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埃及官方5日表示,埃及执政党民族民主党执行委员会5日集体辞职,其成员包括总书记谢里夫和穆巴拉克之子贾迈勒。民族民主党成员胡萨姆?巴德拉维被任命为该党新的总书记和政策委员会书记。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并未辞去执政党民族民主党主席职务。此前埃及国家电视台曾报道说,埃及总统穆巴拉克5日辞去了民族民主党主席职务。

这说明,奥巴马总统要求的“埃及政权有序过渡”已经开始,以往稳固的美埃关系将有可能出现波折。牵一而动全局,考虑到埃及在阿拉伯世界中的独特地位,这必然会引起以色列、沙特、叙利亚、土耳其、伊朗等地区势力的连锁反应,甚至危及美中东政策的基础。

从长远看,这虽有利于美在欧亚非大陆的长期存在,有利于确保美在南部板块的战略利益。但着眼中短期目标,非常不利于美“弱欧捆亚”的当务之急,尤其目前高调回归东亚的缚狮战略只是有了一个松散的轮廓,亟须巩固几个地缘支撑点。

对美来说,最糟糕的是由此导致的新一轮多极骚动。美精心打造的南部板块若出现重新洗牌,其对欧俄中印的依重必然有所凸显。因为埃及独特的地缘战略位置一直是各大势力关注的重点,各势力无疑都会珍惜这难得的机会。这甚至会击垮奥巴马的连任信心,加重美国内对“伊拉克撤军”的质疑。

欧亚贸易咽喉以及来自该周边的能源供应不稳定将考验各国的能源战略。像伊朗、俄罗斯、中亚各国的地位必然在新一轮博弈中出现“地位”的变化。一时稳定的能源格局有变,各大力量的交互起码在以上三个地区会更加频繁。多极力量之间的频繁协作不仅会弱化美在三个地区的努力,也会对美全维主导思路造成冲击。显然,埃及走向冲击的将是美欧亚非大陆战略格局。

笔者看法,埃及反对派的穆斯林兄弟会借美式民主冲击的是美国战略利益,美埃关系重新洗牌最可能受损的是美以,最受益的将是欧俄伊朗。中国坚持走和谐发展之路,若投入必要的外交关注未尝不能很好地弥补非洲战略的一隅受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