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难忘翠宏山会战,难忘38机台,怀念那些曾经在翠宏山坚守的日日夜夜,怀念那些在翠宏山一起混战的同志们,我们阔别已久,翠宏山一别至今,我们分散在祖国的各个角落,未再欢聚过,我的在一起奋战过的翠宏山的同志姐妹们,你们可都还好!谨以此文怀念我们共同的过去和年轻的记忆!

那是1974年的事了,当时的翠宏山矿山 “八十五”矿区继续施工。当时队上有一大批从兵团招工和本队职工子女招工来的女职工,他们是一群二十上下的朝气蓬勃的姑娘。当他们听说男钻工不够,便纷纷要求争当一名女钻工,并联名向队党委写出请战书,要求成立“三八”机台。他们豪迈地表示: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男同志能办到的事情,我们女同志也能办得到!决心当好新时代的女钻工,为地质事业做出更大的贡献。请战书用大红纸贴在办公楼内,份外醒目。大有一股巾帼不让须眉的劲头。支持者有之:这帮姑娘有志气!怀疑者有之:娇滴滴的女孩子能打钻?面对支持者姑娘们感谢,面对“不友好者”,姑娘们奋起还击:你们这是男尊女卑孔老二的流毒!“我们就是要为中国妇女争光,为毛主席争光!”

队党委坚决支持这些姑娘们,正式决定成立“三八”女子机台,姑娘们胜利了。但这真所谓“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严峻的考验还在后头。出队了,四月初的“八十五”矿区还是寒风刺骨。第一批出去的十几名女钻工大都是哈尔滨姑娘,他们坐了一天的小火车,已十分疲倦,正设想着“新家”如何美好舒适。但天公不作美,恰好下起了鹅毛大雪,走到刚支好不久的帐篷一看,地上一层雪,帐篷围子透风,西北风呼呼往里灌。“这是什么鬼地方啊,我可不在这呆了。”一个姑娘进帐篷后就哭起来了。这时分队领导来了,老工人来了,大家培好了帐逢围子的土,升起了热火炉,食堂炊事员端来了热面汤,姑娘们沉浸在大集体的温暖里,哭鼻子的姑娘也破涕为笑。

三八机台的女钻工和男同志一样爬山过河,坚持在深山打钻,她们虚心向老工人求教,尽快掌握钻探技术。队上特意给他们配了一名顾问——优秀共产党员,老机长龚德凤同志,在思想上、作风上、技术上传教带,并专门办了钻探培训班,请探矿技术员给她们讲课,仅用一个月时间就基本掌握了操作技术。队里下达给三八机台钻探进尺九百五十米,她们豪迈地提出:“革命干劲时时鼓,坚决完成九百五”;“‘男尊女卑’时时批,争取完成一千一”的战斗口号。经过艰苦奋战,到七月中旬就提前八十三天完成了全年钻探生产任务,台年进尺一千六百六十米,超计划的75%,机台被评为“工业学大庆”先进集体。1975年又组建了一个三八机台。先后担任过三八机长的王殿云、孙笑岩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孙笑岩同志在1977年光荣地出席了全国地质先进集体、先进个人表彰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为三八机台和全队、全局职工争了光。

同志们好久不见了,今天发这段翠宏山奋战的历史算是大家共同慰籍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