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记忆中的外公总是很沉默,喜欢一个人在楼顶露台上看日落,喝高粱酒,从来没有提起过以前的事情,小时候我很讨厌他,因为他从来没有跟我讲过战斗故事,害我作文没得写,没想到,这一次,他上了我的文章

每逢阴雨天气,都是我们家最难过的时候,因为外公风湿痛的惨叫声,整条村的人都会被吓到,去年年尾的时候,也许他也感觉到了什么,才跟我说起以前的事情.

他隶属180师538团侦察连,在汉江突围战中耳根的位置被弹片扎过,高温让半边脸几乎变形,声带受损,随后的方形山战役,跟随541团行动.敌军用坦克反扑时,据说是从战壕里站起来想给坦克履带塞手榴弹,结果无名指的一小截给搭了进去,被坦克碾爆了骨头,随后又和后面冲上来的韩国佬进行肉搏,腿部被手枪打了三枪(两枪陷入骨头里了,至今没拿出来),能活下来是因为他那张脸太吓人,那个韩国军官吓傻了,加上距离不到一米,他手都没抬起来,枪口朝地一梭子子弹全打在我外公的腿上和地上了,然后被我外公一枪托撂倒,和另一个腹部中枪,重伤垂死的战友用被打出来的肠子把他活活勒死....这是他杀的第四个人,随后这个阵地被韩军占领,韩国佬把失血晕迷的外公当成了尸体,拖到一边去了,随后2连打了回去,才把我外公救醒,而那个肠子都被打出来的战友后来死于运送回国途中遭遇的空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