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的首要职能应该是有计划有步骤地消除专制系统

在现代社会,专制已经没有了一丝的合理性基础。我们知道,专制是用等级制度来维持的,而等级制度在早期的正当性仅仅是来源于一种自然的一群人与另一群人之间的相互依附的内在需要。人作为社会人,作为相互发生关系和联系的群体,的确存在一种相互依附和群体化的需要。这种需要的延伸需要包括对他人依赖、服从、佩服、尊重的需要以及被他人依赖、服从、佩服、尊重的需要。从一个社会共同体的宏观角度看,人们经常借助制度办法将依附需要相对固定地表现为上下等级的区分。人们的依附需要可以表现为上下等级关系,但不是所有的等级关系都体现了人们的依附需要。我们判断等级制度正当性的基本标准,即判断等级制度是不是真的根据共同体的依附需要而建立的,关键是看上下等级之间的依附需要是否具有双向性:高等级需要低等级的依赖、服从、佩服、尊重,低等级也需要把高等级作为依赖、服从、佩服、尊重的对象。如果具有双向性,这个等级制度就是正当的,如早期的人类社会那样。如果不具有双向性,这个等级制度就一定是少数人用奸诈和强权建立和维持的,国家成了少数人的私器。此时,位于下级的人对位于上级的人只是被迫服从,而没有发自内心的佩服和尊重。这样的等级制度将依附需要中的服从极端化、唯一化,扭曲了人们真实的依附需要,违背了人的天性。

同样,在现代社会,联合国的合理性基础是它不能再继续成为有专制国家参与的国家俱乐部。一个国家是否具有国家主权,首先要看这个国家是不是这个国家的国民的公器,比如,是不是存在一个有效的国民授权系统、监督系统?等等。作为一种国际组织,联合国不能再容忍和承认任何没有人权基础的所谓主权。

有六十亿成员的人类社会可以把目前的联合国理解为从不具有完全的合理性基础向具有完全的合理性基础转化的过渡期。在这个过渡期内,联合国帮组一些族群建立国民授权系统、监督系统的努力不能仅仅局限于人权公约等概念性工作。联合国应该有一个可操作的完整战略,这个战略的目标就是有计划有步骤地帮组一些族群消除专制系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