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阿拉伯国家的起义是个历史性时刻。但个中危险在于,一连串的政治变动会像1848年欧洲大革命一样引起极端保守派的强烈反对。西方国家应该勇敢采取行动向阿拉伯改革者表明,他们冒的风险将迅速得到回报。这将发出团结一致的信号,而且成本并不高。

西方国家应该效仿的是美国支持欧洲战后重建的马歇尔计划。20世纪40年代后期的决策者知道,一个自由繁荣的欧洲意义重大。他们的继任者需要了解阿拉伯世界存在的风险:那里缺乏表达不同政治意见的出口,这种状况刺激了***恐怖主义的发展。许下援助承诺可能与美国国会———很可能还包括欧洲各国议会———的一些观点相抵触,但它毫无疑问将符合民主国家的利益。

欧盟高级代表凯瑟琳·阿什顿本周将在布鲁塞尔召开多边会议,她的这种做法值得表扬,但此次会议一定不能变成清谈会。即使在这个阶段,各方还是可以作出具体承诺。本财政年度美国对中东援助将达到70亿美元,其中不包括伊拉克重建费用。受援大户是安保需求强烈的以色列和接受大约20亿美元援助的埃及,其他主要受援国包括约旦、巴勒斯坦和黎巴嫩等。这笔资金与奥巴马政府高达7870亿美元的国内经济刺激计划等开支相比完全是小巫见大巫。

向中东地区新兴民主国家提供100亿美元的多边经济援助将向它们表明,进行制度改革是有回报的。这笔资金并不包括军事援助,而且欧洲国家应该贡献一部分。一些军事援助项目可能被支持企业界发展的项目所取代。但是,主要的改革将是帮助阿拉伯经济融入全球市场。对阿拉伯国家来说,这一变化起到的作用将与在许多东南亚国家起到的作用如出一辙。

这就要求改变西方援助的分配方式———这些援助过去经常与和平谈判联系在一起。当然了,和平也事关重大,但将援助与经济改革和民主制度发展联系起来会更好。

这并不是在意识形态方面强制推行西方发展模式,而是承认竞争压力有助于创造财富。这就是改善阿拉伯人民境遇和维护西方民主国家安全的战场所在。富有见地而又慷慨大方的介入措施可能被证明是具有决定意义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