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评论:中企参与俄日争议领土开发应慎之又慎

中国企业投资北方四岛 日本拟向俄强烈抗议

有一种比较流行的看法认为,如果中方在四岛问题上向俄罗斯倾斜,就会给日本造成一定的压力,从而逼其在钓鱼岛问题上软化立场。但笔者认为,实际的效果可能正好相反。

据日本媒体近日报道,中国大连的一家水产公司已与俄罗斯水产公司签署协议,双方将在日俄有争议的北方四岛(俄罗斯称为南千岛群岛)中的国后岛,合作开设水产养殖场。尽管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15日的例行记者招待会上表示,中方对这一情况并不了解——这意味着此事即便属实也是纯粹的民间商业行为,不表示中方在此问题上的立场有任何改变——但这条消息还是引起了日本国内的强烈反应。首相菅直人表示:“如果有这样的事,则与我国的态度不相容”。外相前原诚司称,“如果消息属实,我们完全不能接受。”日本媒体更是如临大敌,《产经新闻》评论说,中俄的事业一旦开始,必将成为日俄和平条约交涉的障碍,日本将会陷入“更严峻的境地”。虽然上述表态主要是针对俄罗斯的,但也不能说完全不包含中国指向。

从道理上说,中国企业参与国际经济开发,这是中国企业的正当权利,不必因日本的反应而有所改变。但问题的特殊性在于,北方四岛是日俄有争议的领土,中资企业参与这类地区的开发,很可能被外界误认为中国政府在此问题的立场有所改变,甚至认为中国认可了这一地区现状的合理性。在此情况下,中国企业参与这类地区的开发,无疑应当慎之又慎。

俄罗斯在四岛问题上的优势有两个,一是“实际占有”。俄方对此地区的有效管辖已长达66年。从国际司法的实践来看,如果双方对争议领土的持有证据效力相等,那么司法判决会倾向于实际占有者;二是俄方有强大的国防力量做后盾,就在2月15日,俄罗斯武装部队总参谋部的一名官员还对媒体表示,俄罗斯将在千岛群岛诸岛部署短程和远程防空导弹系统。由于美国已经表示,四岛问题不适用于美日安保条约,且日本又有和平宪法的约束,所以日本断无采取武力手段拿回四岛的可能。目前,日本在此问题上更多强调的是“法律依据”。

日本的优势正是俄罗斯的劣势。因为自1855年两国签署《日俄和亲通好条约》以后,日本一直对此地区行使行政管辖权,直至1945年8月,苏联在二战结束之前以军事手段占领了四岛,后来又通过《雅尔塔协定》获得占领的法律依据。尽管如此,在1956年的《苏日共同宣言》中,苏联还是同意归还四岛中的色丹和齿舞两岛,条件是双方签署和平条约。直到2004年普京任总统时,俄方还同意归还这两个小岛,只是由于日本坚持四岛一并归还才无果而终。

评论:中企参与俄日争议领土开发应慎之又慎

资料图片:北方四岛方位图(俄罗斯方面称南千岛群岛)。

在此情况下,俄罗斯希望国际社会特别是周边国家能对管辖四岛予以事实上的认可。但获得外国政府的正式承认几无可能,那么退而求其次,如果能有外国企业参与这一地区的经济开发,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取得上述效果。所以俄罗斯非常热衷于推动外国企业参与开发四岛。2月11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与日本外相前原诚司会谈时,就建议双方在四岛地区进行合作开发,同时对来自中韩等国的投资也表示了“欢迎”。日本当然不会允许自己的企业与俄罗斯共同开发四岛,因为这就等于承认了俄罗斯占领的合法性。接下来,俄罗斯就主要指望中韩企业了。去年4月,俄罗斯萨哈林州政府专门在韩国汉城举办了投资说明会,所涉地区就包括有争议的北方四岛。但韩国企业在此问题上比较谨慎,至今并无项目签署。

有一种比较流行的看法认为,如果中方在四岛问题上向俄罗斯倾斜,就会给日本造成一定的压力,从而逼其在钓鱼岛问题上软化立场。但笔者认为,实际的效果可能正好相反。原因有二,一是这样做必将加剧日本民间的反华情绪,强化其在钓鱼岛上的顽固立场。这次中国企业参与国后岛开发的消息传出后,一些日本网民在网站发帖认为,“中国是乘人之危”。这样的说法显然把民间商业行为混同于政府行为,是不了解真相的表现,但对于普遍民众来说,又难免这样联系;二是从心理上说,北方四岛问题不解决,并不利于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回归正义立场,日本会认为,既然别人占着我的领土都不还,那我为什么要把与别人有争议的领土还给别人呢?

所以,那种希望在俄日领土争端问题上倾向于俄罗斯,以此换取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让步的想法,是非常简单天真的,效果也将适得其反。中国在此问题上的立场仍然应当保持中立。中国外交部发言人2月15日也再次表示,北方四岛问题是俄日双边问题,相信双方通过友好协商妥善解决。在这样的政府立场下,中企参与北方四岛的开发无疑应慎之又慎。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