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在走向分裂吗

http://www.people.com.cn/GB/guandian/40604/3025350.html

2004年美国总统大选结束后,几乎所有的美国报刊媒体都打出了一个夺目的标题:分裂的美国、两极化的政治!布什在赢得连任后的第一次公开讲话中特地强调说:“我们拥有一个国家、一部宪法和一个将我们紧密相连的未来。”显然是在呼吁团结。美国究竟是不是在分裂?所谓的分裂究竟意味着什么?

红色的美国和蓝色的美国

人们关于美国分裂的最直观的印象来自美国媒体标志大选结果的红蓝两色,红色代表共和党而蓝色代表民主党。在大选计票的晚上,美国全国广播公司专门在纽约民主广场上画了一张大地图,用颜料喷涂红蓝两色。在2000年和2004年两次总统大选中,新闻媒体的这种直观化传播手段在人们头脑中留下了鲜明的分裂印象,因为美国的版图被相当完整地切割出了两大板块:西部、东北部沿海和五大湖区沿岸是支持民主党的蓝色美国,而从广阔的中西部腹地直到南方沿海都是共和党的红色美国。

媒体的这种简单化的做法显然有误导的嫌疑,因为这种根据赢家通吃规则划分出的红州或蓝州并不能准确地反映出选民票的分布状况。本次大选,布什仅以13万张选民票的微弱多数把俄亥俄州涂成了红色,但是如果把该州的地图放大,人们会就看到支持克里的蓝色区域依然存在。笔者所在的蒙特格默里县位于政治和价值观比较保守的俄亥俄南部,却以138262对134716的微弱多数支持克里,成了被一片红色包围的蓝色孤岛。因此,也有媒体以县为单位标注红蓝两色,结果是红蓝混杂,很难找出纯色的红州或蓝州。如果把这种涂颜色的做法进一步精确到以投票站为单位,所谓美国分裂的印象就更加模糊了。

党派政治和价值观的两极化

所谓的美国分裂并不能从地理上得到印证,美国当然不可能真的在地图上分裂成两个国家。透过两次大选,人们真正担忧是美国党派政治的两极化和价值观念的极端化。所谓的分裂与其说发生在地理上,不如说发生人们的头脑中。

共和党此次大选成功,秘诀就在于极大动员了本党的基础力量,提高了本党支持者的投票率。媒体把布什的竞选顾问卡尔·罗夫的策略概括为简单的一句话:“忘掉中间选民,取悦基础选民。”共和党基础选民的特征很明显:保守、已婚、拥有枪支、住在郊区或者乡村、经常上教堂。本次大选后的民意调查也再次证实:87%的倾向保守的选民、56%的已婚选民、61%的枪支拥有者、60%经常上教堂的选民、51%的郊区选民和56%的乡村选民都投了布什的票。

美国政党制度的特点是十分松散,没有什么党纪党规来约束自己的党员必须去投票,因此竞选顾问们的任务是通过设计特定的竞选议题和策略营造出一种气氛,让本党的支持者感觉自己不能不去投票。卡尔·罗夫的策略就是打道德牌,在同性恋、堕胎、枪支等社会道德问题上大做文章。其中最巧妙的一手就是在某些州的选举投票中捆绑关于同性恋结婚问题的公投,包括“重中之重的”俄亥俄州。这一招的效果非常明显,共和党的投票率明显上升,平均高出民主党5个百分点左右。

选后的调查还显示:“影响选举的最重要的议题”是“道德价值观”(22%),超过了人们先前普遍认为的经济(20%)和反恐(19%)。这个令人感

觉有些意外的事实也从另外一个侧面印证了共和党的成功,因为重视道德问题的选民都出来投票了。不过,这种“取悦基础选民”的策略必然导致共和党的竞选纲领出现极端化的倾向,因为只有一边倒才会让自己人满意。而这样做的后果是在社会中造成了分裂和对立的紧张情绪,民主党人认为布什的减税、伊拉克战争等政策正在将美国导向一条错误的路线;而共和党人则感觉自己的选择不仅是个政策问题,而且关系到自己的道理和原则:“因此,那些不同意自己的人不仅是观点的不同,而且是在威胁自己的核心价值和生活方式。”

精英的分裂和公众的冷漠

美国政治学家安东尼·唐斯曾经创造过一条著名的“唐斯定律”:在一个两党竞争的选举结构中,越靠近中间的候选人取胜的希望越大。这条定律认为,在任何一个政治社会中,居中的温和派的人数最多,因此候选人的政治立场越向中间移动就可以覆盖越多的支持者。然而,在最近两次的美国大选中,布什的成功策略恰恰同这条定律背道而驰,有人因此慨叹“唐斯定律”已经死亡了,美国政治正在走向分裂和两极化。

也有政治学家不同意美国政治分裂的看法,他们认为所谓的分裂不过是少数政治精英人为制造出的一个现象。《文化战争?两极化美国的神话》一书的作者莫里斯·菲奥瑞纳说:“我认为只有10%的人是高度两极化的,这种情况一直都存在。”这些学者认为,所谓的分裂实际上是政治精英、积极分子和媒体造成的,他们总是用“是/非”、“对/错”这种两分法的思维结构来提问,给人造成了两极分裂的印象。因此,所谓的分裂最多体现为上层精英的政治斗争,而民众的观点还是共识互容的。这就像冬天的池塘,表面上结了厚厚的坚硬的冰,而底下仍然是温和一体的水。

不过,关于美国政治究竟有没有分裂的辩论毕竟只是一个表象,美国的民主面临的真正的困境是公众对政治和公共生活的冷漠,对政治事务毫不关心,也不愿意参加投票。这也是“唐斯定律”失效的真正原因:居中的温和派都不参加投票,他们也就失去了政治上的意义。卡尔·罗夫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他发现,讨好中间选民的难度显然高于发动自己的基础群众,与其四平八稳,不如剑走偏锋。因此,最近十多年来,我们看到美国政治中同时存在着两种趋势:一是公众继续保持对政治的冷漠;二是精英政治变得越来越党派化,两者实际上是相辅相成、互为因果的。2004年的美国大选无非是再次印证了这两种趋势,而且在可预见的将来,它们还将对美国的国内政治和公共事务发生作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