除了团队、战友、坚持,剩不下什么了”,这话对也不对,要看在什么条件下。对很有能力的成才而言,这些曾是被他遗忘的东西,说这话很对;而其他已经具有了这些东西的士兵,满足于现状就不对,因为士兵还应该有理想,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任何一个士兵只要做得好都可以成为优秀的指挥官。红军时期,那些曾经的红小鬼,后来很多成为军队里的高级将领,因为他们有实际战斗经验,有用命换来的真本事,他们做军官会挽救很多士兵的生命,所以只要有能力,能打胜仗就可以成为指挥官。也许有人会说,现在没有打仗,但是现代化战争更需要有知识,有素质的士兵,熟悉所有作战装备,清楚战争中的每个细节,能够带领战士们夺取战役的胜利,起码要在军事演习中获胜。

知错能改一样是好同志,今后的成才,无论遇到什么,相信都能够如以往一样,做任何事都力求最好,该冷酷的时候也一定会冷酷到底,但是背后却多了一份收敛,一份友善,因为他已经知道了去明辨是非美丑,因为他已经建立了一个善良的根基,因为按袁朗所说,作为军官他已经是一个恶的善良人。

成才如他名字所预示的一样——成才了。

本文内容于 2011/4/16 17:31:11 被hongyeght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