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因2010年9月钓鱼岛扣船风波受到重创的中日关系,多个月来一直未能出现转折性回暖。2011年业已过去一个多月了,中日等亚洲国家均沉浸在传统春节的节日气氛中,但前瞻这两个最大东亚国家未来的双边关系,仍让人们难以开颜。两国有识之士都未停止思考:从哪里入手,采取哪些措施,才能让中日这对亚太地区最重要的邻国关系尽快走出僵局呢?

进入2011年以来,随着中美关系因胡锦涛访美而进入新一轮温暖上升周期的顶点,美国因素在中日关系中的锚链作用再度展现:中美关系趋好,中方对于未来中日关系无疑显得更为沉稳自信和富有耐心,日方谋求打破僵局的诉求相比之下更急迫更焦躁。

更为重要的是,由于日本民主党当局对内受累于小泽一郎政治资金丑闻和内部整合协调乏力,阁僚处置内外问题能力备受质疑,加之应对经济困局的诸多措施并无明显成效和起色;对外则在应对钓鱼岛问题方面受到在野势力和舆论的广泛批评和指责,包括同韩国在内的亚洲外交也没有明显得分,内外交困中其执政能力备受质疑,菅直人内阁的民意支持率急剧下滑,尽管由于其及时改组内阁、更换党政大员而暂时遏制住了猛跌势头,但迄今其支持率仍处在“低空飞行”区间。

近日,由于民主党在被视为4月份地方大选“前哨战”的爱知县知事和名古屋市市长选举中溃败,有媒体称这“预示着民主党在国民的心目中已经失去位置和凝聚力”,政坛上首次出现“菅直人首相3月下台”的说法。

上台半年多的菅直人,迅速就重蹈了其自民党几位前辈的覆辙:不仅内政外交均无建树,而且内部整合不力,外部事端频发。面临下台压力的菅直人内阁,也和当年福田康夫、麻生太郎一样,开始寻求外交得分、取暖来帮助其度过政局寒冬,打破中日关系的长期僵局自然就成了其不二选择。

在此背景下,日本近期出现了部分对华善意的言行,如就今年中国辛亥革命百年纪念和明年中日建交40周年大抛橄榄枝,以“辛亥革命日本有功”为名向中国示好;日前还就中国问题成立专家座谈会,并于6日召开首次会议,据称以特定国家为主题成立专家座谈会的做法在日本历届政府极为罕见;

菅直人还亲自为去年底通过的新《防卫计划大纲》重点推向西南等战略变化做“外交公关”,宣称其不会导致中日关系恶化;菅直人内阁中被视为“亲美反华少壮派”的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外相前原诚司等也一反以往对华恶语之常态,近期不时大唱中日友好赞歌;菅当局还不断放出谋求5月份实现中日首脑正式会谈,此前希望能成功访华的试探气球等……

众所周知,随着中国持续经济崛起和国际地位与影响力的快速上升,中日关系的决定天平尽管仍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国这个最沉重的砝码,但天平似乎已越来越倾向中国。然而,“解铃还须系铃人”,由于去年扣船风波而导致的当前中日僵局,当初责在日本莽撞和误判,如今要解开这一心结而推动中日关系尽快实现转圜,钥匙还在日方手中,而非单单需要中方缓和或放低姿态。

首先,日方应该立即停止所有在领土主权等方面挑衅中国的言行,尤其是在钓鱼岛问题、东海问题等方面应该暂停所有可能会导致两国互信继续受损的动作,如地方司法介入,防卫力量继续强化和渗透等。

日方应该认真研究中国的历史和现实,深刻体认中方在维护领土主权完整和国家安全方面不容置疑和挑战的决心和信心,更应该深刻体认中国民间因日本侵华历史而沉淀冰封的心理防范、警惕和敌意。

在领土纠纷问题上唯有重回邓小平当年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方略上来,勇于直面并承认钓鱼岛等领域的主权争议,放弃所有谋求单方面改变争议现状的冒险举措,才能暂时换取中国官方的理解和宽容,才能不至于刺激、拉升中国民间的反日民族主义情绪,从而为两国关系打破僵局、尽快回暖创造良好的氛围。

其次,日本政要需检点自己的言论,立即停止所有对华不友好言论。包括前原诚司等在内的日本年青一代政要,不应该以选举政治一时之需来消费中日关系,而应该向中国同行们谨言慎行的态度学习,秉持正确、深厚的外交哲学与智慧来审视中日友好的长远战略意义,在重要内外场合的涉华言论中自我约束、审慎发言,这样才能为两国官方高层的互动创造良好气氛。

再次,日方应该采取切实可行的具体措施和步骤,同中方一道全力推动两国民间交往的深化扩大,继续推动中日在经贸、文化、旅游、环保等所有低政治领域的友好合作,全力做好中低层官员的互动交流等。所有这些同样是中日关系走出僵局不可或缺的功课。

归根结底,日本执政当局应该真正坚定其对华战略立场,拿出持久、可信的对华诚意,方能让因自身错误导致的中日关系僵局尽快被打破,让这对东亚最重要双边关系重回温暖、健康的前行正轨!

