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珠宝都有自己的个性、3D画面在空气中即能展示、电子婴儿流行一时、细菌可以排雷,甚至战争只伤害设备系统而不伤害士兵……这些听起来似乎是天方夜谭,不过远在伦敦的Ian Neild坚持认为,它们真的很快就会来到我们身边。

Ian Neild是英国电信(BT)未来研究部的未来学家,他的职责就是奇思妙想,预测这个世界未来最具颠覆性的科技趋势,以及社会和商业影响。

他于2005年撰写的《科技大事年表》列举了今后5到50年可能发生的科技变化及其影响,该张表目前已被世界各地的许多企业广泛用来帮助他们思考未来的业务和战略。

实际上,其中的一些预测的确已经变成了实实在在的产品并进入市场,许多当时看起来还很虚幻的设想如今梦想成真——比如10年前,他预测的电纸书现在已经在亚马逊、苹果和国内的汉王、大唐等公司带动下实现了产业化;他也预测今后人们出差或旅行时,家中的花草浇灌等杂务能自动被完成,如今物联网让这一步更加接近。

3月23日,本报记者在英国电信的北京办公室通过网真系统与在远在伦敦的Ian Neild进行了“面对面”的对话,听这位未来学家畅谈了未来。

“任何顶级先进的技术都如魔力一般。”这是亚瑟·克拉克在1961年所著《未来的轮廓》一书中所归纳的一条定律。之后,这个定律屡被验证,人类从第一次飞行到登陆月亮也仅仅用了60年,而几十年前需要满满几房间计算器来为战争做的运算,如今在PS3和XBOX 360便可以轻松地运算,上面跑着眼花缭乱的虚拟战争游戏,用作娱乐的运算能力远远超过了当初为战争所进行的运算。

Ian Neild说,世界发展的速度太快,以致每一代不得不向它们的孩子们学习,也许未来60年中,纳米和生物科技将对我们的孩子产生魔术般的影响。

另外,他认为,科技的发展正在不断地解构着现今世界上各地传统的权力基础,在保守体制跟开放科技的较量中,最终获胜者必将是科技。

预测未来的力量

专职做预测究竟是件忽悠人的工作还是有它的意义?

“明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你总会发现自己变得更蠢了。因为这个世界成长得太快,而我们学习得又太慢,对我们来说太恐怖了。”Ian Neild说,这就是研究和预测未来的意义,无论是对个人还是公司,它帮我们提前看到未来并做好布局。

比如,互联网和移动技术不断融合并创造了如今这个日益密切世界,这使得7×24小时的实时在线取代了之前的业务模式,每一个客户都期望着更加高度个性化的内容和服务,“技术创新正以不断增加的步伐,现在的人们不得不应付如此迅速的变化”。

另外,数字鸿沟产生了两种类型的消费者——InterNets(网民)和InterNots(网盲)。这使得商家提供服务和销售的方式发生了巨大变化,为它们的业务运作带来了机遇的同时也带来了挑战。

在安全和隐私上,人们由网络相连的世界从未像现在这样重要,其身份的价值正在超过钱包,其反馈的价值甚至超过了其所购买的商品。

计算、显示和定位技术的进步模糊了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甚至人们故意把现实和计算机生成的世界不加区别,形成了一个混合的现实,加上存储和处理成本的直线下降,一个包括听、读、说、看到的所有类型的数据都可以进行存储和检索效率的时代正在到来。

Ian Neild说,虽然技术在变化并不断加快,但他仍然认为,人类有一贯的基本需求,“未来的历史”检验着已发生的事情并判断技术创新会把自己引向何方,并在思考后做出它的结论。

不过,尽管如此,对英国电信而言,作为一个电信和信息服务的提供商,研究这种比较基础而广泛的科技领域变化,预测这样的趋势有何价值?

“BT的确是个通信服务商,但我想知道他的客户未来的兴趣点在什么地方,我更想知道客户在未来5到10年的需求是什么。”Ian Neild说,英国电信的服务可能是遍及国家和行业最广的一家公司,根据各个不同市场的实际情况,可能出现各种不同的需求,比如在一些地方超市甚至可以成为一家银行。

这意味着,Ian Neild在做了这种前瞻性的预测之后,也意味着英国电信的产品和服务或许会做出相应调整,探索如何把这些将要发生的前瞻性预测和自己的通讯业务结合起来。

“我们用这个预测作为讨论和头脑风暴的起点。”Ian Neild说,作为《科技大事年表》的读者,他们也会有自己的对五年以后计划的预期,很多人可能对这种预测并不认同,“这没有关系,我们会跟读者沟通,了解他们具体觉得哪部分不对,是我们的具体方面不够细致还是有其他的考虑,或者是因为其他因素变化会造成对我们的预测变化”。

