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浅析各国军费——俄国篇,市场化的熊[玉龍追梦]

都说量变引起质变,这在本系列文章里也算有所体现。很王婆的说一句,咱数钱玩儿也能数出点花样,除了匠心独具,很大一部分就是这笔钱实在很大,确实能玩出不少花样。浏览过前两篇的看官也许还能记得,美日两国军费猫腻着实多多,但话说回来,其军费形成机制还是非常稳定的。说起毛子或,许没这么多猫腻,但其军费形成机制正处在剧变期,堪称大国里的典型。

要说毛子的刀枪剑戟,不得不说到其采购机制。经历了沙俄的沙文主义时代,苏联的过激式强大(这里强大是个动词),冷战后的急速市场化。给人的印象就是这是个总在顶点时骤然衰落,而后又迅速崛起的国家。现在人们总体印象里俄国军事处于技术基础扎实,腰包瘪瘪但又很“不认命”的阶段。在继承来的辉煌军事光环,正在进行的军队国家化,市场化的全面渗透这三个主要因素的作用下,俄国军事投入模式正在经历“数千年未有之变局”。

前不久俄罗斯声称将要裁减三十万人,整个军队规模不超百万。一石激起的是对于“看看人家军队的效率”的羡慕,实际上这就是一个巨大的误解。俄国官方给出的裁军理由和目的包括:主要裁减军官,将干部比重从30%降低到其他发达国家的5%——7%(除了日本);加大武器装备,训练的费用比例;随淘汰部队一起淘汰老旧装备。这里说的都是实话,但却又是绝对误导性的。其实质是,随着政治确立西方式的三权分立,市场化的建立。其军队构成也将全面靠拢西方模式。

浅析各国军费——俄国篇,市场化的熊[玉龍追梦]

走的是老航母,来的是新钞票

首先说人员费用,这次裁剪的是三大军种和三大兵种,但根本没有考虑内卫部队,各部门所属部队,各联邦成员下辖部队。因为随着在军权分配上,俄国已经美化,再加上日渐复苏元气,已经具备重新施加境外影响力的条件。其部队构成也需要依据美国模式进行调整,以适应未来重新发力的要求。未来完成调整后,其三大军种和三大兵种将成为外向型作战力量。而各加盟国和各部门部队将成为在国内,近周边及非传统军事任务发挥作用的力量。而不是有些人理解的俄罗斯军事运作效率高到人员可以很少,毕竟这是一个二十年来没有多少新装备入役的军队(尽管高技术战争确实有军事人员数量减少的趋势)。同时这样可以将军费分散部署在各部门,就像美国做的那样,取得很好的政治,经济,舆论效果。当然,其具体组织形式肯定有别于美国的国民警卫队模式。(关于军费分散部署,请参考拙作[原创]浅析各国军费——美国篇,谁持霸权当空舞[玉龍追梦]

http://bbs.tiexue.net/post_4904518_1.html)

以特种部队为例子,现在下辖该类型的部队包括国防部,内政部,安全局,海关,紧急情况部,司法部等等等等(个人觉得很雷),还有各联邦主体。未来肯定会进行调整,不再这么繁琐,但肯定会有相当一部分保留在正规军外的划分。这其实反映的是俄罗斯为未来亮獠牙于海外进行的前期准备。与此类似,保留在军外的其他部队也将逐渐调整职能,并进行正规化改造,使之成为“国民警卫队”以及名目繁多的军事辅助机构。比如近几年进行的回收各联邦主体下辖军事力量回归中央的一系列举措。

浅析各国军费——俄国篇,市场化的熊[玉龍追梦]

特种部队是狼牙,熊瞎子狼牙到处乱长

在军事采购机制上,很长一段时间,曾经僵化死板的苏式行政指令模式被部分保留,外加急速的市场化曾经一度蔓延到军工领域,出现过将军工企业“分股到家”的情况,这使得俄国军工系统一度非常混乱。外加为了冷战结束不久那段时间里的虚弱而大肆不理智的卖军火(实际现在还有),领导层的决策失误更放大了这一点。举个例子,俄国除了接受过美国出钱肢解战略轰炸机,图波列夫这样的国防中坚力量一度也面临被西方“牵引”到市场化的局面,其中危险不言自明。随着普京上台,国家开始大力介入市场运作(比如打击金融寡头),重新制定市场化运作路线图。现在各个大厂进行着谨慎的资金来源甄别,同时紧抓住大项目的发展,一方面为尚且虚弱的军工系统输血,另一方面积累市场运作经验。比如利用军事技术优势,一些俄国和其他国家共同装备的武器型号,其对外军售收益如何回流军队,已经颇有“美国范儿”(拙作美国篇里有提到),比较著名的例子包括俄印T-50项目,里面已经有很成熟的市场运作,企业参与程度很高。从这个意义上讲,某些买俄国军火的大国家承担者小白鼠的角色(小国不算)。这样的国家包括印度,一度也包括我们。还好,我们同样是个“不认命”的国家。而其他分包小厂则呈现遍地开花的态势,一方面为了票子,另一方面也有分担市场化风险的考略。很大程度上参考了中国在市场化过程里的经验(也许还有教训)。

浅析各国军费——俄国篇,市场化的熊[玉龍追梦]

于苏联时代不同,现在俄国客机项目走市场化路线

而且俄国现在开始进行引入竞争的采购招标,鼓励国内骨干企业多进行技术验证拉动技术前进时潜力尽出。俄国防部第一副部长波波夫金就说过“必要时不排斥采购国外装备”,这到底是技术底子渐薄的无奈,还是谋万世好制度的雄心,尚且难言。同时研制过程从型号牵引型走向技术牵引型。即以前由军队提出需求,然后进行型号研制;转变为军队,政府智库,决策层共同参与讨论技术方向,然后进行验证准备及非工程运用的研发。或者转为装备研制,或者转入技术储备,同时积极吸纳民间智力,资源参与。多年来的事实证明,技术牵引在长远时期内效果(包括军事和经济)远好于型号牵引型。目前全世界只有美国具备技术牵引型机制,尚且瘦弱的俄国也有如此雄心,一旦成功达到目标,将产生巨大影响——类似于当年空客加入大飞机俱乐部效果。多说一句,现在搞这个的还有一个国家——中国。

现在积极推进军队国家化和军费市场化运作的熊瞎子,所谋者重新参与分世界这张饼;能否成为分饼人尚且不知。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不认命的自豪感——或者按军网的说法是邪恶。现在流行说就怕流氓有文化,那市场化的熊有多少分量?

请关注续篇:浅析各国军费——英国篇,缺少鸡蛋的槽子糕

军费往何处去,数钱玩儿的系列

[铁血社区][原创]浅析各国军费——美国篇,谁持霸权当空舞[玉龍追梦]

http://bbs.tiexue.net/post_4904518_1.html

[铁血社区][原创]浅析各国军费——日本篇,祈盼武运[玉龍追梦]

http://bbs.tiexue.net/post_4922775_1.html

浅析各国军费——俄国篇,市场化的熊[玉龍追梦]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