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曾对抗议声浪装聋作哑而出尽洋相的胡斯尼•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终于不情愿地向勇敢的抗议者低头。这些抗议者在18天内将铁腕统治埃及近30年的穆巴拉克赶下了台。

 穆巴拉克下台之后

在埃及乃至整个阿拉伯世界,西方原则与务实主义如今再也没有理由不能统一了。

近期,年轻人主导的抗议活动先后推翻了突尼斯的本•阿里(Ben Ali)政权和埃及的穆巴拉克独裁统治。华盛顿、伦敦、巴黎和柏林方面在震惊之下,出现立场摇摆,拿不定主意。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最初将埃及以及美国与穆巴拉克总统的联盟形容为“稳定”。经过10天的动荡后,美国方面呼吁进行“有序过渡”。

然后,奥巴马总统对穆巴拉克周四晚发表不甘示弱、拒绝下台的讲话感到失望和意外,升高了自己的批评调子。“埃及政府必须制定一条迈向真正民主制度的可信、具体和毫不含糊的路线,迄今为止他们尚未抓住这个机遇”。这话说得及时,而且恰到好处。

穆巴拉克及其盟友曾经拿“外国发号施令”大做文章。陷入危机的埃及政权先后指控哈马斯和犹太复国主义者(那些不可分割的“盟友”)在幕后推动大规模抗议。但那决不可能令穆巴拉克得以高高在上,不理会埃及人民对自由的渴望——埃及人民知道自己是谁。

这一“尼罗河革命”预示着巨大的不确定性。西方各国政府担心的是,刚刚砸进阿拉伯专制统治这潭死水的巨石,将会掀起势不可挡的波浪,冲击该地区各国。不稳定必将成为新的现实。但机会也是无限的,如果西方希望恢复自己在阿拉伯世界的声望,就必须坚决站在自由一方。

西方对威权政府的支持、对阿拉伯统治者腐败的纵容,在道义上是站不住脚的。不仅如此,这种政策还不可能带来长期稳定。它会滋生极端主义,在最糟糕的情况下还会催生“失败国家”。腐败及独裁的政权在台上呆得越久,***主义最极端派别就越有可能成气候。

奇迹在于,尽管美欧与阿拉伯统治者达成浮士德式交易,合谋制造阿拉伯世界在民主方面的“例外论”,但阿拉伯各国对西方崇尚的普世价值观仍存在强有力支持。埃及的年轻抗议者正要求实践这些价值观,他们理应得到支持和尊重。埃及的抗议,是阿拉伯社会最具活力的群体发起的有尊严且令人感动的抗议。

直到现在为止,这些抗议者几乎没有得到西方的支持,因为阿拉伯的统治者哄骗西方相信,如果他们的暴政被推翻,取而代之的将是推行愚民政策的毛拉们。

这个咒语也许已不攻自破,让西方有机会支持一个崇尚自由的新时代。

译者/何黎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