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爷爷对我说从小就爱看革命战争题材的影片,对解放军特别崇拜,在我眼里,解放军是正义的化身,神圣而伟大。想不到有一天解放军真的来到我们村,还住到我家里,与我零距离接触,给我巨大的幸福和快乐。

我已忘了是否上学,有一天,一支庞大的队伍浩浩荡荡地开进我们村。其实那支解放军是个野战部队,好像是整个师成建制推进的,肯定早已与沿途经过的地方政府打过招呼了,所以一个营的兵力进驻我村后,分别住到各家各户。因为我家地处村中心,地势极佳,营部就驻扎到我家了。营长姓高,他的个子确实高,一米八零以上,另外还有教导员、副营长、警卫员、通讯员等等。我当时就很崇拜营长,营长就有警卫员了,多神气多威风啊。听说团部驻扎在岳飞抗金的百合场,师部则驻扎在川埠。有电话线从我家通到外面去,电话机是手摇的,很忙,经常响。那时的解放军真是好,在训练之余还参加村里的劳动,真正与老百姓打成一片,鱼水情深。我家水缸里的水解放军叔叔抢着挑,地抢着扫。营长和教导员都很喜欢我,总爱摸着我的头,叫我小三子,我排行老三。一次,高营长用望远镜朝南山看,我也央求他给我看看。当我看见十里外的南山仿佛就在我眼前,山上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时,只觉得邪乎和不可思议。所以后来我对望远镜情有独钟,可惜一直没有得到那样真正的军用望远镜。当然,我最喜欢玩的还是枪,曾经用手没过营长退掉弹匣的驳壳枪,感觉了一下沉甸甸的分量。后来我接触的五四式、六四式等手枪都没有驳壳枪沉重。

有时晚上会在队里场上放露天电影,解放军与老百姓一起看电影,这时两者的区别就泾渭分明了。与老百姓的杂乱无序形成鲜明对比,解放军全部是整齐划一地盘腿坐在地上的,电影开场前,解放军必定进行拉歌比赛,连对连、排对排、班对班,随着指挥员的口令和手势,歌声此起彼伏,激情昂扬。老百姓只有欣赏的份,同时也被这种热烈积极向上的气氛所感染。电影结束后,解放军都是让老百姓先离场,他们仍然会拉上几个歌,秩序井然地离场。

解放军住在我家大概有半年时间,对解放军的离开我真的是依依不舍,留下惜别的泪。营寨开拔的那天,上千解放军整齐排列在广场上,军官都是骑的高头大马,那时营部没有汽车,载物用的是骡马,战士则是步行。那种威武雄壮,令我终生难忘。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