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揭秘歼-20研发者:因保密需要家人以为他做牙医

中国先进战机之父宋文骢

因为保密家人以为他做牙医

歼-20试飞成功后,欧美媒体纷纷问:中国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要探寻答案,首先得走近一个神秘的战机研制团队。

为了让歼-20 飞起来,中国人在10年前就开始勾勒第四代战机的图景。2001年8月,中国工程院主办的《中国工程科学》杂志,发表了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4位科研人员共同撰写的文章:《一种小展弦比高升力飞机的气动布局研究》。文章描述了当时科研人员在经过大量实验后对中国新一代战机的设想,并提出了一种“未来战斗机”的设计方案。该文的第一作者,就是被称为“中国先进战斗机之父”的宋文骢。作为歼-10(第三代战机)的总设计师,这位老人的坚持与努力,最终帮助后辈们成功研制出了歼-20。

200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60周年。当歼-10呼啸着飞过天安门广场上空时,宋文骢潸然泪下。他已经从事了几十年的飞机研制工作,但由于保密等原因,父母和兄弟都不知道他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有一年,弟弟宋文鸿去探望他,无意间看见书柜里有几本医学类书籍,回去后便对家人说:“哥哥现在可能已改行当牙医了!”我国对歼-10进行适度解密后,一些报纸和杂志开始在公开报道中将宋文骢称为“歼-10之父”。家人这时才恍然大悟:原来,他几十年来一直在默默地为国家研制战斗机!

谈到宋文骢,同事们都说:“宋总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有点倔……”不过,歼-10得以定型,多亏了这位严谨的“倔老头”。

在一次试飞测试中,歼-10首次完成了超音速飞行。承担试飞任务的同事们都很高兴,唯有宋文骢眉头紧锁。回到办公室后,他立即主持召开专题会议,结果发现,这次试飞得到的数据,与飞机模型在风洞里接受测试时得到的数据相比存在差异。有人认为:“数据虽有差异,但并不存在安全隐患。”但宋文骢说,绝不能留下任何遗憾,因此一定要进行改进。此后半年多的时间里,他与有关部门进行了十几轮研究和协调,最终与所有研制单位统一了认识。就这样,在宋文骢的呵护下,歼-10最终“长大成人”,开始守卫祖国的蓝天。

总设计师杨伟

外表儒雅的“拼命三郎”

有了歼-10,研制更先进的战机就具备了扎实的基础。宋文骢把接力棒传给了一位年轻人歼-20的总设计师杨伟。

与歼-20锐利霸气的外观不同,今年47岁的杨伟看起来更像一位儒雅的学者。不过,他骨子里却是一位“拼命三郎”。

数字式电传飞行控制系统,是一架战机由传统战机转变为数字操控战机的关键。杨伟正是我国新一代歼击机电传飞行控制系统的组织者和开拓者。

1998年,杨伟受命出任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副所长、副总设计师,兼任飞行控制系统总设计师。从此,他身上的担子更重了,不仅要担任我国新一代外贸型FC—1战机的总设计师,还要负责歼-10战机双座型的研发工作。如今,FC—1战机早已交付巴基斯坦军队,双座型歼-10也已翱翔在保卫祖国领空的第一线。

歼-20试飞成功后,当人们再次看到杨伟时,发现他与几年前相比,显得有些疲惫和憔悴,但更加稳重和自信了。

国产发动机研制者甘晓华

治好我国战机的“心脏病”

在歼-20的研发团队中,发动机研究人员也是必须要提的。航空发动机被视为飞机的“心脏”。在歼-20亮相前,外界最大的疑问就是它会采用什么样的发动机。由于我国此前没有合格的发动机,歼-10被迫使用俄制AL—31FN。

据分析,此次试飞的歼-20,安装的却是一种从未曝光的新型国产发动机。在现场拍摄视频的网友发现,“歼-20不到200米助跑就飞起来了”,足见其发动机功能之强大。那么,是谁研制出了如此厉害的发动机?

据透露,它的研制者名叫甘晓华。这位航空动力专家,目前是空军装备研究院的总工程师。靠着研发歼-20航空发动机,今年54岁的他,获得了中央军委授予的一等功表彰。

在此之前,为了“治疗”我国战机的“心脏病”,甘晓华和同事们已奋斗了无数个日夜。对于其中的苦与乐,他曾这样说:“不少从事航空发动机研究的同行说,研发航空发动机不仅时间长,而且很难获得成果,一辈子可能都搞不出一个型号来。不少同行还说,以后打死我也不让我的孩子学发动机。我感到他们的话是发自内心的,是源自对国家的责任心和对发动机的真情,为不能把这样的关键技术搞上去感到痛心疾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