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总动员》:“宅”着的人是可耻的

《宅男总动员》是一部时尚电影,“宅”本身就是一种被赋予了特殊意义的流行举动。宅男们结了社,剩女们成了团,一方拼死维护“宅”着不恋爱的神圣权利,一方立志打破臭男人们不靠谱的同盟。于是,明枪暗箭无间道,你方唱罢我登场。

 《宅男总动员》:“宅”着的人是可耻的

影片中有些部分不好懂。比如说,41个明星并辔而来,除了老资格的钟镇涛不会让人迷失之外,想理清和记住其他的新老面孔,尤其是分辨一众小美女,着实有些技术难度。再比如说,片中每个人除了正名之外还有一个花名。正名是爹妈给的,不见得有什么特别意义,花名则与人物的性情和性格缠夹不清,是真正的个性化标签。这花名是用火星文写成的,想参透其中的玄机就没那么容易。钟镇涛花名“宅皇大帝”,这个好懂,就是宅男集团里资格最老、功力最深的那位。谭耀文花名“水仙男”,就让我不明所以。黄又南的“食草男”又是何方神仙?是指恐龙吗,恐龙不是丑女的专用名词吗?叶静的“草莓男”,苏永康的“贝塔男”,方力申的“流星男”,赵柯的“孔雀女” ,甘婷婷的“干物女”,这都什么路数?这一两年,网上出现了一种专门供年轻人交流的密码式文体:火星文,难道这些言不及义的名号就是火星文之一种?


时尚就是一部分人如醉如痴、一部门人如入雾中的新鲜潮流,把名字起得这样半人半仙半动物半植物应该就是一种时尚。再配以快节奏的剪接、喜感十足的桥段,这部电影呈现出一种眩目的外相。对于这些花团锦簇,我不是每次都能善解人意。但是透过这些流光溢彩,我能体会浮华背后人心深处亘古不变、无处排遣的孤独。

宅男为什么?开始可能是因为宅着舒服,宅着宅着就失去了飞入云天的能力,就充满了对花花世界的恐惧,就不再有在女仔们面前抛媚眼和人来疯的本领。剩女为什么?“三高”(高学历,高收入,高年龄)女固然优秀,但没人能轻易走进她们的心灵,在年复一年“剩”下之后,她们从里到外都紧裹着铠甲。这其实是一种现代病,人类用无穷的智慧发明了各种工具,把生活变得无限舒适和便利,却也把人与人之间沟通情感和碰撞思想的能力、习惯给变没了。什么都在网上解决了,不用见面就把一切搞掂了,也就你宅我宅大家都宅了。就算有人出了妖蛾子,整了个宅男宅女大聚会,他们也十之八九会只顾低头侍弄微博,不作现场的亲切交流。

钟镇涛一副《新精武门》里潇洒哥的扮相,被女人一碰就晕看似夸张,其实他代表了那种在女生面前大气都不敢出的男生。赵柯扮演的孔雀女明明拥有一个忠心的好男人缠绕左右,她却对他非打即骂,这是典型的“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天各一方,而是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却拿我当空气”。甘婷婷扮演的“干物女”一天到晚给人支招,破解恋爱的烦恼,自己却在水仙男和草食男的追逐中芳心大乱,举棋不定。所有的人都是情感的残障者,举着高傲的头颅,迈着自信的方步,心里没底地行走在风雨如磐的天地间。

不过,电影不是批判现实主义者,在蜻蜓点水般地指出了情感病灶之后,一定会给出解决方案。尽管这解决之道通常不无飞檐走壁的嫌疑和大团圆式的俗套,但人类总要有希望才能前行。既然宅着是可耻的,破茧而出就是必然。在看似滑稽、意外不断的接触之后,草食男的影子在干物女心中停留不去,孔雀女也终于发现了小男人叶静的闪光之处,宅皇大帝的千年顽症也在雪花女面前一朝痊愈。人类走向封闭,世界将会怎样?在一场场花式相处事件后,宅男和剩女的对抗冰消雪融。

显然,这还是新导演杨子的练手之作,各方面未臻成熟。能感觉到主创人员是有感而发的,也能感觉到他们内心的紊乱和表达的游移。小美女们固然养眼,却也令人眼花缭乱。宅男和剩女们的问题得到了解决,但对这个深奥问题的求索有些轻飘。这种明星荟萃的合家欢电影本来是香港电影的传统,从《富贵兵团》到《七十二家租客》,从未断绝。如今内地导演也开始经营这类喜剧,这对电影产业来说是一种有益的尝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