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已经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中东和阿拉伯世界的变局说明了什么?它和国际政治格局的变化有什么样的关联?中东、阿拉伯的变局又会对世界格局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不管中东和阿拉伯世界的局势如何发展和如何结局,变局的发生已经对世界秩序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从宏观的历史角度看,中东和阿拉伯变局既是冷战结束后国际政治权力格局发展的必然产物,也是冷战结束之后所出现的一个大变局。冷战把世界一分为二,即以苏联为中心的东方阵营和以美国为中心的西方阵营。这两个阵营的“老大”即苏联和美国负责各自阵营之内的“国际事务”,甚至是各自阵营内主权国家的内部事务(例如苏联出兵干预东欧国家的内部事务)。

因为一个强大的“外敌”的存在,这两个阵营内的主权国家,都在很大程度上不得不接受“老大”的领导角色。当时所谓的国际关系,主要是这两个阵营之间的互动。它们一方面互相争夺世界,尽可能扩展自己的国际空间,另一方面又通过核武器的相互威慑,来保卫各自的核心利益。实际上,除了军事上的对峙,这两个世界之间并没有多大的经济、社会的来往和关联。

两个阵营竞争国际空间的过程,也是这两个阵营内部主权国家内部制度建设的过程。但很显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取得了胜利,即美国阵营的市场经济和民主政治,击败了苏联阵营内部的计划经济和强权政治。苏联和东欧共产主义的解体,标志着冷战的结束。美国成为唯一的霸权,也成为了世界上唯一的“警察”。美国的国际空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美国开始到处毫无节制地推行西方式民主。很多从苏联阵营分离出来的国家,纷纷靠向美国,模仿西方制度。当时西方乐观主义盛行,一些人直接宣布,西方民主政治是世界历史的终结。

但是,好景不长。由美国主导的这个世界秩序马上面临严峻的挑战。首先是来自外部的恐怖主义的挑战。在911恐怖主义事件之后,美国开始了主权国家对分散在很多国家的恐怖主义分子的长期战争。集权的主权国家和分散的恐怖主义力量之间的高度不对称性,决定了这场战争的艰难度。在此期间,美国也借反恐的名义,试图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等国家建立民主政体。不过,很显然,无论是主动靠向美国的“民主”政体(例如中亚),还是美国建立的“民主”政体,都呈现出高度的不稳定性。这新一波的民主政体,前途未卜。这些国家与美国的关系也同样具有不确定性。

金融危机动摇国际权力格局

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也受到了来自内部的挑战,最显着的就是2008年自美国开始的全球金融危机。从意识形态上说,这次金融危机是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盲目相信新经济自由主义很快会在世界范围取得全面胜利的产物。金融危机对国际权力格局的负面影响怎么说都不会过。道理很简单,世界秩序是需要庞大的经济财力支撑的。一旦经济出现问题,这个秩序如何支撑?

中东和阿拉伯世界的变局,是对美国和西方主导的秩序的新一波并且是更大的挑战。在很大程度上,这表明美国和西方为主导的世界权力结构正在解体。

为什么这样说?

近代国家产生以来,或者说近代民族主义产生以来的国际关系历史,始终是围绕着民族主义的两个主题而全面展开的,即外部的民族主权和内部的人民主权。民族主义对外争取(民族)主权国家的独立地位,对内争取人民对一个国家政治的主导权,即人民主权。

在近代民族国家产生之前,统治世界的主要是帝国和各种地方化的政权形式。除少数地区,各种地方化的政权都以不同形式,被整合进各种帝国体制。很容易理解,如果有国际关系,也只是各帝国之间的关系。

民族主义的兴起表明近代国际关系的来临。民族主义运动首先在欧洲产生了诸多主权国家。对新产生的主权国家,欧洲人在很长时间里不知道如何相处。经验上看,战争似乎和主权国家概念密不可分。不用说欧洲主权国家之间的无数次局部战争,两次世界大战更是明证。同时,民族主义也使西方具有了近代国家形式,也就是人民主权或者即民主政治形式。民主政治的本质,就是各国的统治者必须寻找符合本国文化的政治合法性,没有此种政治合法性,便难以统治社会。在欧洲,这种合法性便是代议制的民主,即政权由人民而产生。

