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亲历香港“奶粉荒”

作者: 赵琳 文章来源: 华夏时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 2011-02-25

“没货了。”地点香港,当万宁的店员摇着头说出这句话时,韩燕的脸上露出极度失望的表情。“我已经跑了三家店了,但始终没买到我要的奶粉。奶粉货架上不是摆着空罐,就是直接标明‘暂时缺货’。”韩燕对记者说。

在深圳工作的韩燕是个一岁孩子的母亲。三聚氰胺事件后,韩燕对国产奶粉就有了顾虑,早在怀孕期间就决定孩子喝的奶粉要从香港买。为了方便,她还办了一年多次往返香港的个人旅游签注,定期去买奶粉。

“以前过了关,直接坐九广东铁到上水,进了药店买了奶粉就走,一个来回花的时间不过两小时,但从今年开始就越来越难买了,特别是春节前后,很多店里都断货了。”韩燕对记者抱怨,“如果实在不行,我就只能给孩子换其他牌子的奶粉了。但小孩的肠胃适应能力有限,转奶也需要一个过程。”向记者匆匆告别后,韩燕又奔向下一个目的地继续找寻。

与韩燕抱着同样心态赴港买奶粉的内地家长不在少数。2008年前,香港奶粉主要消费者是香港本地人,但三聚氰胺事件后,内地人开始将目光转向香港市场,此后,随着赴港自由行更为便捷,加上人民币升值,在香港购买奶粉成为不少内地家庭的首选。由于供应有限,香港奶粉缺口也开始扩大。

2月19日,记者在上水广场的万宁看到,一些热销品牌奶粉,无论一段还是二、三段奶粉的标签上都印了“暂时缺货”,奶粉货架上也仅摆了空奶粉罐。几位说普通话的顾客询问情况,店员耐心地解释:“没货了,具体到货时间不知道。”记者又去了附近几家店,情形也大同小异——热门品牌奶粉齐齐断货。一些其他品牌货源充足,价格也要便宜,但就是无人问津。同样,在元朗街道两边林立的大小药店里热销奶粉也都不见踪影,一位店员告诉记者,“已断货几天了。”

与韩燕相比,内地游客陈晓颖幸运得多。记者在返程的九广东铁上遇见她时,她旅行箱上的袋子里放了几罐美素佳儿奶粉。她是在上环买到的,“帮亲戚带的,他们说能带多少尽量带。不过店里已张贴了‘限购三罐’,我也就买了三罐。”事实上,在刚刚过去的春节,不少去港澳旅游的内地游客都多了一项任务——带奶粉给亲友,也正是在春节期间大量内地游客抢购奶粉,造成了香港奶粉供应的紧张。

一些香港市民的生活也受到了影响。在深圳CBD工作的香港人Victor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小女儿一岁半。“买了这么多年奶粉,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难买过。”Victor语气愤慨地说,“我住在沙田,每个周末回家,头等大事就是跑到药房买奶粉,但最近一段时间总是被告知‘没货’。”Victor告诉记者,在亲子王国网站上关于“建议政府开征奶粉离境税”的帖子,他也跟帖表示支持。“我非常支持。这样能有效打击水客,改变目前这种状态。”

记者登录了亲子王国网站,由香港奶爸刘伟雄发起的“联合要求政府开征奶粉离境税”的帖子自1月22日发表以来,已受到了强烈关注,帖子里提出“每名香港离境往中国内地的人士,只可携带一罐,否则严格征收10倍罚款。相信可有效打击水货分子,同时严厉打击现时猖狂的走私者。”跟帖支持者相当踊跃,回帖量已有36页,回帖数量达到700多个。

不过令Victor失望的是,2月16日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周一岳在接受议员提出的是否就奶粉开征离境税时明确表示,必须仔细考虑各种因素,包括有关措施是否符合政府实行的自由贸易政策,对香港税制的影响,以及征收税项是否是稳定本地供应的最有效方法。综合各项因素,他认为无须征收奶粉出口离境税。

“我可不相信,单靠我们这些做父母的去香港给孩子带回的那点奶粉就造成了奶粉荒。罪魁祸首应当是水货客,恐怕还有一些供应商在囤货。”居住在深圳蛇口的刘太太表达了自己的看法。由于同品牌的国外奶粉在香港售价比内地便宜,加上人民币升值,于是出现大批水货客将奶粉从香港带到内地后,放在内地供应,以赚取差价。港九药房总商会理事长刘爱国坦言,最近多间药房出现内地人以“扫货”方式购入全部奶粉的情况,而且更有人愿意每罐多付50元购买,变相抬高奶粉价格,导致很多药房囤货不卖,令奶粉供不应求。

为保障货源供应,香港食物及卫生局日前已与主要奶粉供应商保持密切联系,供货商已积极响应需求,并在市场加推奶粉。香港一家主要奶粉供货商已通过空运加快奶粉到港,2月份的供应量比去年同期增加逾一倍。

在深圳的一个妈妈群里,有妈妈对近日国内乳业又爆出“皮革奶”的丑闻失望地说,“又一次沉重地打击了我对国产奶粉的信心。这个周末我就去香港买奶粉。”她的一席话得到了不少妈妈的赞同,并且开始约伴去香港。她们能如愿以偿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