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子兵法《作战》

孙子曰:凡用兵之法,驰车千驷,革车千乘[shèng],(1)带甲十万,千里馈粮,(2)则内外之费,宾客之用,胶漆之材,车甲之奉,(3)日费千金,然后十万之师举矣。(4) (1)驰车千驷:驰,奔、驱。驷,《诗经·清人》:“驷介旁旁”。郑玄笺[jiān]云:“驷,四马也。”曹操《孙子略解》注:“驰车,轻车也,驾驷马。”此句话谓套四匹马的轻型战车一千辆。 古代战车

革车千乘:革车,《札[zhá]记·明堂位》:“革车千乘。”郑玄注:“革车,兵车也。”曹操《孙子略解》注:“革车,重车也,言万骑之重。”杜牧注:“革车辎车,重车也,载器械、财货、衣装也。”此句话意为装载军械物资的兵车千乘。 (2)带甲:春秋战国时期称武装士卒为带甲。馈粮:《周礼·玉府》郑玄注:“古者致物于人,尊之则曰献,通行曰馈。”馈粮,运送粮草。 (3)宾客:各国诸侯的使节及游士。胶漆之材:张预注曰:“胶漆者,修饰器械之物也。”此言制造与维修弓矢等作战器械的物资。车甲之奉:张预注:“车甲者,膏[gāo]辖金革之类也。”此句意为千里行军车甲修缮的花费。 (4)举:可出发。 孙子说:按一般的作战常规,出动战车千乘,运输车千辆,军队十万,越地千里运送粮草,那么前后方的军需,宾客使节的招待费,胶漆器材的补充,车辆盔甲的供给等,每天都要耗资巨万。只有作好了准备,十万大军才能出动。 其用战也胜,久则钝兵挫锐,攻城则力屈,久暴师则国用不足。(1)夫钝兵挫锐,屈力殚[dān]货,则诸侯乘其弊而起,虽有智者,不能善其后矣。(2)故兵闻拙[zhuō]速,未睹巧之久也。(3)夫兵久而国利者,未之有也。(4)故不尽知用兵之害者,则不能尽知用兵之利也。 善用兵者,役不再籍,粮不三载,(5)取用于国,因粮于敌,故军食可足也。(6) (1)用战也胜:作战但求(速)胜。钝兵挫锐:兵器钝坏,锐气受挫。梅尧臣注:“兵杖钝弊而军气挫锐。” 久暴师:长期领军于外。暴同“曝”。 (2)殚货:殚,《说文》:“尽也。”殚货言物资耗尽。不能善其后:何氏注:“谓兵不胜而敌乘其危殆[dài],虽智者不能尽其善计而保全。”其说是。 (3)兵闻拙速,未睹巧之久:拙,《说文》:“拙,不巧也。”速,速胜。拙速:直截了当,迅速解决。巧,工巧。久,拖延。李贽[zhì]《孙子参同》卷二注:“宁违毋[wú]久,宁拙毋巧;但能速胜,虽拙可也。” (4)兵久而国利者,未之有:社牧注:“兵者凶器,久则生变。” (5)役不再籍:役,兵役。籍,名册,这里作动词,指征调。此句的意思是不再按名册继续征发兵役。粮不三载:三,意指极多。曹操 曹操

《孙子略解》注云:“始载粮,后遂因食于敌,还兵入国,不复以粮迎之。”言不多次运送军粮。 (6)取用于国,因粮于敌:曹操《孙子略解》注:“兵甲战具,取用国中,粮食因敌也。”因,依、就,此为顺便夺取之意。 用此军队作战,要求速胜,旷日持久就会使军队疲惫,挫伤锐气,攻城就会耗尽人力,久驻在外,会使国家财政发生困难。如果军队疲惫、锐气挫伤,战斗力下降,财力不足,那么诸侯国就会乘机举兵进犯,尽管有足智多谋的人,也难以收拾这种局面。所以在用兵上,虽笨拙的指挥官也要速战速决,没有见过讲究指挥工巧而追求旷日持久的现象。战争久拖不决而对国家有利的事情,自古至今,都未曾听说过。因此说,不能全面了解战争害处的人,也就不能真正懂得战争的有利之处。 善于用兵打仗的人,兵员不再次征调,粮饷不再三转运,武器装备在国内准备充足,粮草补给在敌国解决,这样,军队的军粮就能满足了。 国之贫于师者远输,远输则百姓贫。(1)近于师者贵卖,贵卖则百姓财竭,财竭则急于丘役。(2)力屈、财殚,中原内虚于家。(3)百姓之费,十去其七;公家之费,破车罢马,甲胄矢弩,戟盾蔽橹,丘牛大车,十去其六。(4) 故智将务食于敌,食敌一钟,当吾二十钟;芑[qǐ]秆[gǎn]一石[dàn],当吾二十石。(5) (1)国之贫于师者远输,远输则百姓贫:远途运输,耗尽财力、人力,使国家、百姓贫困。 (2)近于师者贵卖:贵卖,言物价上涨。曹操《孙子略解》注云:“军行已出界,近师者贪财,皆贵卖,则百姓虚竭也。”言军队驻地附近物价上涨。财竭则急于丘役:财竭。财力枯竭。丘役,指军赋。据《周礼》记载:“九夫为井,四井为邑,四邑为丘,四丘为甸[diàn]。”从西周至春秋,军赋不断增加,春秋时,丘出戎马一匹,牛三头。丘为征收军赋的基层单位。此句话意思为国家财力枯竭,急于加重丘井之役。 (3)中原:泛指国内。 (4)破车罢马:罢,同“疲”。战车破损,马匹疲病。戟盾蔽槽:戟, 戟

