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战士赶跑拆迁队拍卖挖掘机续:当地政府23万赎回挖掘机

战士赶跑拆迁队拍卖挖掘机续:当地政府23万赎回挖掘机

晨报特派记者 李晓明 盐城报道

新四军老战士房屋遭强拆一事有了最新进展,据知情人士透露,当地政府已与老人达成协议,向其赔偿23万元。这也导致老人及其家属的态度发生转变,开始回避记者的采访。

记者昨日多方寻找,仍未见到老战士本人。不过记者经调查核实,当地所称的老人在越河新村有两层楼住房并无此事。此外,拆迁现场也于昨日变得干干净净,现场废墟及老人家属搭建的简易工棚都被清理完毕,老人“缴获”的挖掘机也不见踪影。

工人砌墙围起拆迁现场

昨日中午,记者再次来到拆迁现场,却意外看见现场已经被清理得干干净净:原本堆放的废墟全被拉走,废墟旁边的简易工棚也没有了,更惊奇的是,一度停放在旁边的“战利品”——挖掘机也不见踪影。

工地上只有几名正在捡砖头的农民工。他们告诉记者,上午8点钟来到这里的时候,建筑废墟就已经不见了。至于那个简易工棚的去向,他们表示,是老人的家属上午来拉走的,当时他们还帮忙抬上车。至于那台挖掘机到哪里去了,他们也不知道,早上来的时候就没看到了。

记者在现场还看到,几辆装满砖头的车子停在工地门口,几名工人正在围着工地砌墙。他们告诉记者,他们是上午来的,只负责把工地用墙围起来,不再让人进入。至于这块地何时开工,他们也不清楚。

老人在越河新村并无房屋

记者随后赶到滨海县中医院,在刘太香老人前两天住过的病房并没有找到他。同病房的病人告诉记者,老人上午过来挂了一瓶点滴,就回去了。记者随后拨打老人的手机,拨打数次后终于接通,接听者是一名女性,自称是老人家属,她表示老人现在住在越河新村。对于其他情况,表示不大清楚。

记者再次赶到越河新村,找到老人的内侄女婿毛先生的家中。他告诉记者,老人前一天晚上确实在这里住过,上午去了医院,之后没回来,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记者向其核实老人是否在越河新村有房子时,毛先生表示,越河新村的房子是他自己的,老人在这里根本没有房子。“房子是我自建的,只有土地使用权,没有产权。”他还告诉记者,老人此前一直住在被拆迁的房子里,很少来越河新村,他们走动也不频繁,“只有老人有事的时候才叫我过去。”

知情人曝老战士已获赔偿

老人究竟去了哪里?毛先生称,可能在他姐姐刘建平(老人的女儿)家中,但刘建平家的具体地址,毛先生却说自己也不清楚。记者了解到,刘建平住在县城的碧水绿都家园小区,但小区很大,记者查找未果。

为何家属态度变得含糊其辞?有知情人士向记者报料称,前天晚上,当地政府已经与老人及其家属达成了协议,刘家人获得了23万元的赔偿。这也导致刘家人的态度发生了转变,开始回避媒体记者的采访。

记者昨日向滨海县新闻发言人求证双方协议的真伪,他在电话中表示,目前他不是很清楚,只知道老人住在越河新村。而当记者提出老人在越河新村并无房屋,以及拆迁现场是被谁清理时,该新闻发言人也表示并不清楚,需要实地调查后再给记者回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