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本前首相鸠山接受凤凰专访 批菅直人一味追随美国

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在东京接受凤凰卫视独家专访。鸠山强烈批评现任首相菅直人政府一味追随美国,没有继承东亚共同体构想。他表示,日本应当更重视亚洲,特别是和中韩等国的关系,他也批评在钓鱼岛问题上,菅直人未能同中国领导人建立互信。

记者:民主党上台一年半,国内外媒体都认为菅直人政权正面临严峻的执政危机,很多声音质疑能否度过这次危机。您怎么看?

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去年民主党在参议院大选中惨败。前年赢得众议院大选,本以为民主党可以履行公约了,但没想到参议院大选大败,出现众参势力不均衡问题,法案无法通过。

菅直人内阁逐渐背离公约,使得许多支持者远离民主党。民主党原本主张政治主导,但没坚持下来。我们必须返回原点,面对国民的期待,重新实现政治主导。

记者:如果预算关联法案无法在本届国会通过,菅直人内阁会总辞职吗?还是举行大选?

鸠山由纪夫:这个问题很坦率。我们必须努力不要让这样的情况发生。争取得到在野党对预算关联法案的支持。但对于小泽一郎的处理,导致部分党员脱离党内派阀。

预算关联法案在参议院被否决后,在众议院通过也将十分困难。这是非常可能的。但从常识来讲,我们好不容易实现了政权交接,一切刚刚开始,公约也没有充分履行,至少还要两年,无论出现什么情况,都决不能解散众议院。

记者:外界指民主党有分裂的危机,您有危机感吗?

鸠山由纪夫:我有这种担忧。就在接受你采访的今天,就有15名年轻议员脱离党内派阀。这是对小泽一郎处分的不满。但他们说会留在党内。必须尽力不让民主党分裂。

记者:阁下创建的民主党在战后首次实现了政权交接。但您的内阁中途请辞。辞职的理由是驻日美军普天间基地和社民党脱离执政党。您回想起来,当时什么问题让您觉得无法继续执政?

鸠山由纪夫:是我自己的政治资金问题。我的两位秘书受到处分。我不愿意看到,因为自己的丑闻,使得民主党议员在参议院大选中落选。所以我决定参议院大选前辞职。参议院选举必须获胜。但菅直人上台后,他消费税增税的发言,引发民众不满,参议院选举惨败,这是意料之外的。

记者:鸠山内阁在日美关系上吃了很多苦头。内阁成立时美国就对鸠山内阁很警惕,有报道说,您的内阁同奥巴马政府关系不乐观。美国开始为难丰田汽车,这是偶然的吗?如今美国又说当时对丰田的做法是错误的。这些美国的动作给您的执政带来很大的压力吗?

鸠山由纪夫:美国有自己的雇用问题,才对丰田有那样的做法。虽然这发生在我的政权时代,但并没有直接关系。

普天间基地问题,最后还是迁移到冲绳县内的边野谷营地,作出这个决定后,美国对我的担忧应该有所好转。换到菅直人政府,日美关系也并没有波折。

记者:阁下主张日本自立,不能一味依赖美国。您在首相辞职会见时说,将来,日本人应该自己保家卫国。也就是说,日本作为独立国家,现在还没有自己的军队,将来应该拥有自己的军队吗?

鸠山由纪夫:日本是专守防卫。日本没有保护本国安全的能力。如果是独立国家,自己来保护本国的安全是理所当然的。日本的安全靠美军维护。从全世界的历史看,这都很不正常。

记者:最近您形容美军在冲绳的遏制力为“权宜之计”,在日本国内引起争论。但据我的理解,您一直主张日美安保同盟中,美军无需常驻日本,有它的背景存在是吗?

鸠山由纪夫:我认为美军无需常驻日本,我确信这种想法是正确的。虽然现在不能立刻实现,但日本必须向着这个方向发展。普天间基地搬迁就是第一步。

记者:小泽一郎主张,日本只要有美军第七舰队就足够了,您和小泽想法接近吗?

鸠山由纪夫:是的。很相近。

记者:菅直人政权不再提及您提倡的东亚共同体,为什么?

鸠山由纪夫:我非常失落,不知道为什么。21世纪是亚洲的时代,日本必须加强同亚洲国家的互信。日本必须以过去的历史为监,面向未来。要同中国、韩国加强关系。因此我提议东亚共同体。

记者:接下来请问中日关系。2010年中日因为钓鱼岛渔船撞船事件,面临艰难的局面。您认为钓鱼岛问题能解决吗?应当如何解决?

鸠山由纪夫:我认为能解决。钓鱼岛事件是我辞去首相之后发生的。我同温家宝总理间有领导人互信关系,发生问题时,可以通过用热线交换信息。但菅直人却同中国领导人没有这样的互信关系。我认为,这样的问题发生时,必须要看得远。例如,加大对东海油气田的开发。温家宝访日时提议日中一起开发东海,我非常高兴。希望回到这个方向,一起开发东海,将它从争议之海变成友爱之海。这样,钓鱼岛问题也就逐渐解决了。

记者:但中日相互的国民好感度很差。改变现状有效的措施是什么?

鸠山由纪夫:加强年轻一代的交流,开展无国境交流。虽然需要时间,但这非常重要。军力或经济力量都决定不了国力,而是文化能力。通过相互文化交流,中日两国民众才能相互理解,增进好感。

记者:您非常关注日俄关系,如何看北方四岛的新动向?民主党对北方四岛问题的对策是什么?

鸠山由纪夫:这个问题非常复杂。我的祖父鸠山一郎担任首相期间,最大的政绩就是签署了日苏共同宣言。我当首相,最想完成的工作也是日俄北方四岛回归谈判。菅直人说梅德韦杰夫去北方四岛是“粗暴行经”,这种说法太草率了。心情可以理解,但必将给谈判带来负面影响。日本必须拿出更灵活的姿态。

记者:小泽一郎是过去20年来日本最有影响力的政治家之一。您认为他可能成为首相吗?

鸠山由纪夫:我想是可能的。小泽是清白的。

记者:您说如果隐退后想从事农业,您还这样想吗?

鸠山由纪夫:是的。虽然我逐渐上年纪了,但我想自己种菜种葡萄,酿葡萄酒。再做一些牛肉,开一个餐馆。这是我的梦想。

记者:您首相中途辞职,会不会再希望东山再起?

鸠山由纪夫:现在没有这样的时机。我不在意什么职位。只要自己为国家工作就可以。

记者:今后您在政界会扮演什么角色?

鸠山由纪夫:我不会长期不隐退。但目前国民对政治丧失信心,必须让国民恢复对政治的信赖。我希望在外交方面多发挥作用。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