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子兵法始计篇

孙子曰:兵者,(1)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2)不可不察也。(3) (1)兵:本义指兵器,武器等。《说文》:“兵, 械也。从廾[gǒng],持斤,并力貌”。(斤,是短斧之类;廾为两手捧物之意。)《周礼·司兵》:“司兵掌五兵”,注引郑司农云:“五兵者,戈、殳 殳

[shū]、戟、酋矛、夷矛”。(殳:古代的一种武器,用竹木做成,有棱无刃。)此处由兵可引申为兵卒、军队、战争等义。此处指战争。 (2)死生之地,存亡之道:战争场所,得其利者生,失其利者死。是关系到国家存亡的大问题。杜牧注:“国之存亡,人之死生,皆由于兵。”而贾林注:“地,犹所也,亦谓陈师、振旅、战陈之地。”所释义狭。戚继光《大学经解》谓此句“正以释国之大事也。地字虚看,乃兵之死生所系;存亡,以国亡。”其释较公允。《左传·襄公二十七年》:“圣人以兴,乱人以废。废、兴、存、亡,……皆兵之由也。” (3)不可不察:此句言深入考察、研究。《尔雅·释估》:“察,审也。” 孙子说:战争是国家的大事,它关系到百姓的生死,国家的存亡,不能不认真地考察和研究。 故经之以五事,校之以计而索其情:(1)一曰道,(2)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将,五曰法。道者,令民与上同意也,(3)故可以与之死,可以与之生,而不畏危。(4)天者,阴阳、寒暑、时制也。(5)地者,远近、险易、广狭、死生也。(6)将者,智、信、仁、勇、严也。(7)法者,曲制、官道、主用也。(8)凡此五者,将莫不闻,知之者胜,不知者不胜。故校之以计,而索其情。曰:主孰有道?将孰有能?天地孰得?法令孰行?兵众孰强?士卒孰练?赏罚孰明?(9)吾以此知胜负矣。 (1)经:织机上的纵线,引申有“纲”、“纲领”之义。此为动词,意为“以……为纲进行研究”。五事:五个方面的情况,即下文“道、天、地、将、法”五个方面的情实。校:比较。 计:上古指筹码。《说文》 《说文解字》

:“计,筭[suàn]也。”索其情:索,求索,探索。《广雅·释诂[gǔ]三》:“索,求也。”情,指敌我双方的实情。即需自五方面分析、比较及探索。 (2)道:道路。此处指政治开明。 (3)民与上同意:上,指国君;意,思想、志向。此句谓民众与国君同心协力。 (4)不畏危:曹操《孙子略解》注:“危者,危疑也。”俞樾[yuè]《诸子平议·补录》云:“曹公注曰:危者,危疑也,不释畏字,其所据本无畏字也。民不危,即民不疑、曹注得之。” (5)阴阳:指昼夜、睛晦[huì]等自然天象。时制:指季节更替。 (6)险易:泛指险阻难行之地。易,平坦易行之地,《说文》:“险,阻难也”。死生:不可攻守进 退或可攻守进退(之地)。 (7)智、信、仁、勇、严:孙武认为这是将领必须具备的五个方面的素质。此句《潜夫论》引作“将者,智也、仁也、敬也、信也、严也。” (8)曲制:军队的组织、编制等制度。曹操注:“部曲、幡[fān]帜、金鼓之制也。” 官道:各级将吏的职责区分、统辖管理等制度。主用:军备物资、军事费用的供应管理制度。 (9)主孰有道:孰,谁。道,曹操《孙子略解》注:“道德智能。”此句指哪一方的国君得民心,政治清明。 天地孰得:曹操《孙子略解》注:“天时、地利。”李筌[quán]注同。即指哪一方得天时、地利。 兵众孰强:指哪一方的军队武器装备、物资保障更好。 因此,要通过对敌我五个方面(五事)的情况进行综合比较,来探讨战争胜负的情形:一是政治,二是天时,三是地势,四是将领,五是制度。政治,就是要让民众和君主的意愿一致,战时他们才会为君主去死,不存二心。天时,就是指昼夜、晴雨、寒冷、炎热、季节气候的变化。地势,就是指高陵洼地、路途远近、险隘平坦、进退方便等条件。将领,就是指挥者所具备的智慧、诚信、仁爱、勇猛、严明等素质。制度,就是军制、军法、军需的制定和管理。凡瞩这五个方面的情况,将领都不能不知。充分了解这些情况的就能取胜,相反就会作战失败。此外,还要通过比较双方的具体条件(七计)来探究战争胜负的情形,即双方君主哪一方施政清明?哪一方将帅更有才能?哪一方拥有更好的天时地利?哪一方军纪严明?哪一方兵力强大?哪一方士卒训练有素?哪一方赏罚分明?通过这些分析比较就能够判断谁胜谁负了。 将听吾计,(1)用之必胜,留之;将不听吾计,用之必败,去之。(2) 计利以听,乃为之势,以佐其外。(3)势者,因利而制权也。(4) (1)将听吾计:“将”指将军。但一解释指孙子求吴王阖闾[hé lǘ] 吴王阖闾

