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回首边防轶事]和战友分了望远镜盒子上的牛皮背带

清明将近了,更加怀念曾经一起守边的已逝战友,不知他们在天国可好?每当想起战友,就会想起当年在边关一起度过的难忘岁月。

那时的我们,正值青春年少时,心中充满了希望和梦想,离开故乡来到了火热的军营,经历了二个多月新兵生活的锤炼,分配到了条件艰苦的边防一线,边关的训练和生活虽苦,但我们却乐在其中,虽是守卫在荒无人烟的西北前哨,要克服孤独和寂寞的挑战,由于连队有近二十人都是巫山和云阳的老乡,相对其他地方的战友而言,我们多了许多倾诉的对象,也少了些寂寞和孤独。

战友龙,和我来自同一个地方,又睡在一张铺板上,关系很好,经常在一起打打闹闹,有一次和他交接哨时,和他开玩笑似的,练起了拳脚,我一拳过去,打在他的身上,可能力量大了一点,打疼了他,他有点生气地一拳过来,我伸手一挡,将我左手的食指弄得生疼,大叫了一声,发现食指的关节处已经开始慢慢肿了起来,他看到后,吓得不轻,从他的眼中,看出了他的后悔和内疚,平时和他在一起打闹习惯了,自己心里并不怪他,只是让他继续站哨,自己匆匆忙忙地跑到卫生室,请卫生员帮忙处理,由于边关条件差,只用了点跌打的外用药擦了后,用伤湿止痛膏贴了起来,几天后,疼痛减轻,慢慢地好了起来,也就没去管它。可后来每逢天气变化的时候,曾经伤到的手指便开始发痨疼痛,直到现在也没有好,成了老毛病。

和龙的感情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深厚,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在一起同吃同睡同训练!共同度过了半年多的时间,后来由于他调到连部去当文书,我和他减少了相处的机会,但平时仍会抽时间在一起谈天说地。在我的军旅生活中,因为有了许多很好的战友,而变得丰富多彩。在寂寞无助的边关,有战友们的帮助和陪伴,让我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在龙当文书的期间,我和他常在连队图书室里学习,平时都喜欢写点东西,经常在一起交流心得。连队文书又兼任军械员,连队的各种枪械和装备都归龙保管。星期天和平时休息有空闲时,我也常去给他帮忙整理仓库。在有一次收拾库房中,发现了仓库中有个望远镜的盒子,里面没有望远镜,看见望远镜盒子上的牛皮背带发呆,很多老兵身上挂钥匙的就是用这样的牛皮编织而成,当时很喜欢那样的钥匙绳,一直都盼望能够拥有一条,今天机会终于来了,那带子的宽度刚好够做两条,于是和龙商量,想将它派上用场。他胆很小,开始不敢答应,可在我的软磨硬泡下,无奈的他终于松口,同意了我的要求,我开心地从望远镜的盒子上,取下了那根牛皮带。哼着小曲,拿着心仪已久的牛皮带,离开了库房。回到班里,偷偷放在我的床下。

中午休息时,去卫生员那里,卫生员也是我老乡,平时关系相当好,从他那里很顺利地要了一把手术刀,还有2张刀片。等到自己站哨时,将牛皮带和手术刀、刀片一起带上哨位去,接过哨兵手中的56半,和他交接哨等他离开后,将枪放在一旁。赶快动手制作自己的牛皮钥匙绳,我将牛皮带从中间用铅笔一分为二,然后用直尺压在线上,拿着手术刀用力划过去,手术刀片虽锋利,可那牛皮带也很厚实,我将近在哨位上弄了一班哨的时间,才将它顺利分开。分开后想象着老兵钥匙绳的样式,动手编织起来,可左弄右弄,就是没有编织好,让我很着急。眼看下哨的时间将到,还是没能将它编好,无奈之中,只能又将它带回班里。后来还是借了老兵的拆开看后,依葫芦画瓢,将钥匙绳编织好,织好后,拿给龙看,可发现颜色不像老兵的那样亮闪闪的,又去请教老兵后,将枪油弄了点出来,将牛皮钥匙绳在里面泡了几天再取出,终于完成了自己的杰作。以后的日子,在我和龙的裤子上,也和几个老兵一样,挂着让其他战友羡慕不已的牛皮钥匙链。

战友们问我从哪弄来的牛皮?我守口如瓶,不敢告知,怕连长知道后找我们的麻烦,在部队这事可大可小,万一被整个破坏装备的“罪名”,那我和龙就惨了。因为地处边关,只要不丢枪丢炮就没事,因为谁也无法私自离开边防线,有战士要离开连队时,先要点验他的私人物品,所以连队的物资和装备没人能拿走。刚开始时还有点担心和害怕,可很久也没人来追问这事,后来就不了了之。

离开边防时,将平时收集的几发子弹装在口袋里,放心地让连队点验我的私人物品,顺利过关后,上车离开曾经守卫近两年的边关。到团后勤后,闲着没事,将子弹加工成了工艺品,了却了一桩心愿,再也不用担心私藏子弹而被查了。在退伍时,还是将那条牛皮钥匙绳带回了故乡,在2003年三峡移民搬迁,请人装修房子时,被装修工人给顺手牵羊给牵走了,跟随我十一年的钥匙绳就这样遗失,虽回来后从来没有用过,放在那里做纪念。每当看到它,就会想起自己从军的岁月,想起曾经同甘共苦的战友,是它在最艰苦的时候,伴我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丢失了它,让我心疼了许久。

而战友龙则在我退伍的那年,顺利地考入了军校,开始了他的职业军人生涯。他曾经回过故乡几次,可几次我却未能和他相聚,我在万州打工,手机丢失,将他的联系电话掉了,从此断了音讯。等我回到故乡,从战友那里找到了他的电话,听着战友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从前的岁月又在眼前浮现,长达个多小时的时间,也无法诉说完这多年的思念之情。他说等他下次回来,一定要和我好好喝一杯,好好回忆从前在边关的艰难岁月。那次联系后,我一直在期待他回来的消息。

可生活就是这样捉弄人,有些人,有些事,错过了机会也许就永远不会再来。年纪轻轻的他在事业一帆风顺,家庭美满幸福的时候,却因直肠癌于2006年9月永远离开了我们。去世时还差一个月的时间到33岁,他的骨灰回故乡的时刻,由于刚去一家单位上班,没有请到假,只是看着运送他骨灰的车辆,在细雨中渐行渐远,没能送他最后一程,成了我心中永远的遗憾!

后来回来的战友告诉我,他年迈的母亲差点哭瞎了双眼,在龙的灵前,晕过去了几次。白发人送黑人的悲痛,成了老人心中永远的伤痕。我恨战友,恨他这样早离开,抛下了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儿子,就这样不付责任的独自一人走了!恨他没有兑现和我的约定,回来时却天人相隔。一个小小的盒子,成了龙最终的归宿!也成了我心中永远的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