合戈矛为一体的古兵器。蔽橹[lǔ],一种主要用于防卫的大型盾牌,以大车轮类巨物蒙以生牛皮,可屏蔽,故称蔽槽。王皙[xī]曰:“蔽,可以屏蔽;橹,大楯[dùn]也。”丘牛大车:曹操《孙子略解》注:“丘牛,谓丘邑之牛。大车,乃长级车也。”此言为牛拉的辎重车辆。 (5)智将务食于敌:务,追求,力争。食,取食。明智的将领务求于敌国就地取粮。钟:古容量单位。《左传·昭公元年》:“齐旧四量:豆、区、釜、钟。四升为豆,各自其四,以登子釜,釜则十钟。陈氏三量,皆登一焉,钟乃大矣!”曹操《孙子略解》注:“六解四斗为钟。”芑:梁、黍[shǔ]一类的农作物。秆:稻麦等植物的茎,同“箕”[jī],即豆秸[jiē]。《汉书·杨恽[yùn]传》:“种一顷[qǐng]豆,落而为箕。”杜牧注曰:“芑,豆秸也;秆,禾藁[gǎo]也。” 国家由于兴兵而造成贫困的原因是长途运输。长途转运军需,百姓就会贫困。临近驻军的地方物价必然飞涨,物价飞涨就会使国家的财政枯竭。国家因财政枯竭就会加重赋役,军力衰弱、财政枯竭。国内百姓穷困潦倒,每家资财耗去了十分之七。政府的经费,亦因车辆的损耗、战马的疲惫,盔甲、箭弩、戟盾、矛橹的制作补充及丘牛大车的征用,而损失了十分之六。 所以,高明的指挥员务求在敌国内解决粮草供应问题。就地取食敌国一钟的粮食,等于自己从本国运出二十钟;夺取当地敌人饲草一石,相当于自己从本国运出二十石。 故杀敌者,怒也;取敌之利者,货也。(1)故车战,得车十乘已上,赏其先得者,而更其旌[jīng]旗,车杂而乘之,卒善而养之,是谓胜敌而益强。(2) 故兵贵胜,不贵久。(3) 故知兵之将,生民之司命,国家安危之主也。(4) (1)故杀敌者,怒也:激发对敌愤怒,故可杀敌。取敌之利者,货也:梅尧臣曰:“取敌则利吾人以货。”对夺取敌人资财者要以实物予以奖励。 (2)车杂:杂,混杂,混编。此句谓将俘获敌战车混编入己车阵中。是谓敌胜而益强:曹操《孙子略解》注:“益己之强。”杜牧 杜牧

注:“得敌卒也,因敌之资,益己之强。”这就是所谓战胜敌人而使自己更加强大。 (3)兵贵胜,不贵久:贵,重也。曹操《孙子略解》注:“久则不利,兵犹火也,环戢[jí]将自焚也。”意谓用兵作战贵在速战,持久则不利。 (4)知兵之将:知,识。《周礼·大司徒》:“知仁圣义忠和。”郑玄注:“知,明于事。”此谓懂得用兵的将帅。民之司命:司,《诗经·羔裘》:“邦之司直”,毛亨传:“司,主也。”此谓民众命运的掌握者。国家安危之主:主,《管子·形势解》:“主者,人之所仰而生也。”曹操注:“将贤则国安。”此谓国家安危的主宰。 要使战士勇于杀敌,就要激励军队的士气;要使军队夺取敌人的军需物资,就必须用财物奖励。因此在车战时,凡缴获战车十辆以上的,奖赏最先夺得战车的士卒,换上我军的旗帜,将其混合编入自己的车阵之中;对于敌人的俘虏,要给予优待、抚慰和使用他们。这样就会战胜敌人而使自己日益强大。 所以,用兵贵在速战速决,不宜旷日持久。 深知用兵之法的将领,是民众命运的掌握者,是国家安危的主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