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本是一个小国,资源匮乏,土地狭小。这个名词舍开经济学上的意义,就轻如鸿毛。但它有实在是一根头发,牵之,则会引动我们重达千钧的沉重思考。因为,日本,左看右看都像是和战争孪生。这个民族善于媾和,更善于在人间制造令人发指的血腥。“家事凄迷堪动容,当年豆荚迭逢凶”,这就是我们血浓于水的兄弟邻邦煮沸了我们中国同胞的鲜血。“春风竟度东瀛国,争道拈花制毒龙”,我们拈花含笑,竟妄想以嘉言懿行感化扶桑。以日本为主的帝国主义,肆无忌惮、一阵接一阵的乱捅,哪管中华的大厦已经“床头屋漏无干处”!!

“1951年9月8日签订对日的旧金山和约,在赔偿问题上极力宽大日本,只是泛泛地规定:‘日本国对战争中造成的损害及痛苦,将向盟国支付赔偿。’对于具体数额根本没有提及,同时对战胜国的赔偿要求作了原则上的限制:即只能‘利用日本人民在制造上、打捞上及对各该盟国的贡献的其他服务上的技能与劳作,作为协定赔偿各国修复其所受损失的费用’,而且必须在‘日本可以维持生存的经济范围内进行’。这种重重限制的赔偿规定就是以日本人的劳务充作赔偿,实际上是变相减免日本的战争赔偿。退踞台湾的国民党当局为了争得与日本缔约的所谓“正统地位”,转而承认旧金山和约”,甚至作出重大让步,慷国家之慨。为了“正统”,他们忍得下气,非常熟练地,技术性地和任何敌人摇起橄榄枝(引号中的部分摘自互联网络)。

记住:1972年9月29日上午10时20分,中日两国代表在人民大会堂签署了中日邦交正常化的联合声明。声明第七条写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宣布: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关系,放弃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要求。”

可日本的态度呢?从纂改历史教科书到参拜靖国神社,日本这个低级下贱的民族无法让世界放心,更何况是当年豆荚迭逢凶的中国人民。南京大屠杀这根钢针,是日本军国主义对人类生存权利的野蛮践踏,是无中生有“报复”中国的一个序号。南京大屠杀的殷红,不应成为一片谈资,抑或是淡忘成一具老去的标本。日本的总理不可能有德国总理祈求恕罪的深情一跪,他们是赶不上架的来自民主国度的鸭子。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这不是在鼓吹偏执的民族主义,而是在风云变换的当今世界多长几个心眼,多一份提防,以免重蹈历史的覆辙。

“五十年来身不立,三千里外剑长鸣”,为了人民的福祉,我们应当居安思危。

日本跟中国100年打一次仗,19世纪打了一仗(他们叫日清战争,我们叫甲午战争),20世纪打了一场日中战争(我们叫做八年抗战),要不是美国向他们丢了两颗原子弹,我真不晓得当时的中国是否要亡国了。21世纪如果日本跟中国开火,你认为大概是什么时候?可能的远因和近因在哪里?

日本人对中国的敌意,是全民族的,是发自骨子里的。纵观历史,中国和日本是永不能和平相处的民族,倭奴说日中友好!一边握手,一边在那里磨刀。 日本人聪明、勇敢、坚忍、团结,但他们更变态、畸形、极端、怪异(这些贬义词并非凭空捏造,如果你领略过那些深受日本人喜爱的病态的艺术,你就会感受到,日本人性最深处的丑陋与邪恶),这样一群有着人的思维的高级禽兽,要远比头脑简单,只是知道嗜血的豺狼可怕的多

中华民族,不是狭隘的种族,在她的怀抱中,56个民族能够亲密无间,和睦相处;中国人,更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者,我们在全世界有这数不清的不同语言,不同肤色的朋友。但唯一的例外,就是太平洋上的四个小岛,那里生活着地球上最凶残与可怕的动物,中华民族永远的心腹之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1/1/30 10:40:06 被网络卫士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