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抗战期间,不少国民党将领因“莫须有”的罪名被蒋介石枪决。而这些罪名名目繁多、五花八门:作战畏缩不前、临阵脱逃;贩毒、私贩军队装备;渎职贪贿……而事实上,正是蒋介石个人性格的偏执和指挥系统的紊乱,造成一部分国民党将领死于非命。

酆悌、文重孚:

因长沙大火被枪决

1938年底,国民党军军警奉令在长沙城内外纵火,实行所谓的“焦土抗战”。大火即起,老百姓慌不择路,争相出逃,拥挤践踏,死伤甚巨。十几万间民房商店,也在一夜之间化为灰烬。寇锋未到,而阵脚已大乱,一时间,国内舆论哗然,重庆当局极为被动。

1938年12月18日,蒋介石下令枪毙“长沙纵火案”的三个当事人:长沙警备司令酆悌、保安团团长徐昆和长沙市警察局长文重孚,以稍平民愤。蒋介石在酆悌的判决草案上批道:“酆悌身负长沙警备全责,玩忽职守,殃及民众,枪毙。”

事实上,早在几天前,时任湖南省政府主席的张治中就接到蒋介石密电,令其派人将长沙城焚毁。张治中接到命令后,当即通知了酆悌,要他按密电令行事。而至于是什么人放了第一把火,就连酆本人也不清楚。结果酆悌等三人成了替罪羊,酆悌死得尤其冤枉。

据最新史料透露,酆悌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中,纵容部下秘密放走已被拘的周恩来,包庇“刺杀汪精卫案”的策划者、中共地下党员华克之,甚至还暗中派人企图刺杀蒋介石的心腹张群。蒋介石对酆悌早就心怀不满,早有将他除掉之意。只是因抗日军兴,战事激烈,才没有下手的机会。

“长沙纵火案”的发生,正好给蒋介石提供了一个动手的借口……

段朗如、陈安宝:

牺牲得很窝囊

上官云相原本是孙传芳五省联军第4师师长,抗战军兴,受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赏识,调任第32集团军总司令,负责第三战区浙赣线方面的防务。

上官当旅长、师长之时,已养成“功则归己、过则归他”的恶劣品性。战况有利,则拼死追打,战况不利,则拔腿就跑。段朗如是上官麾下猛将,1939年南昌反攻战时,段刚到达预定位置,便建议立即发起突击,因为此时日军立足未稳,兵力只有一个联队,尚未部署完毕。可是上官不同意,说是有你打的仗,等着。

等到阵地前的日军已经增加到一个旅团,上官却下令强攻。段朗如说:“进攻是要进攻,但仗不是这样打法。”上官闻此大怒:“段师长,你说什么,你要负责的!”段不得已,组织突击队进攻,但他手下的一个黄埔四期生临阵脱逃,整个计划被打乱,突击队完全暴露在日军夹击之下而无力还手。

当时,南昌反攻部队有近30个师,其中,上官云相以集团军司令官名义指挥第29军,军长陈安宝、段朗如的79师即属于该军主力。段组织突击队失手后即遭逮捕。陈安宝军长意图息事宁人,想以作战不力为由,将其免职了事。可是,上官云相却以个人芥蒂,决定杀其头推卸责任。上官云相还表示:“若不杀段,我就不抗日了。”于是,段朗如死于非命,罪名是畏缩不进,谎报军情,贻误战机……

接下来,身为第29军军长的陈安宝只有亲自指挥79师,进攻南昌附近的莲塘,遭遇强大的机械化装备的日军反击,很快全线溃退。陈安宝因负重伤,跑不动,被日军追上后杀害。

整个抗战期间,国民党军损失二百余将官,以陈安宝、张自忠、郝梦龄三位军阶最高;时间是1939年初夏。

廖龄奇、张德能:

做了替罪羊

廖龄奇是国民党第74军58师师长,第一次湘北会战,日寇集中两个师团的兵力,分路向湘北进攻,廖龄奇督率全师给以迎头痛击,战士伤亡数百,拖住了敌人,取得了第一次湘北会战大捷。

1941年9月17日,第二次湘北会战开始。此时,廖龄奇正请假去江西吉安结婚,顺便转回老家祁阳省亲。58师副师长张灵甫率部队从江西新余徒步赶往长沙。不料,日寇已于17日分五处强渡新墙河,58师陷入极端不利形势中。

廖龄奇闻讯,由祁阳驱车于途中赶上部队,遵令退守醴陵待命,而原驻防新墙河一线的部队,则按战区司令长官薛岳的部署,早已向长沙东南撤退,日军乘虚直入,占领长沙。

薛岳等人为推卸自己弃城逃跑的责任,把廖龄奇请假离开部队去吉安结婚,说成是临阵脱逃。11月,廖龄奇被蒋介石以“临阵脱逃”罪枪决。

第74军自抗战以来,打过多次苦仗硬仗,虽然在第二次湘北会战中一触即溃,但主要失在战略,不在战术。可是,蒋介石却拿一个很出色的师长(廖龄奇)来祭旗。这样的处理,表明大本营的心理脆弱,头脑混乱。1944年6月中下旬,长衡会战(即第四次长沙会战)一役,守长沙的是张德能军长。先是岳麓山一个师失守。守城的两个师见失去依托,只好自发突围。某夜,一卫士醒来,见外面江边上,官兵纷纷往衡阳方向逃散,便赶忙推醒张德能,张勃然大怒,冲出去欲加阻止,但对于彻底混乱的部队,其收效甚微。

兵败后,张德能与战区参谋长赵子立一起被抓到重庆。赵子立说自己受战区长官薛岳的排挤,实际被剥夺了指挥权,未能指挥长沙守军作战,因此而保住了性命。而张德能就没有这样幸运了。衡阳失陷后,蒋介石要将部队拉向西边的重庆方向为自己保驾,薛岳则要将部队向东边长沙方向拉。蒋对薛是一头火,逼迫军法总监判处张德能极刑。就这样,张德能做了薛岳的替罪羊。

据《读史的侧翼:打捞历史的碎片》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