之语。即:“如吴王听我计”。 但从全文观之,宜释为“将领”。 (2)用之必胜,留之;将不听吾计,用之必败,去之:用我计必胜,我将留下;不用我计必败,我即离去。 (3)计利以听:以,通“已”。听,从,采纳。此句谓筹谋有利的作战方略已被采纳,即战争决策已定。势:适势。《考工记·弓人》:“射远者用势。”郑司农云:“势为形势。”以佐其外:佐,辅助,辅佐。外,曹操《孙子略解》注:“常法之外也”,未准。梅尧[yáo]臣曰:“定计于内,为势于外,以助成胜。”此句谓造势以佐助人君有效地达到战争目的。 (4)权:权变之举。制权,即采取应变行动。《荀子·议兵》:“权不可预设,变不可先图,与时迁移,随物变化。” 若听从我的意见,用兵作战就会取胜,我就留下来;若是不从,打仗就会失败,我将会离开这里。 我的军事思想您认为能够接受,再从外交上造成大好形势作为辅助条件,就掌握了主动权。所谓态势,即是凭借有利的情况,以制定临机应变的策略。 [注:另一种解释法,如若采纳我的建议,用(兵)一定会胜,我会留下(辅佐你);如若不采纳我的建议,用(兵)一定会败,我会离开。计较(小)利益来用以凭借,进而形成“势”,来帮助处理对外军事及外交。所谓势,就是把握利益来形成(敌我)力量对比上的优势。] 兵者,诡道也。(1)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2)实而备之,强而避之,(3)怒而挠之,卑而骄之,(4)佚而劳之,亲而离之。(5)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6) (1)诡道:诡诈之术。欺诈、多变的方式。《孙膑兵法·威王问》 :“诈者,所以困敌也。”此句言用兵打仗,应以机变为原则。 (2)乱而取之:杜牧注:“敌有昏乱,可以乘而取之。”此句言敌人处于混乱状态,要乘机进攻。 (3)实而备之:曹操《孙子略解》注:“敌治实,须备之也。”梅尧臣注:“彼实则不可不备。”敌具实力,则需严加戒各。 孙子兵法

[1] (4)怒而挠之:怒,士气旺盛。梅尧臣注:“彼福急易怒,则挠之,使愤急轻战”。挠,扰之意,又训为屈。此句意亦可理解为敌人士气旺盛,我当谨慎屈避其锋锐,待其气衰,再攻击。卑而骄之:敌人小心谨慎,则使敌人骄傲、松懈。 (5)佚:安逸。亲而离之:离,离间《广雅·释诂一》:“离,分也。”此句意为敌人内部团结,则设计使它们分裂。 (6)不可先传:曹操《孙子略解》注:“传,犹泄也。”杜牧注曰:“传,言也。”此全句谓军事家克敌致胜的奥秘,不可以事先讲明。 战争,本来是一种诡诈之术。所以,能战而示之软弱;要打,装作退却;要攻近处,装作攻击远处;要想远袭,又装作近攻;敌人贪利,就用小利引诱;敌人混乱就要攻取;敌人力量充实,就要防备;敌人兵强卒锐,就避其锋头;敌人气势汹汹,就设法扰乱它;敌人谦卑就要使之骄横;敌人安逸就要使之疲劳;敌人内部和睦,就要离间他们。总之,要在敌人没有防备处攻击,在敌人料想不到的时候采取行动。这是指挥家制胜的秘诀,不可预先讲明。 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1)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不胜,而况于无算乎?吾以此观之,胜负见矣。(2) (1)庙算 古代宗庙

:《新注》曰:“古时候兴兵作战,要在庙堂举行会议,谋划作战大计,预计战争胜负,这就叫庙算。”得算多:谓指具备取胜的条件多。 (2)见:同“现”,呈现,显现。 未战之前就能预料取胜的,是因为筹划周密,条件充分;未开战而估计取胜把握小,是具备取胜的条件少。条件充分的取胜就大,准备不充分的就会失败。何况一点条件也不具备的呢!我根据这些来观察战争,胜败也就清楚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