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记者刺探中国航母制造基地:工人警惕性很高

日本记者刺探中国航母制造基地:工人警惕性很高

《朝日新闻》记者潜入上海长兴岛窥视我航母建造

[Part 1]潜入上海的小岛:贫穷的岛上居民,因为“精品”而充满朝气

从中国上海市的长江岸边,乘坐轮渡大约1小时。在江水注入东海的黄褐色的入海口,如同要塞一般的橘红色的塔吊群引人注目。

[航空母舰之岛]

当地的村民都这样悄悄地称呼,这个位于长江沙洲上的东西27公里,南北数公里的细长型的长兴岛。在这个岛屿上建造中国第一首航空母舰的计划正在推进,这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漂浮的大型机场”是强大海军的象征。中国拥有航母,时至今日仍是世界舆论的焦点。

我们避开云集于港口卖干货和蜜桔的小商贩,直奔江南造船厂的工厂。重要地段戒备森严的保安,以及能够察觉到的位于记者(峯村建司)身后的跟踪,能够观察到当局绷紧的神经。

占全岛面积7%的该工厂的厂区内,更是有一个让人愈加充满紧张感的区域 -- 2008年秋天刚刚完成的第3船坞。

外部人员的进入是被禁止的!保安人员正在细致地检查着身份证。该区域内,白色和蓝色的全新的集装箱和吊车鳞次栉比,甚至连银行和体育馆都有。

“安全生产!一流品质!严守机密!”

上午7点半,听到了这样的雄壮的*声。大约8万人的工作人员,几乎都是来自于安徽省和河南省的外出劳务人员。

这些人员被聘用的时候,他们的亲戚是否有前科,正治思想是否有问题,都被进行了调查。就算是调查合格以后,还要牢记《国家保密法》,签订相关协议书“绝对不向外界透露,任何在业务中获知的事情”。

向试图进入该区域的身穿工作服的一名男子打听了一下“航母的建造顺利吗?”,突然肩膀被楸住了,

“你!哪里的?!请出示你的身份证!”

试探彻底失败了!装扮成工作人员的是反谍报组织,国家安全局的工作人员。据当地政府介绍,工厂内部和周边每隔100米就配置有一名很警觉的监视,防止泄密的发生。(由于担心)可能会被拘留起来,赶快混杂在人群中逃走了。

躲过监视的耳目,总算接触到了一个安徽省出身的40多岁的男性。在上海市内打工做房屋装修,去年来江南造船厂上班。月工资多了一倍,大概是3000元(约4万日元)。从事船体的防锈作业。仅仅从上司那里听说,要建造大型的军舰。

但是,几乎所有的工作人员都知道要建造的是航空母舰。同僚之间都使用“精品”这个暗语。“24小时被监视,感到很有压力。但是,能够支持国家威望,有一种自豪感。”该男性一边用沾染了红色和白色油漆的工作服袖子擦汗,一边胆怯地说。虽然他们都是在最外围工作,但丝毫没有消减参与的积极性。

太阳开始落山的下午5点半,起着自行车和自行车的工人从工厂里面蜂拥而出。随着人流,就到了全新的宿舍区。钢丝网围起来的区域里,有很多6层楼高的宿舍。室内有床,甚至有日本产的空调。和很多人挤在一起的大通铺相比,这已经算是打破常规的好待遇了。

突然,辣椒和花椒的刺激性气味扑鼻而来。窥视了一下里面的小胡同,做四川菜和河南菜的小店一溜子好多家。结束工作后的工人,一边大口喝着超过40度的白酒,一边怀念着故乡的滋味。记者试着中途加入了在第3船坞看到的5个工人的酒席。

“今年,可是一天都没能休息到啊”

“金融危机以后,月工资下调了300元(约4000日元)啊。”

这5人都来自于河南省的农村。用夹杂着方言的话交流着。记者的话题一触及到“精品”两字,表情就变得严肃起来了。而且警惕性很高,很难透露一丝具体的细节。

最年轻的男性(22岁)首先打破了微妙的气氛。中学中途退学,到处做泥水匠的工作,但是,被认为有技术,所以被录用了。“象我这样没有学历的农民,参与建造航母,行吗?我也有这样的疑惑。但是,为了能使祖国成为,美国和日本都无法欺负的强大国家,我们要尽自己的一臂之力”

“中国加油!”,5人一起站起来干了一杯。这些是在中国被看不起的众多普通劳动者。能够从这个岛上的工作人员中感受到隐隐的自豪感和力量。

江南造船厂的进驻,不仅对于外出劳务人员,对于以柑橘生产为唯一产业的上海最贫困的岛上居民来说,也带来了很多实惠。

6年前,位于上海市中心的江南造船厂的用地被征用于上海世博会,新地址被选在了长兴岛。相当于长兴岛人口4倍的大约15万外来务工者蜂拥而来,这是“建造航母的特别需要”。国家主席胡锦涛视察了那里,4车道的马路和政府的新建筑相继建成。

岛上的居民都被招募去做工厂的保洁员以及食堂的伙夫了。家庭主妇沈菊珠(45岁),2年前获得了一份出租车驾驶员的工作。月薪比做电工的丈夫高一点,一个月是3000元。独生女正在读大学。

“岛上的居民都是欢迎“精品”的。不仅仅是为了祖国,我们的生计也得到了维持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