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来之不易的妥协换得中国对一整套经济失衡指标的支持,让周末的20国集团(G20)会议免于失败的命运.但各国之间分歧巨大,在如何运用这些指标的问题上将面临严峻挑战.

周六协议是G20国家建立相互监督以避免全球金融危机重演的框架迈出的第一步.此次危机由美国信贷泡沫破裂所致,而亚洲储蓄是美国信贷的主要来源.

制定失衡指标的想法是在11月G20汉城峰会上提出的,旨在缓和美国指责中国压低人民币汇率以提振出口而带来的紧张局面.

但中国反对将汇率和外汇储备指标纳入衡量标准,有可能阻挠协议的达成.谈判到最後时刻,发达国家作出让步同意不采用上述指标.

此外,中国亦反对用经常帐收支作为衡量标准,主张代之以贸易收支.由于中国"五年计划"着力拉动内需,因此贸易顺差料将缩小.

但发达国家也有取得胜利之处,即将投资净收益的流动列入,此为衡量中国近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投资意向的指标.更重要的是,他们获得中国承诺进程可往前推进.

"中国让步同意设定一套明确的指标,但确保不会单独列出汇率及经常帐,"巴克莱资本的国际经济研究部门主管Luca Ricci表示."问题是就算有更多的指标也不会更容易达成具体措施,以有效解决全球失衡的问题."

"老问题仍旧悬而未决:美国希望中国汇率走强且内需增加,"他表示."中国则希望透过汇率疲软来支撑出口,由于中国银行业较部份国家疲弱,因此中国不希望开放资本帐."

**经济变迁或纾缓压力**

身为今年G20主席的法国表示,意图于G20财长4月中在华盛顿开会时,就下步措施达成协议--即就这些指标的运用拟定一套"指导性方针".

周六的公报显示,这套方针将把特定的情境列入考量,比如拥有庞大贸易顺差的沙特阿拉伯等大宗商品生产国.公报同时指出,这些方针不会成为"目标".

尽管如此,各成员国仍迅速发出特别声明的红字条款.比如全球第二大出口国--德国财长朔伊布勒在会谈结束後即表示,不会就部份指标订定数据化目标.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施特劳斯-卡恩表示,会谈情势紧绷,反映了危机过後国家利益再度兴起,对G20造成损害.G20在短短两年前曾促使协议的达成,将全球经济拉离危险边缘.

"我担心大家达成一致的难度比以前更大,很遗憾这种担心成真了."他表示,"以往我们取得共识的任务没有那麽艰难."

法国尝试逐步吸引中国就人民币汇率进行对话的努力未见成效.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中国将不会被迫加快人民币升值步伐.中国也并未像法国提议的那样,通过提高汇率灵活性以在IMF特别提款权(SDR)一篮子货币中为人民币赢得一席之地.

但中国确实同意3月末在深圳就国际货币体系改革举办研讨会,央行和外交部将参加.

巴克莱的Ricci表示,危机过後,随着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逐步撤减量化宽松措施,全球失衡的紧张局面可能缓解,在一定程度上减轻新兴国家的物价和汇率压力.

缺乏廉价资金同样提醒华盛顿,其需要中国的储蓄来帮助为巨额赤字融资.

"若一如我们预期,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也逐步增加内需,那麽全球失衡问题将变得不那麽紧迫,"Ricci说.

"G20应该发挥作用让各国聚在一起讨论问题,但我不会仅仅看重这些经济指标.金融领域改革已经取得很大进展,或许今後还会有更多成就."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