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原文刊登在 2009年3月14日 解放军报 第7版

一家"三口" 汪汉宗摄

记者采访的“袖珍”小岛,藏于黄海深处,与大陆遥遥相望,比例尺稍大一点的地图根本看不到。前不久,在北海舰队某团场站通信连官兵的“护卫”下,记者乘风破浪,来到了位于这座小岛上的远距导航台。 这个导航台可能是全军最小的单位,编制仅有两人。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记者一行突然造访,小岛顿时热闹起来,台长王茂昌和战士陈宏乐呵呵地跑前跑后,无论记者问他们什么问题,他们总是憨憨地一笑…… 1 在作家笔下,大海上多是温柔的浪花,但记者踏访的这个导航台周围,却处处是怒吼的波涛,风掀浪打,撕心裂肺。 小岛四面环海,空气潮湿得能拧出水来。尽管如此,王茂昌和陈宏却时常盼望下雨:岛上没有淡水,他俩只能靠天公“赐”水生活。陈宏指着厨房的大水缸说,一缸从山上水坝打来的雨水,要用上一个月,真可谓“淡水贵如油”,世界上最严苛的节水措施天天在小岛上演:淘米水洗菜,洗完菜后再浇菜;还不到天冷的时候赶紧把一个冬天的衣服洗出来…… 可就是这个常年缺水、多风的海岛,却是这片海域上所有飞机起飞和降落时必经的“路标”。陈宏环指四周自豪地介绍,只要有飞行训练,地上的导航台就必须随时发射信号,指引方向。记者询问他俩的工作时间?他们的答案是:24小时值班备勤。 风越刮越大,王茂昌让记者到“家”里坐坐。他说“家”字时,语气幸福温馨。陈宏悄悄告诉记者,王台长已经在这个岛上呆了6年,最近这次上岛后,已经近两年时间没回过家,儿子3岁了还不认识爸爸。记者想了解陈宏的基本情况,他大而化之地说:我和王台长是同年兵,上岛才两年,前不久刚结婚,妻子就在大海对面的城市工作。 天气好的夜晚翘望海之对面,隐约能够看到点点星火。心上人打拼的城市仿佛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陈宏说,每到晚上思念妻子时,他会对着大海喊上一阵,虽然明知妻子听不到,却也乐此不疲。 记者提了一个有些尖锐的问题:岛上只有两个人,时间久了还有“兵味”吗?王茂昌没有正面作答,只是递来一本厚厚的导航台日志。记者翻阅惊叹:他俩坚持每天早晨6点起床,跑步,整理内务,操课,每天向团里请示汇报工作一丝不苟,每周的班务会严肃认真……掩卷凝思,记者想起上岛前团领导的一番话,方知并不过誉:只有团里最优秀的“宝贝疙瘩”,才能放在导航台工作! 2 王茂昌和陈宏一再坚称,驻守小岛并不寂寞,理由是这里有“忙不完的工作”,还有一位“无言战友”。说话间,一只小狗从外“巡逻”归来,警惕地打量屋内“穿军装的生人”后,才放心地走向它的主人。 但是他俩的“谎言”很快就被拆穿了。记者在岛上暗暗观察王茂昌和陈宏,发现他俩常常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然后就是会心一笑。记者询问他们为何鲜有交流,他俩摸着脑门子说长期呆在一起,早已缺少新话题,一天说不上几句话。当然,话少并不影响友谊,沉默间凝聚的战友情更加厚重。 有一事可说。某天深夜,狂风漫卷,漆黑一片,王茂昌突发高烧,腹痛不止,陈宏背起他就向外跑。借着微弱的手电光,陈宏一口气逆风翻过了十几里山路,深夜向岛上的渔民求助,到了那里,陈宏的膝盖已被山石磕得青一块紫一块……作为兄长,王茂昌对陈宏同样照顾有加,每逢上级通知预报有风雨天气,他总是“借职务之便”,抢着安排自己上岗、值哨。 小岛上有“忙不完的工作”,这句话也不假,因为许多工作都是他们“自找的”。过去,连接宿舍与工作间的70米土路雨天泥浆翻滚,让人无从下脚。为了便于出行,保持工作间武器装备的卫生整洁,两人决定改善路况。他们效仿“愚公移山”,用推车到海边搬运沙子,搅拌水泥一点一点推进,历时两个月,竟然修了一条平整的水泥路。 曾有人评价说,坚守风雨飘摇的深海孤岛,躺着都是奉献。王茂昌和陈宏却颠覆了这一说辞。兄弟俩同心同德,立志改变小岛面貌,他们养鸡、养鸭,种菜、种花,修路、建屋,如今的小岛处处凝结着他们二人的劳动果实,“土地平旷,屋舍俨然”、“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方寸之地俨然就是陶渊明先生笔下的一座“世外桃源”。 3 哨位好比战位,小岛就是战场。导航工作看似平凡简单,但“零差错”的要求却在时刻考验着小岛上的两个“兵疙瘩”。 去年奥运期间,团里受命执行一次重要的飞行任务,飞行前一天王茂昌和陈宏进行检测,机器运转正常。怎料第二天突然浓雾垂海,导航仪功率却无法达标。接到开机命令,他俩的心也吊在了嗓子眼上! 凭借经验,他俩迅速排除了雷达干扰、地鼠作梗等原因,果断将症结锁定为某零件受潮。经过更换零部件和精心擦拭,机器恢复正常,飞机准点上天。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小岛上的两个兵平日里怎么苦练技能我们不得而知,但是他们在小岛上创造的另一项纪录却颇能说明问题:导航台从未向上级申请过一分家电维修经费,在潮湿多雾的环境中,团里配发的饮水机、冰柜、保鲜柜、电视、电脑、电话、微波通信仪等运转正常,没有一件“提前退役”。原来,王茂昌、陈宏两个人在小岛上寂寞了,就把岛上的小家电拆成零件,再组装起来。你还别说,一来二去,居然成了维修各种家电的高手,并在“一通百通”中提高了装备保养和维修水平。 更加富有戏剧性的是,陈宏休假期间,被朋友请去维修电脑,认识了一位在银行工作的漂亮姑娘,这位姑娘在陈宏身上,看到一个守岛军人自强不息的敬业精神,果断将绣球抛给了他。后来,他俩成了朋友;再后来,他俩结成伉俪……

离开小岛时,盘旋在记者心中的问号逐一被拉直。为什么他们背对都市扎根海岛?为什么他们远离家人甘守寂寞?答案其实就在他们日日夜夜的琐碎中,就在他们岁岁年年的平凡里。 上船回望导航台,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高高飘扬在祖国海疆,那抹跳动的红色,映照着两名导航兵憨憨的笑容。记者的胸廓里突然涌动一种能让血液发烫的情感,便情不自禁地向小岛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鼻子一酸,两行热泪夺眶而出……

本文内容于 2011/3/22 19:32:30 被海微岚心微凉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