“每个人预测的方式都不一样,下一步我们才会考虑到这些预测对我们业务发展的影响。”Ian Neild说。

比如,现在存储越来越便宜,这对**、DVD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如果可以把内容个性化,那么可能就会制作一些相应的内容,有一些电影18岁以上才能看,当一个16岁的少年租盘的时候,这些内容会自动根据他作出只适合16岁看的改进,另外DVD在评级的时候,法律会不会进行一些相关的修改?这些因素都可以结合进到这个相应的变化中去。

现在很多的中国企业都在利用信息技术做创新,在和信息技术相关的创新过程中,对未来的研究能否帮助他们控制和管理创新过程?对此,Ian Neild现身说法称,核心是面向客户,即在做任何创新之前,都要通过市场部门把客户加入进来,如果市场部门不加入,这个创新就会停滞,向客户先解释一下究竟要提供什么样的实际服务,随后样品会先出来,“实际上,预测和客户结合后,我们现在的创新速度非常快,并能把创新和实践压缩到很短的时间内”。

不光是商业价值,在对人类社会的安全上,Ian Neild预测,未来我们身边会出现一种新的抗药物病菌,它将会造成大批人死亡,这就是超级病菌。在西班牙的讨论是,其被理解为一种超级昆虫。当时甚至有记者问他,是不是那种巨大的蟑螂要占领人类社会,“我们有不同的认知,可能激发了更多讨论的兴趣”。

科技的颠覆与超越

在竞争激烈的科技世界里,创新快慢之间,公司的起伏和格局变化如同花谢花开般频繁。雄霸全球的微软被后起的谷歌超越,风头正健的谷歌被苹果赶超,起落之间背后都有着无数令人感叹的故事。

继上面的巨头之后,未来这种颠覆性的公司将会出现在哪个领域?它们是否又会遭遇更强烈的挑战?

“现在拥有较大优势的公司,他很可能被一个现在很小的公司取代了。” Ian Neild认为。比如,在搜索领域,大家知道老年痴呆症可能是因为大脑里面有一些互动引发的,可能在另外一个数据库里面,有一些药物能对这种脑部的互动产生影响,现在用户就可以在搜索引擎上提问,哪些药物可以影响老年痴呆症。这些信息实际上都已经存在了,只是还没有连接起来,而新的搜索引擎就能找到现成的答案。“现在已经有一个新的叫Wolfram alpha的智能搜索。”Ian Neild说。

另外,Ian Neild也看好Twitter。他认为,在实际社会中有各种各样不同的人群,当这些人到网络世界后,又有形成更多的细分的类型,“我可能代表100万人,这里面可能就有4000个不同的人使用移动电话,也可能我代表是一个寻找有趣游戏的人,那么可能其中就有一些拥有相似兴趣的人,我们就很可能形成了一种部落,这种部落是在全球的背景下形成的拥有各种各样根据兴趣而集群的部落”。

他认为,这种情况下,现在很流行的Twitter交流方式会很有效,英国电信实际上也正在使用它,通过人们网上的聊天来了解人们对产品的反馈,这也是英国电信解决问题的一种方式,“实际上,在许多国家的层面上,也用这个方式来跟他们的人民进行交流。我认为,Twitter世界慢慢会成为一个非常巨大的市场”。

火药的启示

在Ian Neild看来,科技最大的力量不仅仅是商业价值,它最大的价值是使得知识民主化,科技使人们能够以自己希望的方式、地点和时间做他们想做的事情。大规模工业化已变成大规模信息化,数据的使用、处理和存储已从少数人的专利走向大众——知识的民主化又在不断地打破固有的社会制度。

然而,科技与保守制度之间有着巨大冲突,当科技正在不断解构现有的权力基础时,这些固有制度无疑在拼命地遏制这种势头,那么未来将何去何从?

“在大部分地区,我认为科学技术都将会胜出。”Ian Neild解释,因为技术获胜实际上就是人类正常发展的趋势。

对中国而言,作为一个文明古国,有着几千年的文化和科技成果,但是近代社会却总是谈西方的创新,而中国则是不断的抄袭。“实际上,中国就有很多的创新被西方抄袭。”Ian Neild说,火药就是从中国起源,但是当时中国的帝王认为这对他的统治有损害性,所以不敢大量使用并限制人们使用,但西方却把它用于火炮和枪支弹药,最终使得中国自己再重新使用,“可见如果对这种颠覆性的技术横加控制,可能就会造成社会的退步”。

Ian Neild表示,除了现在的互联网外,云计算的应用将使得科技更加简易而大众化。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