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九对越自卫还击战回忆实记

七九对越自卫还击战回忆实记

我是广西昭平县黄姚镇白山村人名叫李泽团,1978年12月23日入伍,27日奉命由昭平县至桂林转搭乘军列开到同越南只有一山之隔的广西龙州县金龙公社水口关前沿,分配在广州部队42军126师376团2营机枪连,编号为53215部队79分队,在整整40来天的临战训练中,没有过过一个星期天,没有休息过一个中午,没有睡好过一个晚上的好觉。集中精神全力做好自卫还击的准备。

1979年2月26日晚,我军隐蔽秘密接敌,摸黑进入到距敌阵地300多米处占领了阵地,17日拂晓(6:30分)总攻开始,三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顿时,万炮轰鸣,我愤怒的炮火映红了半边天空,火光中一辆辆威武的坦克象离弦的利箭,怒吼着弛向敌阵。

上级命令我营3小时内奇取靠松山,抢占东溪县,为主力部队直插高平省打开通道,我搭乘着403号坦克一马当先,开足马力,象下山的猛虎,从龙州县下栋公社水口关南面一侧扑向敌人,攻打靠松山高地。

这时,躲藏在隘口两侧峭壁上的敌人,机枪,冲锋枪,火箭筒一齐射来,打得坦克塔铮铮作响,顿时与我搭乘坦克的前后战友都双双中弹受伤,为了战友的生命,我不顾个人的安危,迅速将坐前的战友周杰文(湖南湘潭人)和坐后的李直飞(广东湛江人)俩人从坦克上转移至地面的小土坑帮他们进行包扎,后交由担架队来营救,此时炮火非常激烈,60炮就在我身边一米处爆炸,密集的子弹“嗖嗖”地从头顶上飞过,这时我想搭乘坦克比步行危险性大,就决定徒步开进,经过3小时的激烈战斗,我们的坦克怒吼着冲了上去,终于在上午9时拿下靠松山高地,在这次战斗中,崩江村的周世裕战友献出了年轻的生命,紧接着又攻打661高地。

611高地是东溪县城唯一的制高点,敌人想利用这一高地阻止我军进入高平省,我军与敌人展开强烈战斗,战斗中原黄姚公社插青梁军同志光荣牺牲,经过近10小时的战斗,于晚上10点占领东溪县城,随后我军就地修筑工事。

18日,我军部队从东溪沿4号公路向高平省插去,20日傍晚,硝烟弥漫的战场渐渐黑了下来,高低不平的道路又陡又滑,在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形下,不料我踏偏地雷坑滑倒在地,左脚腕扭伤,非常疼痛,此时,不能背扛武器了,只能手扶拐杖一步一步的前进,继续向高平省推进,最后还是与部队拉开了距离,21日早上被巩桥村叶平光战友看见,发现我一个人没有跟上部队,身上也没带有武器,一旦碰上敌人怎么办?当即从他身上所配的4颗手榴弹拿两颗让给我说:“给你,要是遇上敌人,实在不行就和敌人同归于尽,在最后时刻也要多赚他几个。”就这样靠着两颗手榴弹防身,轻伤不下火线,经过5天5夜穿插战斗,没有休息,没有合过上眼,疲劳得简直站都站不稳。坚持跟随部队,终于在下午我军向高平省的敌人“王牌师”军事基地发起了进攻,倾刻间,一发发炮弹象长了眼晴似的击中敌人的火力点,打得敌人死的死伤的伤,活着的连滚带爬仓惶溃逃,22日占领了高平省2公里处的平江。

平江宽约60米,水深1.5-2米,流速每秒3米,敌人为了阻挡我军前进,在河对岸的山上修筑工事,用猛烈的火力封锁江面,向河中打来的炮弹,激起高高的水柱,我军以加强的猛火力压制敌人,强渡平江之后,24日攻打673高地。

673高地是高平省通往广渊、荼灵、下琅的一个天然屏障,敌人凭借险要地形,重兵把守,用环形交叉火力严密封锁,我军沿公路进至673高地东南侧时,突然遭到敌人5个高地密集火力阻击,几十名战士倾时中弹牺牲,其中界塘村的战友董宗新同志也在此中壮烈牺牲,因地形极陡,无法攻上去。部队决定轻装上阵。迅速抢占阵地,当时我一接到命令,卸下所有备用品,只穿一套单衣,肩背一箱弹药,在我军猛烈的炮火掩护下,与战友们一起摸上高地,打得敌人像“地老鼠”一样窜回堑壕内,阵地上的堑壕,交通壕纵横交错,还构有地堡敌隐蔽部,一直连接673高地主锋,经过5个小时的激战,密集的子弹打得尘土**,敌人见势不妙,拼命跑下前沿堑壕,我和我的战友们把抢口对准敌人大吼一声,:“诺松空依”(缴枪不杀),这时敌人连男带女,七、八个家伙还想反抗,当即被我们一轮子弹打了过去,全部歼灭,终于占领了主锋,敌人丢下一具具尸体,两部电台,一具望远镜,两张地图,各种机抢七挺,火箭筒11具和其它枪枝弹药,第二天,失掉阵地的敌人,不甘心失败,向我阵地疯狂反扑,从早上天蒙蒙亮开始,不断向673高地炮轰了9个小时,落下600余发炮弹,这时,因速占阵地,轻装上阵卸下的饼干、大米、水和其它物资,没有捡回来,一时后勤也没法补充上来,我单靠穿着一套单衣,饥饿、寒冷疲劳聚集在一起,严重地威胁着生命,两天来没吃没喝,艰难地向弄压山推进,26日在一次穿插途中,我村的战友余振同同志遇见了我,看我脸色青白,浑身发抖,饿得就要昏过去了,马上把自己的饼干和水让给我吃,使我增强了体力,保住了生命,才能坚持到27日参加全团攻打弄压山的战斗。

弄压山是历史上日、法军队未曾攻下过的地方,它两边是一个接一个的悬崖陡壁,中间夹着3号公路,三面高大的石山拔地而起,公路连拐几道大弯才通到山顶,成“之”字形盘地而上,穿过隘口,公路右侧有三个黄土高地,紧靠石山作依托,地形非常险要,弄压天险是我军从高平省进攻广渊。荼灵、下琅必经的咽喉要道,我军用一个团的火力,对敌人进行压制,在晚上顶着倾盘大雨,一片漆黑,看不清道路的情况下,我们的战士一个接一个手脚并用,攀悬崖,踏荆棘,在崖石上爬着前进,从断崖绝壁上翻过去,在弄压之敌背后进行攻击,打得敌人惊慌失措,敌人慌恐被我军围歼,当晚连夜仓惶逃窜,为我军挥师北上进攻扫除了障碍。

3月3日,我军从广渊继续向下琅推进,5日,接到中央军委命令,部队开始撤退,12日,我部队撤回到边界线越方的“狮子山”上,14日下午从我国边防石龙哨所处班师回国。扎营在龙州县,响水公社,5月15日乘车到崇左县搭乘军列回湖南,17日下午班师回到湖南省耒阳县余庆公社花石大队军营所在地。

这次对越自卫还击战,共26天,战程280多公里,攻进越南一省三县三个高地,及弄压山制高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