菅直人改组内阁 中日关系面临变数

2011年1月14日,日本首相菅直人对内阁进行了小幅调整,这也是菅直人自2010年6月上任以来的第二次内阁改组。从公布的新内阁成员名单来看,菅直人前任内阁中约1/3的成员被调整,其中最显着的变化包括:46岁的执政党民主党代理干事长枝野幸男被任命为新的内阁官房长官,而其前任仙谷由人将出任民主党的代理党首;

73岁的无党派人士与谢野馨出任经济财政大臣,其他内阁重要人员的职务则保持不变。从总体来看,这届菅直人新内阁体现出了新老结合的特点。那么,菅直人为何在新年伊始对日本内阁进行改组呢?

“执政需要说”

菅直人政府从成立之初就被认为是一个弱势的政府,外有随时准备卷土重来的在野党虎视眈眈,内有小泽一郎这位党内大佬的颐指气使。同时,外务大臣前原诚司等少壮强硬派的掣肘和牵制,也导致了菅直人政府前期在内外政策上的混乱和摇摆。政治上的弱势使菅直人政府的民意支持率直线下滑,菅直人内阁成立初的民意支持率曾一度升至64。4%,但到了2010年12月底,其内阁支持率甚至一度跌至21%。

另外,自2010年菅直人的民主党政府执政以来,民主党在各级选战中都表现欠佳,屡战屡败。如果到2011年4月全国地方选举之前,菅直人内阁的支持率仍不能上升到足够高的水平,那么民主党将很有可能丧失执政的根基甚至失去执政地位。为了给自己的政府注入新活力,从而赢得更多国民的支持,菅直人不得不对原政府进行改组以取悦选民。

“党内斗争说”

在元旦各自举行的新年会上,出席首相菅直人新年会的国会议员仅为45名,而出席丑闻缠身的小泽一郎新年会的议员则多达120名。党内大佬小泽一郎对于执政党民主党的影响力由此可见一斑。菅直人派系坚持认为小泽一郎的“政治献金”问题已经严重影响了菅直人政府的支持率以及民主党的形象和利益。

对此,1月4日上午,菅直人在首相官邸举行的新年第一场记者招待会上,公开要求他的老搭档小泽一郎辞去国会议员职务,离开日本的政治舞台。而这一次日本内阁改组也完全体现了菅直人在内阁中进一步强化“去小泽化”的趋势——菅直人对枝野幸男和前原诚司的倚重并不是出于对他们政策主张的认同,更大程度上是为了对小泽进行牵制,进而加大自己党内斗争的筹码。

“党外逼宫说”

日本国会参议院全体会议2010年11月通过了对内阁官房长官仙谷由人和国土交通大臣马渊澄夫的问责决议,日本国会各在野党纷纷要求菅直人改组内阁,否则将对菅直人内阁提交的2011年度财政预算案动用否决权。因此,菅直人不得不委曲求全,作出妥协让步。但是媒体和很多政论家都认为,菅直人内阁可能仍然很难闯过2011年3月的国会审议预算案和4月的全国地方选举。

中日关系面临变数

菅直人内阁改组后,2011年的中日关系又将走向何方?分析一下新内阁中主要阁员的对华态度就可窥见端倪。

首先是主管外交的外务大臣前原诚司。作为保守色彩较重的少壮派政治家,前原诚司早在民主党执政之前就在日本的安保、外交等领域发表了不少强硬的观点,对中国的态度也是一贯强硬。其次是被任命为内阁官房长官的枝野幸男。枝野在对华态度上也是日本政坛有名的少壮强硬派。

2010年10月,他曾在地方演讲时就中日关系发表消极言论,声称:“中国与日本的政治制度存在明显差异,那些期待日本与中国构建同韩美一样信赖关系的想法是很奇怪的。”还有一位留任的对中日关系将产生重要影响的阁员就是防卫大臣北泽俊美,北泽同样是对华关系的强硬派。

日本防卫省于2010年底颁布了新的防卫大纲,该大纲突出了来自西南方中国的威胁,由此可见北泽俊美在日本自卫队的军事指导战略层面仍然秉持对华强硬姿态。

笔者以为,菅直人选择这些对华强硬的党内少壮派担任要职,更多地是出于牵制党内小泽势力的考虑,并不能说明菅直人无意于改善对华关系。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政治上比较弱势的菅直人能在多大程度上约束和控制其强硬的阁员,从而更好地协调其对华政策?

与此同时,鉴于菅直人目前所处的微妙的国内政治环境,菅直人即使真的下定决心改善中日关系,恐怕也不会一帆风顺。当前的日本政治生态已经决定了菅直人的每一项重大决定都势必会受到来自各方的掣肘和阻力,在处理对华关系上也不例外。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