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总像是在做梦.一个梦还没做完,天就亮了.醒来时,抓都抓不住.三十年,在人的生命中是漫长的,在时空中又是短暂的.

脱下军装离开部队已二十五周年了.战友联谊会也开了二十来年了.只是因终日奔命衣食,二十多年来也只参加过二次.真是惭愧.生活让自己忘记了痛苦,没了时间和数字的概念,更没了荣辱得失和名利.

辛卯年正月初五,战友相邀到县城参加二九八五(八一)战友联谊会.(二十九军第八十五师一九八一年入伍).虽然没时间,印债又多(非赚銭的).但妻一直鼓动着:看看去吧.是啊,是该出去看看.看战友,看世界,看看生活给生命在人脸上留下的悲笑苦乐和那沧桑如乡间小路布满沟沟坎坎深深淺淺额头眉间眼角的痕迹.

几个战友包了辆车到了县城的某酒店.大门上方红布条醒目地写着:二九八五(八一)战友三十周年志庆.猛的一醒;三十年了,弹指一挥.如梦初醒.入座后,认识的不认识的似曾相识的身影脸面在眼前晃动.令人感概万千不堪回首又生老夫聊发少年狂.战友中很多人当了官发了财.但更多的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普通打工者.每天与我一样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流血流汗而又遵纪守法.这是令人欣慰的.但听说很多因病灾去世和丧失劳力而生存贫困者自己又悲从中来,难以自已

生命无论高低贵贱,享受过足矣.我们的青春和热血都给了国家,我们过着平凡而真实地日子,坚守着人应有的道德操守,何悔之有.

本文内容于 2011/2/9 5:59:29 被zy1973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