但除西方外,无论是对外的主权还是对内的人民主权,发展很不平衡。总体上看,对外主权长期以来占据主导地位。二战之后,发展中国家纷纷独立,结束西方殖民地的统治,建立独立的民族主权国家。与此同时,发展中国家也开始寻找符合自己文化的政权形式。但是,建立政权的过程更受外部力量的影响,尤其是较小的国家。

很多新独立的国家在不同的方面受西方的影响很深。一些国家是自愿地向西方学习,进口西方政治形式。一般说来,这些国家的政权主要是由他们在西方世界接受教育的政治精英,根据西方的理念而建立的。另一些国家的政权形式则是为西方所强加。此外,还有些国家建立了与西方不同的政权(例如政教合一的政权、君主专制和政党政治名义下的个人长期专制等),但西方为了其国际关系层面的利益,而愿意接受并且支持这些政权形式的存在。

阿拉伯争取内部民族主义

所有这些政权形式都出现在中东和阿拉伯世界。在中东和阿拉伯世界,除了少数政权(如伊朗),离开了美国和西方的因素,就会很难理解这些政权是如何得到生存和发展的。也就是说,多数政权只是美国西方主导下世界体系的一个内在部分。(人们可以从美国社会学家华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的“世界体系”理论,品味到西方主导的体系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

金融危机损害了西方支撑的国际秩序的经济基石,也松动了中东、阿拉伯世界和世界体系之间的关系。一旦当西方的体系不再能够通过有效的“供给”“控制”这些国家的时候,西方所加于这些国家之上的结构就动摇了,这些国家的内部变迁就开始了。从内部变革来说,这些国家呈现出复杂的局面。对一些国家的人民来说,他们开始追求西方价值,而对另一些人来说,则是要动摇西方价值对他们的影响。不管这些国家最终会发展出什么样的政治制度,不管西方国家如何干预这些国家的内部发展,这些国家和国际体系之间的关系很难回到从前的状态了。

很多年里,在很多地区,正呈现出天下大乱之势。人们也一直在呼吁一个新的国际秩序的到来。老的体系正在动摇,但西方继续主导这个体系。不管怎样,这个体系是西方的最大利益,必然要用大力气来维持。这是美国和西方要干预中东和阿拉伯世界事务的理由。很显然,如果不干预,西方(尤其是欧洲)和这个地区的相关性如何保持?但各种迹象表明,无论在维持区域秩序还是影响这些国家的内部局势方面,美国和西方已经显得力不从心,很难回到过去的辉煌。

包括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等在内的新兴国家正在崛起,他们必然要扮演更重要的国际角色。实际上,这些新兴国家都没有要离开西方主导的国际体系,而是选择了进入这个体系,接受这个规则。但即使这样,美国还是不甘心于放弃国际空间给这些新兴国,尽管美国也已经明确意识到“帝国的过度扩张会导致过度的衰落”。而新兴国家呢?他们一方面可能并不认同西方国际治理的一些方式,另一方面则还没有足够的力量来建设新国际秩序,在很多方面更无足够的经验。

从帝国到近代主权国家,从美苏对立集团和联盟到美国的独霸天下,世界已经经历了各种不同的国际权力格局。不管人们喜欢与否,这些不同的权力格局提供了不同的世界秩序。现在,老的权力格局正在解体,老的世界秩序正在动摇。那么,今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权力格局,又是什么样的世界秩序呢?

美国还能恢复元气继续独霸天下吗?如果不能,那么世界会走向怎样的多极化?不同权力极之间的关系如何?每一权力极内部的结构又是如何?是平等主权国家以民主方式共存还是新形式的帝国?所有这一些都还不明朗,有待于人们的探索。不过,从历史经验看,这种探索恐怕会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